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喝酒吃肉

    云崖暖被留在了山寨的外围,也就是部落男子的居住区域,对于他们来说,女性居住区域就是雷池,不可跨越一步。

    天地下的男人爱好基本差不多,喝酒打架泡妞妞。

    这里的男人估计只能等着被妞泡,所以爱好就剩下了打架和喝酒。领队的老者今天心情非常好,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是估计和找到妈呀有关。

    所以连带的,他对和玛雅在一起的云崖暖也非常客气,他拉着云政委来到山寨西北角的一个空地上,这里已经有很多部落男子聚集在一起。

    中间一堆巨大的篝火,旁边烤着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肉,香气四溢,引得吃了几天果干的云崖暖口水连连。

    老者一出现在这里,周围的部落男子纷纷站立起来,一个壮汉大步走过来,手里拿着一个泥烧的坛子,一把拍掉上面的封土,然后双手捧着献给老者。

    那罐子口一打开,就有一股酒香扑鼻,云崖暖也喝酒,凭着经验,他只是靠着鼻子分辨出,这不是米酒,而是果酒。

    但是不是单一一种水果制作的,而是很多水果混杂发酵而成。

    老者接过酒坛子,哈哈大笑一声,对着罐子口猛地灌了一口果酒,然后也不擦擦粘在胡子上的酒水,直接递给云崖暖,还用手做着手势,那意思是你也喝。

    云崖暖这人心不脏,吃喝不讲究,再加上他早就被这酒香馋的食指大动,哪里还在乎罐子口是否有老者的口水,当下也接过来酒坛子,猛地喝了一口,口味甘冽,唇齿留香。

    最让他惊讶的是,这果酒还是冰凉的,想来这部落的人已经学会用溪水冷镇食物了。

    老者一看云崖暖喝的眉开眼笑,自己似乎也很高兴,屋里哇啦的说了几句,众人一阵起哄,每个人都单手提着一个大酒罐子,开始大口喝了起来。

    云崖暖看的咋舌,自己喝酒得两个手抱着罐子,虽然单手也肯定拿得动,但是要像他们这么轻松的单手提罐喝酒,自己是绝对做不到的,这些人的力量远超常人。

    刚说了,男人的爱好就是喝酒打架泡妞,酒喝了,和着不知名的兽肉下酒,云崖暖肠胃美的要死,所以下一个节目开始了。

    两个强壮的男子来到空地的中心位置,靠近篝火边,相互行礼抱拳,然后打在一处,拳脚打击的方式很少,更多的是扭抱摔跤。

    再云崖暖看来,他们的力气确实很大,摔跤也有些技巧,但是不够精细,他自己所学的形意拳是内家三大拳术之一,属于上三门武功,最讲究的就是细微处的处理,所以俩人的摔跤看起来虎虎生风,但是在这个内行看来,不过是比力气大小而已。

    很快,场中心分出了胜负,输了的汉子气的用手掌拍地,激起阵阵尘土,嘴里屋里哇啦的说了几句什么,不过看那表情是说下次再比,然后就走进人群,拿着酒罐子继续喝酒吃肉,哈哈大笑,丝毫没有失败的挫折感。

    赢得了胜利的汉子自然是眉飞色舞,双臂举天,咧着嘴大笑,嘴里乌拉拉喊着,似乎是说还有谁在比试一番。

    又一个男子走上前去,结果三下五除二,就被扔趴下在地上,最可气的是,这丫被摔在地上,竟然咧着嘴哈哈大笑,不知道说些什么东西,结果旁边的人都在笑。

    云崖暖也只能看个热闹,人家说的话全都听不懂,但是他知道一点,那就是你们笑我也笑,肯定没错,于是他也笑了。

    不过他浑然不知道,刚才在地上笑的那个壮汉说的话,是对着自己的方向,所以这一次笑错了。就连那老者都饶有兴致的看着云崖暖。

    一边说着不知所云的话,一边打了一个请的手势,云崖暖还没喝醉,自然看明白了,这是让自己上场练练。

    感情刚才那咧嘴大笑的汉子,是说自己来着,这一笑可能就表示自己赞成他的话,于是被邀请上去比试了。

    虽然不明白他们的语言,但是造成这样的局面,估计这小子是用了激将法,说胜利的汉子都摔不过那个外来的小瘦猴子,然后自己竟然傻兮兮的笑了。

    酒也喝了,肉也吃了,看着周围的人连番起哄,估计自己不上去也不成了,这就和在蒙古喝酒一样,你不能喝没关系,但是必须得喝。

    所以,这里估计是打不过没关系,但是不能不打,不打那就是不尊重人了。

    于是云崖暖也光棍,抓紧灌了一口酒,打了个酒嗝,把上衣脱掉,露出一身棱角分明的肌肉线条,一边晃着肩膀子,一边走上前去。

    刚才的比试他仔细看过了,自己力气可能不足对方一半,但是技巧,对方就是个刚会打架的毛孩子,云崖暖还是觉得有一拼之力的。

    众人看他走到场中,不由得喝彩声更胜,连胜两局的汉子双手砸拳,砰砰直响,云崖暖丝毫不怀疑,他能一拳打死一只牛。

    但是云崖暖可不是牛,他有着多年的传统武术训练,又有着多年的军旅生涯,在号称精英的特种部队训练,所以可以说,打架才是他最精通的专业。

    不过对着这个浑身蛮力的家伙,他没有选择自有搏斗式,因为在绝对力量上和体重上,自己毫无优势可言,他要做的是,让自己变成一条滑腻的泥鳅,无孔不入,抓而不着。

    所以他双拳往上一钻,双臂如封似闭,将自己上半身躯干护住,然后猫腰,身体裹缩,尽量让自己身体下沉,更接近气圆的形态。

    那壮汉刚开始面对身材比自己小了一截的云崖暖还很轻松,甚至有些满不在意,不过当云崖暖摆出这个姿势之后,他眼中的轻视消失了。

    因为在这个比自己瘦小很多的人身上,竟然散发出一种类似于老虎捕食的危险气息,所以他也把双手放在身前,就像一只人熊,双臂微屈,右腿向前,手掌猛然探出。

    他的手臂很粗很长,这是云崖暖根本无法相比的优势,所以在一开始云崖暖就没准备硬碰硬,而是选择游斗。

    那人手掌刚刚探过来,云崖暖立马一矮身,身体打着斜,就钻到了壮汉的身侧,臂肘趁机在他的腰畔上撞了一下。

    这是钻拳肘打的常用方法,他知道自己力气相对小,所以没有用拳头和手掌,而是用中节臂肘同时发力,加上身体运动的惯性,竟然将这个壮汉撞击后退了两步。

    这一下,周围的人起哄声音更大了,场中的壮汉被撞了一下,也不生气,嘿嘿咧着大嘴一笑,似乎来了兴致,双手一扑就冲了过来。

    二百多斤的身体,竟然有如此快的速度,也让云崖暖大吃一惊,躲避是来不及了,当下急忙一松胯,身体下坐,重心下沉,后脚与地面呈四十五度角,双臂在前做双钻拳,一挺腰与壮汉撞在一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