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五章 滴水成冰

    “打不开,为什么打不开!”可心已经带了哭腔,眼看云崖暖动作越来越慢,很显然是体力不支,不需要多久,他们就会被这些白色的怪物淹没。

    “是不是有门锁,横梁!”云崖暖砍碎了一个家伙的脑袋,抽空问道。

    “没有,就是两开的门,没有其他任何东西!就是拉不开!”可心哽咽着喊道。

    云崖暖砸到一个怪物,骂了句:“拉不开,就T试试推开!”

    可心正抹眼泪呢,一听这话,直接愣住了,就见戴安娜和玛雅双掌顶住冰凉的大门,使劲往前一推,就听“吱”的一个长声,和老鼠叫似的。

    这厚重的水晶大门,竟然开了一个缝。

    戴安娜急忙拉住还准备继续推的玛雅和可心,说道:“别推了,这样刚刚好!”

    然后对着云崖暖喊道:“快过来,门打开了!”

    等这句话等得都快挂了,云崖暖闻言,不由得心下狂喜,又榨出来一股子力气,左右横扫,一刀一退,来到门缝前,刺溜一下钻了进去。

    三个女人急忙一起合力,把大门关上,这玩意在里面没有锁,但是却有着一个架横梁的地方,眼看这些东西在外面使劲推搡水晶门,甚至能透过这半透明的门扉,看到这些家伙贴上去的脸和局部器官。

    云崖暖用后背顶住大门,在身上翻了翻,没找到适合做横梁插木的东西,倒是可心喊了句:“你的大刀!”

    这就像打着电话找手机,人在有些时候很容易发蒙,就如云崖暖现在,和刚才的三个女人推门。

    云崖暖一笑,急忙把残刀往门栓上一横,卡住了水晶大门,这才一屁股坐在地上,喘着粗气,也不管身后猛烈拍击大门,用胸和屁股在大门上噌的家伙。

    他是真的有些脱力,急忙盘膝而坐,让身体放松下来,利用呼吸恢复一些体力之后,看着那把残刀,很不舍的转过头去,向着前方走去。

    水晶大门的内部,是一片冰的世界,似乎整个空间都是由巨冰组成,而之所以这扇大门能够发光,正是因为这冰层纯度和密度很高,透光度很好,映透过水晶门,让他们在山体暗处看起来,就像是大门自己会发光一般。

    “这是冰层下面难道上面就是玉山脚下”云崖暖看着上面说道。

    他们当初距离玉山,只有一个山坡和一个平原的距离,但是却在半山腰掉进了洞里,此刻沿着山体空堂走到此处,从距离来看,应该也快到雪峰玉山下面了。

    “咦我们头上有东西!”可心抬头看着冰结成的棚顶喊道。

    几个人急忙抬头看过去,从下面看,应该是一个没穿衣服的女人盘膝坐在地上,很模糊。

    这棚顶高约三米多,他们所在的位置,就是一个并不宽阔的长廊,由于这些冰的透光度非常好,所以他们可以看到上一层的一些景象,前提是贴着上一层的地面的东西。

    “前面一定有路到上面,我先看看这东西是死的还是活的!”云崖暖说着,用搭乘员的军刀刀鞘,跳起来在棚顶,那盘膝女子的下面冰层,怼了两下。

    “没啥反应,估计这个是死的!”云崖暖点头说道。

    “这个会不会也是我们刚才看到的那些东西”可心有点心下惴惴。

    “绝对不是刚才的那些怪物,你放心了去吧!”云崖暖很自信的说道。

    可心和戴安娜几乎齐声问道:“为什么”

    云崖暖嘻嘻一笑,拽了拽自己的头发,然后说道:“上面这个家伙有毛毛!”

    三女恍然大悟,可心拍手刚要称赞云崖暖观察敏锐,但是一琢磨,这事貌似不怎么好夸得出口,于是拍了一下手,咳嗽了两声,毫无下文。

    云崖暖看着可心那尴尬的小样子,忍不住笑出声来,说道:“走吧,怎么都要上去,否则出不去!”

    说着,回头看看那依旧咣当作响的水晶大门,生怕一个倒霉,被这些家伙撞断了残刀或者是门上的挂插,那就完蛋草了。

    四个人想到这,急忙向前赶路。

    这里的光线很好,唯一的缺点是地滑,而且很冷。

    这还是白天,阳光可以透进来一些,到了晚上,估计能把人冻僵咯,他们很自然的把冰透过来的光当成外面的阳光。

    几个人身上还有八小捆松木瓣,估计挺一晚上肯定够呛,不由得心下有些焦急。

    冰走廊的尽头,他们看到了向上的台阶,冰墙上雕刻的,都是一些人形或者半人形的东西,他们没办法把这些东西称之为人。

    沿着不知是水晶还是冰的台阶,他们来到一扇门前,双开精雕的门上,一双透明玉环,这东西透明度很好,唯一遮挡视线的,是里面好像细管一样的脉络。

    云崖暖手搭门使劲一推,没有任何摩擦的声响,两扇大门无声打开,一阵寒气扑面而来,几乎一个瞬间,就首当其冲的云崖暖头发眉毛全都变成了银白色。

    他急忙后退数步,转身一看三个女人,也都是银发苍苍。

    那门内的温度,最起码有零下几十度,能把嘴里呼出来的热乎气,直接变成银霜扑面,云崖暖看了看几个人的装备衣物,还算严实,于是说道:

    “把帽子,手套,护腕护膝,能穿上的全都穿好了,脸上擦点熊油,找兽皮把脸蒙上,这门里边最起码零下三四十度,要不了多大会功夫,就能把脸冻裂喽。”

    说着,几个人赶紧拾喽衣服,把能用的皮毛,全都招呼在身上,最后把狼皮斗篷一罩,几个人看起来最起码肿了五圈,和狗熊似的。

    云崖暖在东北,最冷的冬天夜里,也就零下三十度左右,二层门内的温度应该差不太多,几个人这身装备,完全抗得过去。

    收拾利落,云崖暖当先踏进门内,狼皮斗篷上面原本有些擀毡的狼毛,几乎一瞬间就蓬松开来,好像受了静电似的。

    这是极寒的空气,使得皮毛上原本存在的一点水份也彻底变成冰沫造成的,要问这世界上空气最干燥的地方,绝不是沙漠,而是南北极,那地方的空气里,根本容不下任何液态的水分子。

    “咦我们估计错误,下面的光线并不是冰穹透过的阳光,而是这上层的冰自己会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