第五十九章 回到入口

    “啊?”

    四个人以为自己听错了,只有玛雅这个小丫头压根没考虑这个事情,直接往墙上一撞,痛的直揉肩膀。

    “可心,你要干嘛?”

    云崖暖为她的恶作剧有些生气,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开这种玩笑。

    可心双手掐腰,昂首挺胸道:“想出去,就按我说的做。”

    “好痛啊,你怎么不撞?”

    玛雅撅着小嘴不高兴道。

    “我需要指挥,还要观察,按我说的做!不过也不要像玛雅那么傻,真的去撞,用手推一下就好了吗!”可心嘻嘻笑道。

    几个人不知道她在卖什么关子,但是听她说能出去,那就听她的折腾吧。

    四个人并成一排,用双手推墙,但是除了发出啪啪的噪音外,没有其它任何事情发生。

    “以现在站的位置为中心,分成两个队伍,向左右各走三米。”

    可心指挥道。

    就这样,戴安娜和玛雅一个队伍朝着上坡路走,云崖暖和濑亚美朝着下坡路一路推墙过去。

    一直站在原位的可心看着两侧的火把,突然可心和戴安娜位置的光线忽然间消失了,她不由得大喜道:“玛雅戴安娜快站住别动,找到位置了,鬼子六濑亚美,你们快过来!”

    云崖暖听到可心的呼唤,急忙和濑亚美一起跑了过来,非常惊讶的看着戴安娜和玛雅的方向,惊奇道:“她们两个怎么不见了?”

    可心笑道:“她们两个刚好过了两个空间的融合处,我们也可以走过去,但是看不见。因为人眼的视觉残留特性,我们走过来时彼此较近,速度也比较快,所以没有发现这种这种现象。”

    人的肉眼极限是24帧,但是在黑暗中,有点状发光体的时候,这种帧数还会缩小很多,比如说火把。

    三个人说着,向前走了没多远,果然,就如同之前在大海上的海盗船一般,玛雅和戴安娜似乎突然间就出现在几个人的眼前。

    “就是这个位置,我们一起走出去吧!”

    可心自信的看着黑漆漆的岩壁,一挥手,闭着眼睛撞了过去。

    云崖暖几个人惊异的看着可心的举动,然而,更让他们惊讶的事情出现了,可心竟然直接走进了那一片漆黑,消失不见了。

    但是却听到外面可心的喊声:“快出来,我在入口了!”

    云崖暖紧跟着也朝着一片漆黑走进去,没有他想象的失明,伸手不见五指。似乎那是薄的不能再薄的一层膜,走进去的一瞬间,就已经看到洞口处掩映的植物。

    几个人依次的走了出来,被这诡异的一幕惊呆了,同时也佩服可心,竟然真的找到了来路。

    “这是怎么回事?”云崖暖不解的问道。

    “没有怎么回事,我们回来了而已!”可心得意道。

    “可是,这是为什么?”濑亚美不理解道。

    “很简单啊,就是通过记号确定入口的位置,这里面黑漆漆一片的,火把的光明完全被吸收,根本无法分辨那里是黑漆漆的空气,哪里是黑漆漆的墙壁,所以让你们用手推着尝试咯。”

    可心似乎很兴奋,为她的发现沾沾自喜,没等几个人问,她就继续说道:

    “我站在中间位置观察,当戴安娜和玛雅在我眼前消失的时候,我就知道,入口的位置找到了,因为那里就是折叠空间的链接点。”

    云崖暖对着可心竖起大拇指,由衷的心里佩服她的学识和想象力。

    破解这个死局,需要的不仅仅是学识了,更多的是想象力。

    看着河流潺潺在山洞里流出来,几个人有一种重生的感觉,一个个病歪歪的坐在树下,不停地喘着粗气,不是累的,是兴奋和后怕。

    这时候正是夕阳西下,五个人折腾了一整天,尤其是濑亚美,在里面走了三天三夜,吃生鱼喝生水,又被侵犯,更是需要休息。

    于是云崖暖决定今天暂时在这里安营,明天再做打算。

    有河水,有淡水鱼,有飞行员的钢盔,草篓里面有海盐,有还剩下不多的狼肉,有鱼干。

    为了庆祝几个人逃出诡异的潘洛斯山洞,云崖暖今天没节省,让大家放开了吃,还特意在树林里找了些野菜煮汤,五个人汤足肉饱,就围着篝火堆沉沉睡去。

    五个人守夜更容易些,每个人一个多小时,就差不多天亮了,濑亚美最虚弱,排在了第一班,然后分别是玛雅,可心,戴安娜和云崖暖。

    云崖暖在原离山洞的位置躺下,身下垫着一块烛九阴的皮,身上盖着狼皮背心,戴安娜和玛雅不约而同的来到他身边躺下。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似乎已经成了固定的睡觉队形。

    濑亚美估计是喝多了野菜汤,看几个人都躺下,她就拐到小河的拐弯处,那里有一片茂密的植被,想来是去上厕所了。

    看到她远去,玛雅突然趴在云崖暖的耳边轻声道:

    “我很不喜欢她!”

    云崖暖一愣,看着她稚嫩的脸上,一副认证的模样,不由得失笑道:“为什么?”

    “我也说不清楚,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感觉,让我很不舒服。”玛雅认真的说着。

    “感觉?什么感觉?”云崖暖轻声问道,其实他明白,一般十几岁的小孩子,见到一个陌生人突然加入到自己的伙伴当中,都会觉得不舒服。

    这是青春期小孩子的通病,但是他不能明说,因为如果自己明着告诉她这个判断,那么会刺激青春期的叛逆感,让她更加讨厌这个外来者,甚至对自己都不再搭理。

    听到云崖暖问她,玛雅仔细的思索了一会说道:“感觉?嗯!感觉就像看到了一条蛇,有毒的蛇!”

    这种所谓的第六感,属于唯心论,作为一个特种兵,肯定是不会相信这些的,云崖暖笑着拍了拍玛雅的头,说道:

    “哈哈,毒蛇也不怕,有我呢,好好睡觉吧!”

    玛雅看向濑亚美消失的方向,沉思了几秒钟,这才点了点头,似乎自言自语道:“嗯,反正有你呢,不怕她!”

    说完,竟然就安安静静的睡着了。

    虽然云崖暖并不相信可心的所谓感觉,但是为了大家的安全起见,还是假装睡着,但是蒙在狼皮背心下面的眼睛,一直在暗处观察着上厕所回来的濑亚美。

    这个女人很安静,看起来很有素养,五官长得很有味道,属于那种越看越美的人,她身材在东方人里,算是很有料的了,这个云崖暖是亲眼看过的。

    时间慢慢走过,濑亚美一直保持着对外界的警惕,同时自己也很安静,连在篝火里添柴,都小心翼翼,不去吵到大家,这就是一种素质,云崖暖觉得她很适合做个军人。

    两个小时过去了,已经超过了濑亚美的守夜时间,但是她并没有去叫醒云崖暖身边的可心,依旧在那里坚守着。

    云崖暖知道,这是一个新人刚刚加入一个固定的团队后的正常反应,她需要这样来表现一下自己,以表达对老队员的尊重,同时,也有恐惧,不敢去叫醒其他人继续守夜,以免被老队员讨厌。

    在平时或许没什么,大不了换个队伍,但是在这里不行,在这里被队伍抛弃,等于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