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 狼之死

    五个人攀上沙丘,入目是一个低洼的谷地,四面环着高矮不一的沙丘,而在最中间的位置,一圈墨色的暗影之中,竟有若有若现的磷光闪烁。

    “绿洲!”

    几个人惊讶道。

    然而,最让他们惊讶的并不止这些,云崖暖指着前面藏着磷光的暗影说道:“这形状,这大小,是不是……”

    熊胖子也急忙点了点头说道:“应该就是咱们进流沙坑之前看到的那个小绿洲!”

    可心看着前方,激动的说道:“真的是那里啊!不知道皮特他们还在不在这里!”

    云崖暖笑道:“放心啦,即便不在这里,肯定也有线索,在这里垂直指南针的方向出发,就肯定没错!”

    熊胖子则撇嘴似笑不笑的说道:“估计皮特可能还在这里呢,要不然就是回大井号了,那怂货……”

    后面的脏话丫的竟然很礼貌的没说出来,不过几个人都明白,熊胖子的猜测很可能是真的,以皮特的性格,在云崖暖他们遇难之后,应该是没有勇气继续前行了。

    那么,他真的可能选择回到大井号上,过着世外桃源的小日子,而且有着濑亚美,艾达和卡芙三个大美女陪着,也绝不会寂寞。

    大井号的存在,其实让里面的很多人都产生过退缩,如果当初云崖暖选择留在大井号上度过余生,那么可能就没有人来闯这个沙漠了。

    云崖暖把背包里的绳索拿了出来,说道:“这地方不保准,怕是还有流沙坑,鬼知道那个地下城市有多大,咱们还是用绳索串联起来比较安全,熊胖子断后,就你那体格,我们掉进去三个都没问题!”

    熊胖子得意的打了一个响指,一甩大背头,说道:“你们只有在刮台风和流沙坑这样的情况下,才知道减肥是多么愚蠢的行为,我原谅你们几个瘦子的罪!”

    几个人笑着用绳索绑在腰上,排成一字长蛇阵,彼此相距一米有余,熊胖子殿后,倍有安全感,不得不说,任何一种形式的存在,都有必然的价值。

    熊胖子的体重得到了大家难得一次推崇,而且绿洲就在眼前,不用担心一会嗓子疼,这家伙放开了嗓门,嘚瑟的说着:

    “我和你们说哈,这老祖宗就是明白人,不说别的,咱就说这个汉字,能够说明很多问题。你们看肝,脾,脑,肤,胖,都是月字旁,这代表着什么?代表胖才是对的,是正常的。你们再看看痔疮,疾病,疟疾,瘟疫,瘦,都是病字头,这说明啥明瘦是病,得治。嘿!老祖宗们是明白人啊!可心呀,以后熊爷保准让你吃的白白胖胖和我似的!把你这瘦病治好了!”

    可心翻了一个白眼,头也不回,娇斥道:“你要是敢把我这个病治好了,我会杀了你的!”

    五个人哄笑,就连熊胖子也抹着大背头笑的浑身肥肉乱颤。

    “嗯?”

    队伍打头的云崖暖突然站住脚步,向着侧面沙地上的一个小黑影走过去,这是一只死去并不太久的狼尸。

    由于这里气候干燥,白天的炎热,造成尸体快速脱水,而晚上又比较冷,抑制了微生物的生长繁殖,所以这只狼并没有腐烂,而是变成了缩瘪的肉干。

    它的脖子上有明显的伤痕,伤口边缘没有锯齿状,应该是被并不锋利的牙齿撕扯而出,地面上和皮毛上并没有血浸的痕迹,想来鲜血大部分被顺着动脉吸走了。这可能也是狼尸没有丝毫腐烂的原因之一。

    腹部的软皮破裂着一个大窟窿,里面的五脏已经被掏空,肠子挂在伤口的边缘,已经风干脱水的好像垃圾场的塑料皮。

    熊胖子观察事物角度总是不走寻常路,这家伙摸着胡茬问了一句:“老云,这TM是公狼还是母狼!”

    这话伶仃一下还真把云崖暖问住了,原因很简单,他没有看到狼鞭,但是随着他仔细看了几眼,回答道:“公狼,那话儿应该是被撕掉吃了!”附近并没有那东西风干的痕迹,所以他断定肯定是被吃了。

    “啧啧啧!”熊胖子一脸的肉疼,说道:“这是什么食肉动物,这么重口!”

    云崖暖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可心指着不远处喊道:“快看,那边还有,还有那边,天哪,这么多!”

    几个人举目望去,发现这样狼尸的暗影还真心不少,越靠近绿洲,越密集。

    “过去看看!”

    云崖暖急忙向着最近的暗影小跑过去,这件事情很重要,他必须要尽快判断出这是个什么野兽,能够消灭这么多只沙漠狼,要知道,狼群在沙漠里是顶端食物链的生物,在这里它们没有克星。

    虽然几个人有枪,还有不多的几颗子弹,但是若是遇到能够将狼群消灭的其他兽群,这几颗子弹根本没有什么用处。

    “都是一样的死法,脖子扭断,喉咙咬破,五脏被食,那话被吃!”云崖暖对着另外几个人说道。

    熊胖子和云崖暖的手枪已经拔出来了,以防被突然袭击。

    “这只死法不一样,你们快看!”可心看着几步远的另外一只狼尸喊道。

    几个人走到跟前一看,这只狼尸果然死法不同,脖子上没有伤痕,腹部完整,但是看脑袋歪斜的角度,应该是颈骨折断了。

    “这是什么野兽,不吃的也弄死!太过分了!”戴安娜摇头斥道。

    “有点像人的所作所为是不是!”可心似乎无意的说了一句。

    这一点,还真的很像是人类的行为方式,要知道很多大型食肉动物,它们吃饱了根本懒得找猎物,老虎,熊都是这种脾性。尤其是黑熊,吃饱了就睡,标准的懒汉。

    熊胖子拿着手枪,在这只死的相对特例的狼尸身上看来看去,嘴里喃喃自语,好像在念说明书:“此狼应为母狼,身体完整,颈骨折断,某处有明显入侵破坏痕迹……”

    念到这,禁不住和云崖暖对了一下眼,俩人几乎同时说出了一句:“这只母狼被……!”

    俩人身上一阵恶寒,鸡皮疙瘩掉一地,身后三个女生直接吓得脸色煞白,往两个男人身边靠了靠,寻找一些安全感。

    “我说老云啊,这是啥野兽,没听说过有这爱好的啊!”熊胖子好像刚撒完尿似的,浑身一哆嗦说道。

    云崖暖使劲摇了摇头,这种行为,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倒是可心又来了一句:“越来越像人的行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