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这才是爷们

    云崖暖暗自腹诽:“装逼的愚蠢,懦弱的愚蠢!少数人殖民一个部落甚至一片区域这样的事情是有历史可鉴的,但是那都是先在贸易基础上,了解了对方,在设定正确方略,这几头烂蒜只能说是利令智昏,亦或是色令智昏了!”

    人是肯定要想办法救的,毕竟都是此次任务的探险队员,虽然不在一条船上,不过也不是自己相救就能办到的,估计还要等玛雅回来才行,毕竟玛雅似乎懂得他们的语言。

    于是他对着下面喊道:“我尽量把你们救出来,下面水凉吗?”

    得到答案是拔凉拔凉地!

    云崖暖眼珠转了转,心讨应该想办法先把女人拉出来,女人和男人不一样,受了这么久的冷水,估计要废。

    于是他看着老者,脸上露出那种难以言表的表情,比较接近的形容词就是猥琐。

    所谓心有灵犀一点通,老者竟然似乎秒懂,露出了同样猥琐的笑容,点了点头招呼了一个战士过来,然后指了指那几个男人,意思是问:“选哪个?”

    老者这才恍然大悟,一拍脑门,嘴里嘟囔了几句,也不知道什么意思,然后指了指两个女人,问选哪个!

    云崖暖摆了一个“耶”的手势,贱笑道:我要两个!

    老者虽然听不懂云崖暖的话,但是却识得那是两跟手指,于是拍了拍他的肩膀,竖起大拇指,那意思是:这才是男人!

    下面八个人看上面那可是清清楚楚的,上面不仅月光明亮,而且火把通明,自然把云崖暖和老者之间的交流看在眼里。

    如此简单粗暴直白,任谁都明白这个刚才还喊着要救人的家伙,是个落井下石的坏人,竟然趁着老乡危难之时,对女人下手。

    好吧,大家都来自文明社会,在这里称为老乡也不为过。

    顿时水牢里传来了各种骂声,英语和日语混杂在一起,但是骂来骂去也就那点东西,丝毫没有神州喷子的骂人艺术。

    云崖暖使劲一拍水牢的栅栏,高喊了一声:“谁再出一声,立马剖腹挖心!”

    “唰”世界安静了。

    也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在冷水里泡久了,突然一声屁响轰轰烈烈传来,竟然还是串雷。水牢里本来就拢音,这一下和小机关枪差不多。

    这一下,地下更安静了,人家刚喊完谁再出声,就剖腹挖心,这屁也是带响的,肯定也的算,于是乎另外七人集体注目一个印度阿三。

    这阿三离火把比较近,黑乎乎的皮肤,圆溜溜的眼睛,很委屈的抬头看着云崖暖,眼泪就在眼珠子里面打着转。

    看得出来,他很想辩解一番,但是又不敢出声,毕竟说话了是肯定剖腹挖心,不说话屁响未必算数的。

    云崖暖的本意就是要先救两个女人上来,又不是真的要弄死他们,那里会真的在这里较真,也没搭理那个阿三,对着两个女人指了指,旁边的土著战士就把两个女人用绳子拉了上来。

    这些土著可谓是服务到家,也不给俩女人穿衣服,就这么光溜溜的拉出来,然后随便在边缘找了一个空帐篷扔进去。

    这还不算,又弄了两个大木架子过来,把两个女人大字型往兽皮地毯上一绑,技术娴熟,手段利落,很显然是老手。

    老者和两个土著战士很懂事的猥琐笑着退了出去,还把门给关严了,顺便放了一陶罐的酒在地上,临走之前,老者还对着云崖暖眨了眨眼,指了指陶罐里面的酒。

    云崖暖心里失笑:“这老头,还挺懂浪漫情调!”

    帐篷里有两盏火把照明,把本就不大的空间照的还算清晰,两个女人忐忑的绑在木架上,躺在地上,看着慢慢踱步走回来的男人。

    “混蛋,畜生,你知道我是谁?你敢动我,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印度女子用英文骂道。

    云崖暖冷笑了一声,原本还想直接告诉她们,自己的真正意图,但是现在不妨逗她们玩玩,于是便用英文回答道:“我不想知道你是谁,反正玩完了你,就直接把你煮了吃了!”

    “混蛋,畜生,毗湿奴不会饶过你的!”很显然这个女人是印度教的教徒。

    “我跟三清混的,不服让他找三清去!”云崖暖笑嘻嘻的说道。

    那个印度女子还想说话,但是旁边的英国女人却说了一句:“谢谢你!”

    云崖暖现在已经可以断定这是个英国女子,第一是英文的口音,第二是长相,传统的英国女子长相是很有特点的。

    英国人,现在普遍专指拥有盎格鲁-撒克逊血统的英格兰人,而不是其他不列颠人和北爱尔兰人,她们长相相对于美国人更精致一些。

    表情动作不夸张,比较内敛,而美国正好相反,能张开嘴巴十厘米说话,就绝不会张开九厘米这就是美国人。

    很显然,这个英国女子已经明白了云崖暖的用意,一般人猜测会先确定再去这样说话,而这个女人没有,她断定了自己的想法,就直接说了谢谢。

    这代表她很聪明,也很了解人性,所以云崖暖对她很有好感。

    毕竟云崖暖以后还要和这些人结伴而行,当然,是救得出来的情况下,所以也不想玩笑开得太过火,于是就先过去把这个英国女子的绳子解开,不解的问道:

    “你怎么知道我是要救你们出来,而不是要啪啪你?”

    “啪啪?什么意思?”英国女子懵逼。

    云崖暖猥琐的做了几个手势,女子秒懂,不过没有小女人的羞涩,依旧很礼貌的笑了一下说道:“因为在拉我们两个上来之前,你问了水是不是很凉,所以我确定你是救我们上来,而不是其他原因。”

    事情分析就是这么简单,但是身处险境,还能这样镇定,足以证明这个女人不简单,不过也是,能来到这八艘船的人,会有简单的人吗?

    印度女子通过俩人的对话,也明白了云崖暖的真正用意,不过很让云崖暖惊讶的是,这个女人并没有对自己刚才的无礼道歉。

    不过云崖暖懒得和她较真,于是他慢悠悠的过去,解开了这个印度女子的绳索,刚要拉他起来,没想到这个女人縢的一下自己坐了起来,对着云崖暖一巴掌扇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