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干尸道

    地面的白玉砖移开来,出现了一个黑乎乎的洞穴,里面有一道一米半宽左右的台阶,四十五度斜角向下呈漫弧性延伸进黑暗之中。

    云崖暖很纳闷问道:“怎么是向地下走进去?为什么不是直接进入大树之内呢?”

    可心看了一眼参天树,又看了一眼黑洞下略微呈弧形的台阶说道:

    “这台阶应该是绕着大树一直向下,目的应该是为了绕过大树的根部,设置这个机关的人,不想损害这棵大树的根部,所以,我猜测这棵大树是一棵古巨木的化石,应该是正确的。”

    云崖暖点了点头,说:“那看来,这通道是需要进入大树根部以下,然后在转而向上,咱们出发吧,都注意安全!”

    地洞下面很黑,云崖暖急忙拿出烛九阴的第三只眼,一团寒光散射出来,倒是也能轻松看清前面两三米的范围。

    甬道阶梯比较窄,几个人一字排开,云崖暖打头阵,钻进了地道。

    阶梯两侧的墙壁上雕刻着一些壁画,基本上都是战争的图案,战士使用的武器都很奇特,好像一把长刀,但是刀刃却自刀柄向上三分之一处开始呈现一个向前的弯弧。

    云崖暖虽然没见过这种兵器,但是却知道这样弯弧的作用主要是利于劈砍,可以轻松砍掉敌人的头颅。

    “这刀的形状很像古埃及克赫帕什镰形刀,不过克赫帕什镰形刀要比壁画上的镰形刀短上不少。”

    可心看了一会说道。

    “这样的长刀很利于劈砍,但是也仅限于劈砍,只适合战场,真是奇怪的队伍,难道只为了砍掉对方的脑袋?哈哈!”

    云崖暖笑着说道,继续往前走着。

    他这样说,是基于中国武术而言,其实这克赫帕什镰形刀在战场的应用是很给力的,镰刀弯可以勾开盾牌,厚背前弯使劈砍有力,加速度大。

    但是这样的战术和招式,碰上中国古时候的长枪队,估计只能被虐杀。一来是镰形刀短,红缨枪长,一寸长一寸强。

    二来中国长枪的枪杆都很韧性,可以打弯,这镰形刀弯弧的控制能力万全没有作用,所以,这镰形刀并不是很成功的兵刃。

    可心一边走,一边研究这些壁画,她几乎不眨眼的看着,似乎这些壁画的吸引力,就像男人看到了没穿衣服的女人一样。

    “你看这壁画上面的死尸,全都是没有头颅的,脑袋都被砍掉了!真是奇怪的战争,这变态的队伍杀人只会砍脑袋吗?”

    可心摇着头说道,一脸的费解。是的,杀人完全不需要费那么大的力气去砍脑袋,而且一定要砍掉。这简直是费力不讨好的事情。

    人的脑袋可没有那么容易砍下来,还不如一枪扎在肚子上来的痛快,实在不成割喉也成啊,为什么一定要砍掉脑袋呢!

    古时候有砍头的刑罚,都是午时三刻,阳气最盛的时候,斩掉犯人的脑袋,作为刽子手,那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始于技术工种。

    用的都是厚背的鬼头刀,重量远远超过镰形刀,但是即便如此,这些刽子手也必须学徒很久,才能掌握一刀头落的技术。

    一旦出现一刀下而头不落,那么这个刽子手也就失业了。由此可见,砍掉一个人的脑袋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

    战场厮杀,以最省力最快的速度杀死敌人才是最正确的战术,像这样一定要看对方脑袋的战术,估计也就能吓唬吓唬人,最白痴的战术。

    如此向下走了将近四五十米深,两侧的壁画突然消失了,地洞也变得宽阔起来,烛九阴的第三只眼光线有限,无法看到两侧的极限,但是却可以看清楚附近两三米范围内的一切。

    五个人钉在地上,半天无语,看着两侧的东西,倒吸了一口冷气。

    壁画结束,取而代之的是堆积如山的干骨,这些干尸距离呢五个人是如此的近,稍不注意,就能触碰到它们。

    如今近距离的看着这些干尸,一种无法言明的恐惧感,在内心深处强烈的颤栗着。

    这些尸体应该是殉葬的奴隶亦或是战俘,因为他们全都没有脑袋,看着颈骨处整齐的伤口,很显然都是被一刀砍下去的。

    这里长年累月没有阳光照射,洞穴又处于火山口的正中心位置,地热烘烤,导致这里非常干燥,外面的潮气无法进入,形成了类似沙漠的环境。

    没有潮湿,就没有氧化,所以这些尸体并没有腐烂成枯骨,而是变成了一具具无头的干尸。

    他们穿着葛衣或者麻衣,有的肩上披着皮甲,样式很古朴,就是将近两人长的葛布或者麻布,中间一个圆洞,套在头上,用皮带一扎。

    此外,在没有其他的衣物,内裤都没一条,云崖暖此刻才知道,***脱水了以后,真的很渺小。

    “全都是男尸,全部没有头颅!这些不是奴隶,应该是战场上死去的战士。而且这些战士属于一个阵营,看衣服和体型就知道,这些人属于一个族类。”可心看了一会说道。

    “难道是用战场上杀死的敌人殉葬?”濑亚美惊讶的说道。

    “这就不知道了,不过这些尸体穿的如此整齐,摆放的也很有规律,真的不像古时候对待死敌的态度,所以,我更倾向于,这是用自己的士兵殉葬!”可心看着如山的干尸侃侃而谈。

    但是这话,却让五个人都身上布满了寒意,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这也太丧心病狂了吧,用自己的士兵殉葬!太没人性了!”戴安娜摇着头咒骂道。

    可心戴上用烛九阴的皮做成的简陋手套,在跟前的一具尸体上,掀起了麻布衣服,结果,这些看似还很完整的麻衣,在触碰之下,直接变成了灰尘。

    几个人捂着鼻子,生怕这些灰尘进入到鼻孔里。

    “别乱碰,千万年的东西了,一碰就成灰,我可不想吸一肚子这些脏东西!”云崖暖看着可心说道。

    “你们懂什么,我这叫科考,别吵吵,安静点,我仔细看看!”

    可心顺着这个衣服已经化成灰的干尸身上前后看了个遍,然后指着干瘪发黑的尸体胸口说道:“你看,这个人是死了以后被砍下的头颅,他的致命伤在这里,胸口有一个拳头大小的伤口。看伤口周围的裂痕,应该是被钝器所伤。”

    云崖暖也凑近看了一会,突然惊讶的张开嘴巴说道:“这确实是钝器,因为这是掌指造成的伤口,这个人的心脏应该被抓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