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三章 九阴之眼

    两小截触角落在地上,就好像玻璃管落在石头上,一下子就摔成无数段,每一段在地上蹦哒滚动了几下,静止的一刻变成一朵冰莲花。

    紧接着莲花碎裂,再次分解成一只只半透明的淡蓝色蛾子飞舞起来,在四人身前盘旋了几圈,似乎才发现目标,飘荡荡的飞将过来。

    可心阻止云崖暖砍掉那两个触角,就是猜到会有这种情况发生,眼看这个大家伙就是那些小冰蛾子组成的,散开了就又重新变成那些小莲花。

    不过他们也清楚,不斩断也不行,这石缝太短了,就那触角的长度,足够扫到最深处,几个人的结局也不会有什么改变。

    云崖暖现在连狼皮斗篷都没有,身上能扔的东西就剩下一个背包,当时没有丝毫犹豫,抓住背带,对着那些抱团飞过来的冰蛾子抡过去。

    “啪啪啪”

    一连窜的脆响,一朵朵冰莲花在半空之中绽放,眼看着一米多长,耐磨结实的登山包在肉眼可见下一点一点的裂开。

    抡到第三下的时候,就听“哗啦”一声,里面的熊肉,帐篷,铝盆煮锅,绳索等杂碎一下子天女散花般飞出去。

    与那些小蛾子撞在一起,发出小爆竹的声音,一片灿烂的冰莲花,有红有青,在看云崖暖手上,就剩下一个背包带了,整个背包彻底冻裂成了碎片。

    在空中撞碎的冰莲花,转瞬间变成了几倍原数的冰蛾子,扑闪着腾空飞起,看着几何倍增的地狱鬼虫,四个人都是一阵绝望,无力感充斥着全身。

    这根本就看不到任何希望,越打越多,而裂缝后面是死胡同,根本无处可逃,恐怕用不了多大一会,几个人就会变成一座座冰雕,或者变成冻肉莲花。

    眼看那些冰蛾子就要飞到近前,云崖暖把自己的外套往下一扯,狂吼着用手成圆了衣衫,好像一张网似的,兜向那些密集的冰蛾子,嘴里则喊道:“跟在我后面,快跑!”

    戴安娜和可心看到他的动作,都发出了一声惊呼,但是根本来不及呼喊阻止,而且,即便是阻止,他们的结局难道会更好?

    云崖暖这是搏命,利用自己的惯性,把这些虫子冲击到大红莲的脚下,给三个女人拼出一线生机,至于他自己能不能活,根本不是当时能够考虑的事情。

    戴安娜急忙把玛雅背在身后,跟在可心的后面,向着缝隙的出口处跑过去。

    云崖暖的速度很快,他必须快,在衣服完全冻碎之前,把这些冰蛾子完全推出洞口,而要达到这种效果,他只能依靠速度。

    “啪……”

    这一冲,几乎是他速度的极限,衣服与那些冰蛾子撞在一处,再这样急速下,一朵朵莲花几乎不分先后的绽开,那脆响声连接在一起,变成了清脆的长调。

    他成功了,几乎在衣服破裂的一瞬间,他竟然奔到了大红莲的肚皮下面,那两张铺天盖地的红色翅膀扇动着,落下一片片雪花,他不得不承认,其实这样子看着很美。

    戴安娜和可心眼泪一道道的冻结在脸上,咬着牙把速度发挥到极致,抓住云崖暖拼出来的一线生机,在云崖暖前面的衣服变成碎片的时候,戴安娜和可心已经进入到山体的内部,一片黑暗之中。

    三个女人拐过一道山石,来到冰室外面的空间,这里到处都是黑色的山石,并不平坦,似乎已经到了山体的边缘,没几步就是岩壁,很多并不宽阔的山洞出现在眼前,她们来不及选择,径直钻进一条最近的山洞。

    戴安娜把玛雅平放在地上,把自己的狼皮斗篷盖在她的身上,对着可心说了句:“照顾她!”然后头也不回的冲出山洞,向着大红莲的位置跑回去,她要去找云崖暖,这不是冲动,而是自己无法遏制的心愿。

    她从没想过,自己会有一天能够为了一个男人不顾生死,她总是自嘲自己的性格恐怕很难知道爱情是什么东西,这一辈子都不会知道,现在看来,她高估了自己。

    云崖暖在外套碎裂的一瞬间,看到了大红莲带来的美景,肃杀,恐惧,死亡。但是却丝毫不影响这种美,并不凄然,反而是一种很宁静的感觉。

    唯一的屏障衣服碎裂了,变成一片片飘落在地上,他清晰的看到还有很多冰蛾就围绕在眼前,扑闪着水晶般的翅膀,带着阵阵寒气。

    “我就说古人不会骗人,说万事必有一线生机,果真都会有,我就是这队伍的生机!”他想着,笑着回头,看着戴安娜她们消失的地方,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他闭上了眼睛,没人喜欢看着自己死亡,闭着眼睛总会多一些安全感,这似乎是人类这种生命最有意思的表现。

    心理学家研究得出结论,人类与生俱来便一直在追求安全,性和自尊。这似乎是人类追求的全部。生命,健康,金钱,权利都包括在这三个东西里面。

    而安全感,是排在所有一切欲望的最前面,为了这份安全,人类甚至可以选择愚昧堕落,更别说临死前的闭闭眼睛。

    没有疼痛,甚至没有撞击的感觉,只有连绵不绝的“啪啪”脆响,云崖暖想着:“肯定是这些鬼东西正在撞击自己的身体!”

    然而,等了几秒钟,自己感触依旧如此清醒,而那些细碎的脆响根本停不下来,越来越密集,按照他的想象,此刻自己要么变成一团琥珀似的冰雕,要么就是被这虫子冻得七裂八瓣,但是,似乎自己还是整个儿,手脚都有知觉。

    这一刻,好奇心战胜了安全感,他禁不住转过头去睁开了眼睛。

    一下就被眼前的景色惊呆了。

    那些冰蛾数量简直惊人,围成一个上粗夏细的圆柱体,就像龙卷风一样,扭动着摇晃着,到地面则汇聚成一个点。

    而那只大红莲的身体,竟然已经消失了三分之一,脑袋不见了,一边翅膀只剩下不到一半,而且还在继续变小,就像被风吹散的沙雕,转化成一个个晶莹闪光的冰蛾。

    “这什么情况?大红莲正在自己莫名其妙的崩溃,而碎成的小冰蛾也不攻击自己,反而蜂拥着撞向地面,这……是什么?”云崖暖想着,把目光聚焦到那龙卷风般的光柱汇聚之处。

    一个圆溜溜的光珠落在冰地上,随着那些冰蛾子撞击到上面,不!应该说钻进珠子里去,那珠子变得越来越明亮,那光芒竟然有些刺眼。

    可奇怪的是,这东西的个头确并没有变大,每一只冰蛾装进去,就看到珠子里面好像有一团云雾转动,到了后来,就好像那些云雾凝结成了液态的水,旋涡般的旋转,吸纳着这些八寒地狱的来客。

    “烛九阴的第三只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