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抉择

    早晨第一缕阳光在地平面升起,撒给广漠一片金黄。身处碧波之上,眼前却是此起彼伏的沙丘。那并不是一片完全死寂的世界。

    沿着延伸进去的小河周围,有着杂乱的荒草,还有稀疏歪斜的树木。湖边上有着很多白色晃眼的尸骨,不是人类的,而是各种动物的遗骸。

    那窄窄的骨滩让人感觉到恐怖,但是同时也看到了希望。沙漠之中有生物,那么就不会缺血食,这恐怕是他们发现的第一个好消息。

    云崖暖和熊胖子在三甲板处走了出来,浑身黑乎乎的一嘎达一块,看起来很是狼狈,但是看俩人眉开眼笑的模样,似乎是有着什么喜事。

    没人会选择白天穿越沙漠,那是和自己的生命较劲,所以这个白天注定是他们补觉休息的时间。

    一群人围在甲板上,吃着罐头和泡发的蔬菜干,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深深的疲倦,这一片沙漠给他们带来的心里压力太大了,大到无法承受。

    皮特开了一瓶清酒,在海上不能缺少的东西就是烟和酒,所以物资仓库里面的食物还是很充足的,毕竟这是给百十多人准备的粮草,但是只被熊胖子一个吃货祸害,所以剩余很多。

    他喝了一口啤酒,看了看众人,沉默了片刻,说道:

    “云,我不想继续下去了,我在沙漠里执行过任务,说心里话,那种恐惧,至今让我挥之不去。以我们所拥有的一切,根本无法穿越这座沙漠!

    可心说过,我们走过了一半的路程,现在就处于由上而下那个拐弯的平面,一半的路程,你们有没有想过,我们一共走了多久?我们根本没办法穿越这么广阔的沙漠,没有任何机会!”

    这是所有人的担心,没有骆驼没有马匹,那就没法携带更多的食物和淡水,一旦延伸到沙漠中的小河进入地下水道,那么所有人都将死于脱水,成为沙漠里的一堆干尸。而这条小河的宽度初始就这么窄,几乎不用多久,就会消失在沙漠里,这是可以预见的。

    让这样一个男人,经历过生死的男人选择放弃,本就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云崖暖知道,这不是懦弱,或许是真正的明智。

    留在这里,有这样完美的一条船,虽然无法启动,但是作为居住地,简直完美到极致,称得上是豪华水上别墅了。

    有湖水,有雨林,有沙漠,这里不会缺少水源和食物,有着足够的枪支弹药,他可以在这里生活的很好,除了寂寞,什么都不会缺。

    云崖暖品味着皮特的这句话,吃了一口牛肉罐头,说心里话,这东西不好吃,但是热量高,除了维生素,这铁罐子里有所有人体需要的营养。

    他没有试着去劝阻皮特的选择,这本就不能劝的事情,因为死亡随时可能出现,你不能劝着别人去危险的境地,所以他什么也没问,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还有谁准备留下?”语调是那样的平常,就好像是询问谁看家谁出去干活一般。

    这个选择很难做决定,留下来,那么未来的一生已经可以预见,在这花没人摘,树没人砍,喝酒没人劝,醉了没人管的地方颐养天年。

    说好听了,这就是世外桃源。难听些,这里就是监狱,无期徒刑。

    久久没人出声,或许都在思考着两种选择。

    云崖暖喝了一口水,润了润嗓子,继续说道:

    “留下来不是最坏的选择,未来无可预料,沙漠是比大海还要可怕的地方。如果我幸运,到达了任务地点,找到了幸存的队伍,会向他们说明,这里还有人滞留。”

    他的话很清楚,自己是一定要去任务地点的,他无法承受这种无期徒刑的监禁。而且,到了任务地点,他会说明这里有人,但是能不能回来接他们走,他没有做任何保证,因为那不是他能够决定的,也不是他的能力范畴。

    戴安娜和玛雅几乎同时站了起来,来到了云崖暖的身后,没有说什么,已经表明了她们的选择,云崖暖去哪,她们就去哪。

    濑亚美迟疑了片刻,然后也来到了云崖暖的身后,这让所有人感觉到惊讶,这个女人对自己命的重视超过一切,毕竟几次遇险,她都是第一个躲到最安全的地点,没人说,但是都看得到。

    可就是这样一个惜命的人,为何会选择危险的道途?她不是最应该选择留下的人吗?然而,没有人问,因为没必要,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思维,那就会有不同的选择,那是出人预料的。

    濑亚美有着自己的判断,她确实很惜命,正是因为她知道比别人更多的事情,所以才惜命,她的脑海里响彻着来时外公特意交代的话:“去,活着完成我交给你的任务,获取永生的权利……”

    所以,她必须去,去到任务地点,那神秘的地方,完成外公交给她的任务,为了外公嘴里的永生,值得拼命。

    这就像是一个守财的生意人,只有为了更大的利益时,才会舍得下血本。

    “哦!FK,怎么会有这种选择,皮特,你应该偷偷地留下,你的话让我很犹豫,但是,我知道,自己宁可死,也不要在这里单调的活着,但是我知道,我一定会后悔现在的选择,真的很纠结,但是我必须走!”

    詹娜很无奈的耸了耸肩,说出了心里的矛盾,然后来到了云崖暖的身边,她做出了自己的选择,明知道一定会后悔的选择。

    熊胖子似乎在沉思,云崖暖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还会为这种选择纠结,在他看来,就是所有人都选择留下,这家伙也肯定要去闯一闯的。

    但是很快,他就知道自己会错了意,只见熊胖子拍着大肚皮,肉浪翻滚,粗声道:

    “那啥,留下可是留下,但是东西我们可是要使劲带走的,这都是胖爷的东西,你们在吃喝拉撒熊爷也就不说啥了,但是万一要是出去了,我是说你们也出去了,都得照价赔偿啊!”

    云崖暖这才明白,丫的沉默半天,是心疼船上的物资呢。然后故意调笑胖子说道:“我还以为你丫的害怕了呢,整了半天是舍不得这点吃喝啊!”

    “害怕?”熊胖子声调拔高了八度,就好像听到了全天下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一脸的不得意,嘟着大脸蛋子吼道:

    “你丫也不上东三省打听打听你熊爷的名号,不吹牛B不賴玄。”熊胖子一边说着,一边把大拇指竖起来继续嚷嚷:

    “酒量熊爷是这个!胆量熊爷是两个这个!上敢九天揽月,下敢五洋捉鳖,啥地方胖爷没去过啊?不就是一堆破沙子吗?塔克拉玛干,巴丹吉林,古尔班通古特,腾格里,乌兰布和,库不齐,柴达木,库木塔格,哪儿没有出现过熊爷伟岸的身影和伟大的足迹啊?不信出去以后,熊爷带你们去看看老子留下的痕迹,叫你们心服口服!那边古迹上都有熊爷到此一游的霸气书法!”

    熊胖子报菜名似的把中国境内八大沙漠吹了个遍,云崖暖竖起大拇指笑道:“卧槽,你TM是骆驼成精变得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