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吸血蝙蝠

    在这些旋律之中,她听到了庄严,听到了悲伤,听到了听到了勇敢,听到了生命的赞美,唯独没有懦弱和怜悯。

    甚至于,她很清晰的看到一幅画面,一个女人高高的站在高台之上,身上穿着玄黄的长裙,衣带飘飘。

    她站立的那样稳健,就好像双脚扎进了大地之中,在高台的四周,一群身穿兽皮,身体强健的人跪伏在地上,双臂,双膝,头顶都紧紧的贴在地上。

    若她是中国人,一定明白这就是最正规的五体投地。

    那女人在高台上高声咏唱着奇异的语言,曲调竟然和那些骷髅铃的韵律有几分相似,那成千上万五体投地的人们跟随着唱和,一时之间,天地之间都被这奇异的曲调和语言所占据。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这些奇怪的语言自己很熟悉,但是却又不知道具体的意思,戴安娜看到了发呆玛雅,担心她被魔幻的铃音催眠,焦急的大喊了她的名字。

    玛雅本就很清醒,她听到了小姨的声音,急忙笑了笑,表示她没事,然后摇了摇头,挥去那些幻象,努力开始向上攀爬。

    这些锁链交错纵横,最大限度的保证了几个人的安全,累了就在交界处休息片刻,然后继续攀爬,云崖暖背着一个人,速度大打折扣,不一会就被濑亚美超越。

    戴安娜速度本来应该最快,但是她一直在刻意等待最下面的玛雅。

    濑亚美爬到五六十米高的时候,在她的正上方出现了一个接近长方体的石台。这座石台由八根锁链拴住,在空旷的参天树内部摇晃着。

    这简直就是给几个人准备的中途休息区,濑亚美心中大喜,攀着锁链来到了石台之上。

    这座石台差不多有八米长四米宽,厚度大概也是四米左右。四边打磨的很光滑,上面雕刻者很多美丽的图腾。

    在正面,则雕刻着好几排细小的图案,龙飞凤舞的,却不知道画的什么,估计是上古时候某个族类的文字,濑亚美自然认不出来。

    云崖暖也来到了这里,早就累得满头大汗的他没想太多,也挪了过来,坐在方台上,大口的喘着气。

    他看着这些图腾,别的他或许认不出,但是其中一个图腾却是非常常见的,小时候过年贴年画经常会看得到,那种图案代表的是蝙蝠。

    这个方形台上,出现最多的图腾,就是蝙蝠,其他的图腾多是一些断痕,让人无法理解,恰巧这个时候吓晕了的可心醒转过来。

    小脸煞白,不过现在在方台之上,看不到下面,小丫头还忍得住,当她看到这些图腾的时候,眼睛突然一亮叫道:

    “我似乎直到下面那些干尸为什么没有头颅了!”

    云崖暖听她说这话,不免一愣,问道:“这些图腾你看得懂?”

    可心点了点头说道:

    “这些图腾并不复杂,这些曼妙的弧线是蝙蝠,而那些虚线,则是代表着人字,你看都有两只腿,两只胳膊。所有的人字图腾,都被这些蝙蝠图腾切割掉了上面一截,这还不足以说明,所有的断头尸,都是这里面的怪物砍掉的!”

    濑亚美一激灵,慌忙问道:“这里面?这里面有东西?这不是石台吗?”

    可心摇了摇头道:“你看这些缝隙,很明显这是一个长方形的盒子,上面的盖子能够打开!”

    云崖暖仔细瞄了一眼,正如可心所说,这是可以活动的,当下惊讶道:“这是棺材?”

    可心摇了摇头道:“不像是棺材的形状,要我说,更像是睡床!”

    濑亚美正要追问什么,却突然觉得屁股下面一阵颤动,频率很高,震得丰臀发麻,云崖暖见状大叫道:“快去锁链上,这盖子在移动!”

    不用她说,濑亚美早就一下子跳到旁边的锁链上,腰畔的弹簧刀不知道何时已经拿在手中,不到手掌长的刀刃散发着寒光。

    云崖暖的速度也不逞多让,带着可心攀上最近的锁链,腰畔的军刀亮出,全神贯注的看着正在移动的石板。

    石板并不是向上打开的,而是像抽屉一样,缓缓的拉伸开,发出吱吱呀呀的摩擦声,一股灰尘飘扬而起,遮住了人的视线。

    戴安娜和玛雅也刚好来到这个高度,正好看到那石板正在自己移动打开,那还不知道发生了事情,急忙抽出腰畔的凤凰军刀,如临大敌。

    只有玛雅,身上连个武器都没有,烛九阴的下牙由于太大,被他们遗弃在木排之上了,她两手空空,只好紧紧的抓住锁链,尽量的原离石台。

    灰雾还没散去,突然很轻微的几声翅膀拍打空气的声音传出来,紧接着一只只黑红色的怪鸟在石台里面飞了出来。

    云崖暖眼神最好,一眼就看出来,这些所谓的怪鸟就是蝙蝠,只不过这些蝙蝠的颜色是黑的发红,眼睛则是血红色,即便是这里还算光亮,依旧可以很清晰的看到那血红色的光芒。

    玛雅想起来自己与动物心电感应的事情,急忙散发意志,想要试试与这些蝙蝠交流,但是很可惜,没有丝毫的用途。

    她一阵遗憾,同时竟似乎有些庆幸:“原来之前只是巧合,自己并没有什么特异功能!这,很好!”

    可是当这些蝙蝠开始攻击几个人的时候,她不由得又期盼自己真的拥有那样的力量该有多好。

    这些蝙蝠血红的眼睛看着让人心悸,但是这里的几个人,早就被折磨的对恐惧快要麻木了,尤其这些体型比较大的蝙蝠,与那些甲虫比起来,要好对付许多。

    濑亚美的刀很短,但是很显然,她很擅长匕首的技巧,那些蝙蝠一靠近,就会被她的短刀切中,然后坠落到参天树的下面。

    云崖暖本就是用刀的好手,用身体靠着一道锁链,尽量的承担两个人的重量,以便自己有力道劈砍,蝙蝠只有二三十只,自己利用锁链纵横的保护,还不能被这些吸血的家伙合围。

    戴安娜那面却有些困难,她在玛雅的身边,左劈右刺,但是玛雅并没有武器,她需要保护的半径就很大,终于顾此失彼。

    有三只蝙蝠奔着双手空空的玛雅咬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