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死局

    这细碎沉重的脚步声,就如同催命的勾魂曲,在云崖暖和詹娜的脑海里震颤,胆寒心悸。

    詹娜的手电聚焦在声音传来的方向,不一会,本已经抓紧后背翘尖刀的云崖暖,慢慢放下了扬起的砍刀,一股无力感蔓延着他的身体和灵魂。

    远处跑来的只有一只巨型蜈蚣,但是这只可以称之为龙。最少将近二十几米的身长,全身已经是明红色,在手电的光芒下,就像一条流动的血河。

    这棵大树只有七八米,这么长的大家伙,几乎不需要爬树,只需要扬起上身,就差不多能够轻易的攻击两个人,那么这个自以为安全的堡垒,此时此刻却变成了围困二人的牢笼。

    这已经是最高处,无法再上。下面有三只五六米的蜈蚣虫在盘旋,根本无处可逃,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只血色长龙慢慢靠近,却没有任何办法。

    詹娜想到之前杀死的那只巨型蜈蚣吃岩壁里面尸体的样子,不由得吓得全身发抖,带着哭腔叫道:“你一刀砍死我吧,我不想活生生的被这个怪物吃掉!”

    在云崖暖看来,自杀或许是最现在最舒服的死法了,毕竟这个大家伙,根本不需要肢解俩人,都能整个吞下肚子,那不是活受罪吗。

    但是这种思绪转瞬即逝,云崖暖本来平直的眉毛突然竖了起来,眼露杀气,咬紧的牙关让两腮骨撑了起来,那放下的厚背翘尖刀又被他举了起来,用舌头润了润干燥的嘴唇,冷声道:

    “看我砍掉它的狗头,别怕!”

    詹娜心里很清楚,这是不可能战胜的怪物,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了这样一句话,心里还是莫名的安稳了许多。

    “抓紧我的腰带!”

    “嗯!”

    詹娜语气很坚定的回道,然后双手紧紧攥住云崖暖腰上的皮带,脑袋抵住云崖暖的臀部,直接闭上了眼睛,将自己的生死交给了眼前的男人。

    这只超大的蜈蚣龙到了化石树下,两条长的离谱的触角略微晃动了一下,上半身就直接仰了起来,云崖暖看到两条触角升到了眼前,哪里还敢等着它脑袋也上来。

    双脚以大脚趾为轴,在化石树上转了一百八十度,脚跟落下的同时,大刀带着破空的声音,呼啸着劈了下去。

    这一下可是用尽了全力,脚下的化石树,竟因这一下沉力,被脚底戳掉了几块碎石。这化石树本就质地很脆,但是要用脚踩掉几块,没个几百斤的力道,也是办不到的。

    云崖暖这一刀是弈刀,所谓对弈看三步,他这一刀看似劈空,而实际上,当刀力达到最大的时候,正好削断了一根触角,并且与一侧外齿撞在一起。

    “嘡啷”一声,火花四溅。

    大刀被反震而回,云崖暖的双手虎口立刻就破裂出血,身体被这股力道震得向后仰去,幸好詹娜的头就在他的臀下,俩人一起承受了这股力道,詹娜只觉得屁股发麻,蜜桃臀仿佛被这股力道压成了油饼。

    外齿那一刀,并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但是这大家伙的触角被削断了一根,身体在一瞬间找不到平衡,竟然歪着倒了下去,在地上砸起了不少碎石,发出一声怪叫,竟然没有停顿,身体一扬,又挺了起来。

    “CNM,死虫子,你孩子都是老子弄死的,你这当爹的来了,也没用!老子照砍!哈,看刀!”

    云崖暖也杀出了怒火,血灌瞳仁,怒发冲冠,早忘了害怕这回事了,甚至于打不打得过,也不在考虑之中,完全下意识的全力出刀,形意劈拳的哼哈二气,被他有声的呼喝出来。

    这却正和了形意的宗旨,手在意前,不管不顾就是一下。

    这把刀也把五行母拳劈拳劲发挥到了极致,劈拳性属金,形如斧,引一气之起落。练得就是这背厚刃利的刀劲。

    很多人初学形意,不明白为什么这劈拳明明是用小指一侧的臂骨伤人,但是却说是锻炼大拇指一侧的肺经,他若是看到这厚背翘尖刀就会彻底明白了。

    厚背刀之所以劈砍力能开山,不在其刃利,而在其背厚。

    这劈拳之时,大拇指肺经,便是这翘尖刀的厚背。

    这一刀下去,声音比刚才还要大,云崖暖根本没给这个大家伙前足抓住化石树的机会,双脚都踩到大树分叉处平台的边沿了,若不是后面有詹娜,估计就直接掉下去了。

    这一刀,云崖暖全身就像巨蟒翻身,全身宁裹在一起,就像一个蓄力的弹簧,猛然展开,身起刀落,把詹娜震得,磨盘似的屁股离地十几公分,也幸好这女人底盘大,硬是把云崖暖和自己又拉了回来。

    这只超长的巨型蜈蚣龙上身悬空,无处借力,竟然被这一刀又砍了下去,那和铡刀差不多大小的外齿,竟然被砍掉了一小截。

    “哈哈哈,傻壁,你丫再上来,老子还没砍爽!”

    云崖暖状若癫狂,浓眉倒竖,瞠目欲裂,牙齿咬的咔咔直响,刚才那一刀彻底让他腰胯打开,尾巴骨一受刺激,最原始的凶猛油然而生。

    这大家伙两次跃起,断了一个触角,毁了颗外齿,气的在树下转了几个圈,将那三只比它小太多的蜈蚣虫撞得满地打滚。

    一声怪叫之后,这个大家伙竟然不再攻击上面的俩人,而是开始用它锋利的步足开始在化石树上又撞又挠。

    云崖暖现在是凶性大起,但是并不是没有了理智,一看这大家伙换了招,用起了釜底抽薪的办法,不由得心中暗叫“不好”,这样一搞,化石树顷刻就倒,俩人不用蜈蚣收拾,自己不是被摔死就是被化石树砸死。

    有这棵树在,巨型蜈蚣的身高体长优势就会被减弱,但是一旦这棵树倒了,即便自己不摔死,也根本无法与这些大家伙战斗。

    面对几百只步足,云崖暖就算是三头六臂也是枉然。

    “我下去,一旦我和那大家伙打起来,你就赶紧从后面逃,别回头!”

    云崖暖铁青着脸,看着下面撞树的巨型蜈蚣沉声道。

    “跑不了的,完了,我们完了!”詹娜看着下面的巨型蜈蚣,还有那三只小的,根本连逃命的勇气都没有。

    “你把我推下去吧,我自己不敢跳,它们吃我的时候,你就赶紧逃!”詹娜眼泪稀里哗啦的留下来,似乎在说遗言了。

    云崖暖心话儿:“我下去还能支撑一两下,你丫下去直接被一口吞了,一两秒钟的事,自己跑个屁!”但是心里还是很感激这个女人能够在这个时候说出这样的话。

    很真诚的一句话,自己能舍命拼你一线生机,但是必须你推,自己不敢跳,这是实话。

    化石树震颤着,下面树根部位的破损越来越严重,似乎随时可能倾倒,事情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