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冈本加油

    “世界上真的有神仙吗?能够引来雷电?用石头困住大军!”云崖暖仿佛喃喃自语的说道。

    可心也看着仿佛消失在另一个空间,此时已是一片黄沙的石头阵,轻声说道:

    “在五百年前的人类看来,我们现在飞天遁地,一个原子弹毁灭一个城市,我们就是鬼神之能,因为他们觉得那不可能,那便只能是神仙,就如同我们面对UFO。所以,我们可以称他们为神仙,也可以称之为文明极度发达的生命,对大自然的规则领悟,远远超过我们的人类!”

    “我去,熊爷我要是能有这份本事,弄几块石头就能布一张雷网,困住弄死这么一堆人,那我就回威虎山当山大王去,可心到时候抢你去做俺的压寨夫人!”熊胖子回想着巨石阵内的骇人景象,艳羡的说道。

    可心使劲翻了一个白眼,对让自己做压寨夫人这件事情表示了强烈的谴责,然后笑道:“按照你的生长趋势,一身能量全都变成肉了,估计是别想有这能力了!”

    熊胖子嘟着大脸蛋子,不解问道:“为啥?这和我长肉有啥关系?”

    虽然看起来已经是一片黄沙,但是可心还是指着眼前巨石阵的位置说道:

    “不说玄学,不说神话,用我们现在能够理解的方式来说这个巨石阵,那么我们就可以把这个巨石阵形容为一个很精密神奇的机械,无论是我们看到的巨石,还是我们可能还没看到的东西,组成了这个巨大的机械。

    这个机械的功能作用就是把人困在里面,并且吸引或者是产生闪电,至于原理我们不得而知,最起码我们现在的科技肯定是办不到的,但是我个人感觉,应该是利用天然的磁场,所以这些人应该是对空间物质规律非常了解的文明。

    要生产这样的机械,无疑是需要很高的智慧的,所以,我觉得你应该肯定办不到这件事了!”

    熊胖子摸着下巴,想了一会说道:“你的意思是,说我”

    话还没说完,可心很肯定的点头说道:“是的,说你傻!”

    熊胖子被怼,但是丝毫不生气,谄着笑说道:“我傻点不要紧,你聪明就就行了,互补不足吗!我就纳闷了,你咋那么聪明!”

    几个人说着话,却已经开始移动脚步,向着指南针垂直的方向走去,他们现在不确定自己是否还在那个均衡的磁场圈之内,所以不得不时刻观察着指南针的动向。

    他们又累又渴,必须抓紧时间找到淡水和食物,否则,用不了多久,他们可能就会变成游弋在沙漠里的活死人。

    可心见胖子问,就笑道:“原因很简单啊,我喝干净的水,从不喝瓶装的饮料,吃绿色的蔬菜和水果。”

    云崖暖以为可心在逗熊胖子玩,就笑道:“这熊胖子肯定净吃垃圾食品了!”

    熊胖子本就是想着法和可心说话,他可不在乎可心是不是开玩笑,于是问道:“就这么简单?吃的干净就能聪明?”

    可心很认真的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是啊,我不是开玩笑的,这是个事实!”

    前面的沙土里,出现了稀疏的绿色植物,可心正准备继续说吃东西聪明这事,却被眼前偶然出现的几株绿色吸引了目光,叫道:“有植物,会不会有水!”

    水,这是他们现在最需要的东西,可以说他们现在的肺腑就好像抹了辣椒那么痛,再不喝水,他们可能很快就寸步难行了。

    而植物大多是生长在有水源的附近,此时发现了植物,让他们不由得精神一震,好像看到了希望。

    熊胖子蹲在植物跟前,看了一眼,摇了摇头说道:“是骆驼刺,这种草特别耐旱,沙漠里夜晚和白天的冷热交换,渗出的极少水份,它们都能充分吸收,让自己活下去。”

    他虽然没直说,但是几个人却听明白了,这种植物,并不需要依靠太多的水源,看到它并不能代表这附近有可以饮用的水。

    这种突然的希望和失望,让他们更加疲惫,有一种气球被放了气的感觉,身体愈发沉重,云崖暖看着几个人的状态,心里明白,再这样下去,几个人就彻底完了。

    于是他摆了摆手,指着一个沙丘的背阴面说道:“你们去那里休息,别被阳光晒到,熊胖子你尽量把背阴面挖深点,咱们在这休息到天黑。”

    熊胖子也看出几个女人身体几乎到了极限,但是他还是不理解云崖暖的决定,越是这个时候,越不应该停下,因为很可能一停下,就再也站不起来了。

    看着他犹豫的样子,云崖暖笑道:“去挖坑吧,我来想办法弄水!”

    听到这话,熊胖子虽然将信将疑,但是依旧来到沙丘阴面,用两只大手淘沙子,尽量让背阴面可以休息的位置更平整舒适一些。

    云崖暖来到那些稀稀疏疏的骆驼刺跟前,一株株的拔了起来,用手感受植物根茎下面的沙子,没有明显的湿润感,但是他并不气馁,骆驼刺是很耐旱,但是这一切还是要保证地气能够蒸发出一定的水汽基础上。

    他收集了十几棵骆驼刺,然后在相对植物密集的地方开始用手挖坑,已经干燥的掌心,在挖了一会之后,终于感受到那种很轻微的湿润。

    这让他精神一振,这样轻微的湿润,证明地下是有水汽的,但是不可能,也别想着能挖出水来,那是做梦,就是打井机想在这里挖出水来,也只能碰运气。

    但是这一点湿润已经足够了,他快步来到几个人休息的地方,对着熊胖子说道:“熊胖子,快把你的冈本给我!”

    熊胖子一愣,看了看云崖暖,又看了看戴安娜和可心,直接无视玛雅,然后小声道:“这时候,你做这事,是找死,别浪费体力!信哥一句话,得永生!”

    “滚犊子!”云崖暖笑骂道:“我要用那东西弄水喝,你别墨迹,赶紧给我!”

    这时候,只要听到水字,他们都没有拒绝的能力,熊胖子赶忙把冈本连盒子一起给了云崖暖,后者顺便拿走了几个人背包里吃饭用的小铝盆,这才离去。

    他把铝盆放进挖好的沙坑里,那些骆驼刺则被他用手把茎叶撕碎,围放在铝盆的周围,把背包里原来帐篷的细骨架拿出来一根,用手使劲弯成了一个圆形,然后打开一个冈本套在圆圈上,成了一个透明度还不错的硅胶盖。

    弄完这一切,他把这个圆盖盖在了放置铝盆的沙坑上,把圆盖的边缘用沙子盖了一个严实,然后用这种方法,又弄了四个沙坑,把五个人吃饭的小铝盆全都用了上。

    最后,在每个圆盖上放了一小撮沙粒,让圆盖的中心有了一个向下的锥角,双手合十拜了拜,心里默念:“冈本兄,你一定要加油啊,我们全靠你了!”

    这才摸着被晒得生疼的脸颊回到几个人休息的背阴处,躺在地上慢慢喘着气。

    突然似乎想起了什么,急忙一转头问熊胖子道:“你用套装的死鱼呢?”

    熊胖子在背包里拿出装的鼓鼓囊囊生鱼的冈本,看了一眼,差点没直接吐了,骂了句:“MD,长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