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第六个人

    这次,就连以耐力著称的云崖暖都一翻白眼,直接睡着了。

    不仅仅是身体累,脑子的眩晕才是最难受的,任谁被好像上万个闪光灯啪啪啪照着不停俩三小时,估计都得把胆汁吐出来。

    这个缝隙,是两个面对面摆放的石像,由于额头比较高,几乎已经挨在了一起,所以缝隙里面的光线,就和晚上打开了八零九零年那种老式两百度的大灯泡,但是电压不稳有点闪的感觉。

    虽然依旧很亮,但是相对于外面,绝对可以称之为舒适了,五个人眼睛一闭去会周公,也不知过了多久,云崖暖最先醒了过来。

    现在已经是大白天,外面闪电的光线不再是一明一黑,而是亮和更亮的区别,但是在这里你别想看到天空到底是什么颜色的,都被那些闪电交织的网阻挡住了,他也不会自找苦吃,去看那些刺眼的东西。

    几个人在地下城市里吃了生鱼,此刻肚子倒是说不上饿,但是却口渴的厉害,他知道必须把众人赶紧喊醒了,抓紧赶路才是要紧,否则时间拖得越久,他们渴死在里面的可能越大。

    他先把身前的胖子一脚踹醒,然后把身后的戴安娜和玛雅叫醒,熊胖子骂骂咧咧的,似乎还没睡好,正生着起床气呢,但是他也知道耽搁不得,急忙把自己前面的可心喊醒。

    可心伸了个懒腰,小蛮腰风摆柳,眼睛上还挂着蛤蟆镜,她往前看了一眼,喊了一句:“猪,赶紧起来,咱们得出发了!”

    后面几个人听她说这句话,全都愣住了,心讨这丫头是不是做梦了,还迷糊着呢,但是紧接着又听她喊了一嘴:“快起来啊,别靠着石像,万一导电你就挂了!”说着,在地上拿起一个小石子扔了过去,嘴里还念叨着:“睡得这个死!”

    熊胖子一把拉住可心的胳膊,用手掌在她的眼睛前面晃了晃,可心皱着小鼻子,一把将熊胖子的手打掉说道:“你要干嘛?”

    “我就看看你睡醒没!”熊胖子说道,同时还回头看着身后的几个人,看了个仔细。

    “废话,当然睡醒了,不过前面谁啊,打都打不醒!”可心气呼呼说道。

    云崖暖对着可心喊了一句:“小妮子,你是不是眼花了,你看看,咱们的人,可全都在这呢!”

    可心一愣神,从自己开始数过去,正好五个人,那么,自己前面的第六个人是谁,想到这,小丫头脑门见汗,使劲向着熊胖子身边靠了靠,说道:“我刚看见,前面真有个人!靠在石头上睡觉!”

    熊胖子安慰的拍了拍可心的肩膀,他的工兵铲已经扔了,身上也没什么武器,就在地上捡了一块石头,让可心让让路,自己向前走了两步。

    果然,就是这两步的距离,他就看到有个人正好斜靠着躺在石人的两腿之间,后背对着自己,衣服上面满是尘沙。

    “呔!前面何人,报上名来,你要不说话,我可不过去!”气势汹汹,但是一听台词,这家伙是怂了。

    云崖暖此刻也来到熊胖子身边,使劲伸着脖子,勉强能看到那个斜躺着的人,不过那人一动不动,任你喊破喉咙,根本不予理睬。

    搭乘员军刀有鲛鱼皮包着,不会吸引雷电,所以云崖暖没有抽出来,而是连鞘一起拿着,当棍子使,和熊胖子一起朝着那个人走过去。

    “嘿哟,我说你这人,你再不出声,熊爷可拿砖头撇你了!”熊胖子一边走,一边连唬带吓,但是可惜,对方无动于衷。

    俩人来到跟前,熊胖子还要喊话缴枪不杀之类的话,被云崖暖摆了摆手,堵回肚子,然后说道:“别喊了,这是个干尸!”

    这个东西斜靠在石像上,身上穿着宽松的衣衫,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编制,尸体都干了,衣服一点事也没有,就是落了些沙粒。

    头发似乎还很完整,而且很长,估计都快到腰了,斜垂的头发使耳朵和一点脖颈,仔细一点可以看出来,那里的皮肤已经是黑青色,充满了折皱,没有一点水份在里面。

    胖子怒火冲天,心讨被一个干尸吓了半天,就想一脚踹过去解解气,却被云崖暖拉扯住了,喊道:“别动,万一诈尸可不好办,这里不好躲!”

    这话真管用,熊胖子伸出去的大脚丫子,比踢出去还快的收了回来,向后退了两步,说道:“特么的,忘了这茬!看我试试他的反应,你们都往后点!”

    说着,向后摆了摆手,让几个女生往后退,别一会真诈了尸,不好往出跑。

    见几人后退到几米外,丫的将手里砖头大小的黑石头一下子扔了过去,正好砸在那干尸的后腰上,这劲也是巧,原本躺着的干尸,一下子给砸的坐了起来。

    吓得熊胖子和云崖暖回头就跑出两步,但是却没听到后面有动静,回头一看,丫的就坐在那一动不动,根本没有反应。

    俩人站住脚步,互相对视一眼,基本判定,这真就是个干尸,不是诈尸。想是这么想,但是还是壮了壮胆,熊胖子又捡起来一块不刚才还大的石头,俩手举着,往前走过去,看那样子,估计有什么风吹草动,就一个力劈华山拍下去。

    再次来到跟前,他们才明白,这干尸为啥坐了起来,那石头扔的巧,正好砸在干尸腰侧,让干尸来个半个转身,而这块石头正好垫在腰眼处,所以让干尸坐了起来。

    俩人长舒了一口气,看出来这是个死的不要不要的真正干尸,至于这家伙为啥没复活,俩人不知道答案,但是也不排除已经复活过了,但是生生在这里饿死,重新又死了一次。

    “没事了,都回来吧,这就是个干尸!没啥可怕的!”熊胖子故作轻松的摆了摆手,另一只手则在裤子上偷着擦了擦,丫的吓了一手心的汗。

    这干尸头发披散着,皮肤青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肌肉脱水造成的变形,这家伙怎么看都像是在笑,让人看着心里发麻。

    尤其是一双眼睛,按理说那是最依赖水份的器官,可是这干的不能再干的尸体,眼睛看起来似乎还很完整,圆睁睁的看着前方,似乎正很仔细的看着什么东西。

    几个人不由自主的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停留之处,正好是熊胖子的蛋蛋,熊胖子自己也是跟着看过来,当看到干尸眼神的目标后,吓得浑身一哆嗦,某处一紧,赶忙横着跨两步,躲过了这家伙的小眼神。

    他这吓得一躲开,那熊样让几个人不禁笑出声来,可是当熊胖子让开之后,几个人的笑容却都凝固在脸上,表情先是惊讶变为疑惑,最后变成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