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奇门遁

    云崖暖和熊胖子打着狼眼手电在前面带路,这是一个笔直的走廊,宽大约十二三米,高度与宽度差不多,走廊横截面应该呈一个正方形的横截面。

    要是以前,云崖暖肯定选择节省手电的电源,这是从小养成的习惯。小时候家在东北,冬天蔬菜是新鲜物,所以小时候有一次在冬天吃到了黄瓜,稀罕啊,舍不得吃啊!就在黄瓜尾巴开始吃。

    一心想把最好的留在后面享受,这习惯一直保持到现在,中间因为这事经历了很多吃亏的事,也没改过来,后来长大了,还美其名曰渐入佳境!

    但是这熊胖子显然是吃撑了不管下顿饿的伙计,有啥先用啥,没有了一拍两瞪眼。其实这样似乎更好,所以云崖暖决定,先可劲造害,不行了反正有烛九阴的第三只眼。

    这个方形的走廊,应该就是一个地下出口,被沙子埋住半截的台阶就是证据。四壁漆黑,平淡无奇,很快几个人就走到了走廊的尽头,一堵黑色的墙壁挡住了去路。

    熊胖子用脚使劲的踹了几下,竟然只有鞋底和岩石触碰的啪啪声,并没有其他的共振,那么说明这个大门应该有着难以想象的厚度,甚至可能这真的就已经是最末端。

    “该不会就是一个死胡同吧?古时候的人在这里建了一间房子,休息防晒!”熊胖子胡咧咧道。

    可心摇了摇头说道:“应该不会,如果是死胡同的话,这里就不会有这么充足的空气,毕竟出口完全被堵住了。所以,这黑色的岩石,肯定是一扇大门,否则氧气无从而来。”

    熊胖子打着狼眼手电,四处用小眼睛扫描,嘴里嘟囔道:“找机关,熊爷是专业,看我的!”

    但是左右前后都是这些黑色光滑的岩石,根本没有什么缝隙,当然也不排除这颜色本就容易隐藏痕迹,让人难以发现。

    几个人找了半天,甚至用手抚摸这些岩石,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地方,云崖暖看完了这面,就准备去对面帮忙寻找,没想到和想法一致的熊胖子撞在一处,手电掉落在地上。

    幸好这玩意防震性能好,在地上摔得啪啪直响,滚了好几圈,该咋亮还咋亮,闪都没闪一下,云崖暖嘟囔着骂着熊胖子不长眼,一边低头要捡起手电。

    这一低头不要紧,他立刻发现,脚下的地面上有着很多图案,急忙喊几个人过来参详,熊胖子用手在那些曲线上摸索了一会,说道:“都站起来,这么看没用,得离远点!”

    这时候大家伙才想明白,这图案这么大,不离远了根本没法看全,于是纷纷退后,将手电调成散光,对准了刚才脚下的图案。

    这个图案呈圆形,里面非常复杂,有着很多奇怪的符号,应该是代表着天地间的一些东西,属于象形文字的一种。

    熊胖子摸索着长出胡茬的下巴,似乎正在沉思,旁边的可心倒是似乎看明白了一些,说道:“这好像是奇门遁甲!”

    云崖暖也就懂个周易的皮毛,没事糊弄糊弄汉斯,深里的一点也没研究过,于是问道:“那这是机关吗?”

    可心蹲下来,把手正要伸向一个图案,估计是要试试,看看能不能活动,但是熊胖子突然一把抓住她的手说道:“碰不得,牵一发动全身,没准有什么幺蛾子,必须找准遁去的生门。”

    “这个,周易八卦我还懂一些,奇门遁真是一窍不通的!”可心难的谦虚一回。

    熊胖子一边看图研究,一边慢悠悠说道:“其实道理相通,奇门遁甲真正的叫法应该是奇,门,遁甲,天文地理无不包括其中,但是中心的点却是盾去的甲干!”

    这熊胖子倒不是胡说,甲在十天干之中最为尊贵,藏于六仪之下,之所以藏其身,就很有意思了。老子曰:“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与爱因斯坦的宇宙产生于奇点爆炸的论断几乎一致。

    世界本是无中生有。但是谁都知道,这个世界是相对而生的,有阴有阳,有男有女,有水有火,有天有地,根本不存在一!但是又不可能没有这个一的过渡。

    所以,而甲便是这个一,但是万事万物不显其形,故为遁甲。

    据说在古时候,这奇门遁甲之术和易经一般,都是神仙术,大道至简,但是到了现代,则成了一部复杂到数学家脑袋疼的术数了。研究这玩意研究成精神病的大有人在。

    熊胖子转着圈看了半天,似乎确定了什么,在背包里拿出鹿皮卷,打开来拿出罗盘,校对了一下方向,然后就和街边算命的半仙似的,左手五指乱点,嘴里念念有词,也不知道嘟囔些个啥玩意。

    右手则在罗盘上快速的随着左手运算开始旋转罗盘内外,云崖暖没想到,这是胖子的手指头能活动的这么快,就看手指头乱飞了。

    可心目不转睛的盯着右边的手指,不放过罗盘的每一次运转,但是,就这天才脑瓜,看了十几分钟之后,竟然一翻白眼,差点晕死过去。

    还是戴安娜急忙扶住她,这小丫头干呕了一会,才缓过神来,一个劲的摇头道:“这是什么进制的数学,根本无从算起!”

    大约半个多小时,熊胖子才啪的一声将罗盘定位,一屁股坐在地上,嘴里骂道:“哎哟,卧槽特么的,这一大盘子,把世界末日算了三来回,可算叫我找到生门了!”

    “什么世界末日?”可心缓过劲来,对这玩意儿特别好奇。

    “这奇门遁就是天道,按照迷信的说法哈,都这么说着玩!这图算到尽头崩盘了,那就算是世界末日了,尽头了吗,然后往回算,就能找到那个盾去的一。”熊胖子回答道。

    “那你怎么会算到三次末日,才找到那个盾去的一?不是应该只有一次吗?”可心这小丫头聪明,领悟的很快。

    “这玩意顺着走,逃不出道生一,一生二这样的顺序,但是这个图的创造者,在每个数之间加了东西,造成我算到头两次崩盘的时候,出来了一线生机,于是只能继续,来回三次,可算是彻底废了,被我抓住了!”熊胖子说着,往前走了几步,来到图案的西南角,在一个黑色球体的图案上使劲一按。

    片刻之后,就听到了机括运转的“咔咔”声,甚至他们身体都感觉到那种震动,心里惊讶这堵黑石到底多重啊,机括运行,整个大地都震动了。

    但是,很快他们发现,那堵黑色的岩石压根纹丝没动,但是机括声却不绝于耳,然后他们看到,原本站在一起的几个人,距离熊胖子越来越远,不由得瞬间明白,为啥大地在震动了。

    这机括移动的根本就不是那堵黑石,而是他们脚下带着图案的这块地板。

    “卧槽!”熊胖子一撅屁股,使劲往前一蹿,大步跳到人群里,云崖暖急忙一把拉住他,怕他一个不小心掉进那打开的黑洞里。

    “呼”的一阵风吹过,带着一股奇特的香气,几个人贪婪的嗅着,他们发誓,从没闻过这么好闻的味道。

    这空气让几个人的肺腑一下子好像活了起来,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这充盈的氧气下,充满了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