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八章 水泽节

    把云崖暖翘起脚尖,搭住上方岩石凸起的横沟,让身体尽量展开,平贴在岩壁上。这才把脚尖蹬在下方凸起的横沟上。

    攀岩被称为岩壁上的芭蕾,这就可以看出,在整个攀岩过程中,脚尖上的功夫才是真正的主导,身体向上的力道,八成来自于腿脚。

    而手臂最主要的作用是掌握身体的平衡,所以当你看到电影里,攀岩的人鼓胀着肱二头肌,九十度角的曲着手臂,就会知道,那是在做戏。

    真正攀岩的时候,手臂能完全伸直,就绝不做一点弯曲,因为这样有利于身体贴近岩壁,拥有最好的立柱平衡。

    就看云崖暖好像壁虎一样,左脚右手,右脚左手这样始终保持斜线对称点的往上攀爬,不过十数秒钟,就“蹭蹭”的窜上去好几米。

    他自己倒是没觉得如何难过,但是下面看着的人,却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自己伶仃出声,惊扰了云崖暖的平衡。

    尤其是熊胖子,这恐高症严重的人,不但自己登高害怕,就连看别人爬在高处,那心脏也是咚咚的使劲乱跳,此刻双手抓着罗明媚的胳膊,那叫一个紧张。

    好在云崖暖此时此刻,已经攀到了与那入口平齐的位置,只是那地方在玉璧的偏中间位置,距离云崖暖所在的岩壁,还有两三米远,而那玉璧光滑异常,根本无处落脚,自然无法过去。

    云崖暖只好又向上攀爬了几步,尽量靠近玉璧,然后小心翼翼的抽出壬水剑,试着刺进岩壁。

    让他惊讶的是,这岩石在壬水剑的锋利下,就和用普通刀剑扎木头差不多,一下子刺进去几厘米深,这可让他喜上眉梢。

    急忙改变策略,用壬水剑在一个凸起的横沟位置,使劲的戳了几下,让那横沟有了一个向内的凹陷,用手抓住以后,很难掉下去。

    有了这样的握手,身体的平衡便没有了问题,他急忙用另外一只手把长绳索的尾部简单系在腰部的宽鹿皮腰带上。

    紧接着,他单手拿着怕不是有二十斤的熊王神朔,以手为秋千,荡了几下,做初始的加速,然后使劲向着偏斜下方的玉璧入口扔过去。

    就听“铛”的一声脆响,熊王神朔砸在了距离入口下方几厘米的玉璧上,径直落在地面上,云崖暖也没想着一次成功,否则也不会把绳索系在腰上。

    他单手绕腕,一点点把熊王神朔卷上来,抖开了绳索,抓住熊王神朔,开始第二次加速,有了刚才的经验,他心里已经有些谱,就见他开气发声,熊王神朔径直钻进了那如云雾团聚的入口内。

    没有听到熊王神朔落入内部的撞击声,不过他腰部的绳索并没有绷直,很显然里面的深度也和这面相差不多。

    云崖暖小心的慢慢往外拉扯绳索,用手感应着熊王神朔的状态,他必须把熊王神朔卡在入口处,那么大家才有机会爬上去。

    绳索绷直,但是并没有熊王神朔碰击玉璧的声音,这让云崖暖有些奇怪,不过自己使劲的拉扯了几下绳索,似乎已经卡的很稳固,于是深吸了一口气,抓住绳索,轻轻往下一荡,身体好像钟摆,画着斜圆落在了入口下方。

    他急忙一伸手,搭住入口的边沿,双臂用力,爬了上去,身体直接隐秘在雾气中,内外不得见。

    下面的人打着手电,就看云崖暖爬上去就不见了人影,倒是绳索在下面晃荡着,都急忙呼喊起他的名字来。

    不过云崖暖隐在这团雾气里,根本听不见任何声音,他小心翼翼的把脑袋伸出那团雾,看着下面照射上来的手电光亮,听着他们呼喊自己的名字。

    急忙回话喊道:“这上面是个斜向下的雾洞,不知道多深,你们攀着绳索上来,不用担心,卡的很结实。”

    这入口内宽外窄,别说熊王神朔在那卡着,云崖暖自己靠着双腿拒力,都能保证一个人攀爬不会掉下去。

    戴安娜整好了行装,双手抓住绳索,用脚蹬着玉璧,蹭蹭几下就爬到了入口处,云崖暖急忙用手把她拽上来,然后戴安娜就在云崖暖的身后,双手抓住熊王神朔,让身体成为稳固的一部分。

    紧接着一个又一个人挨个的爬上来,钻进了雾洞内,最后只剩下熊胖子和可心在下面互相谦让。

    “你先来吧,我热热身!”熊胖子说道。

    “还是你先来吧,我再想想!”可心也是严重恐高,当初在爬参天树的时候,就吓尿过。

    云崖暖看他们俩在下面磨叽的难受,就喊道:“熊胖子,用绳索把可心绑好了,五花大绑,我先把她拽上来,然后再把你拉上来。”

    熊胖子一听喜上眉梢,让自己爬,那肯定是脚弱腿软,被拉上去那就好办多了,自己大不了闭着眼睛,于是急忙乐颠颠的把可心腰部和肩膀交叉绑好,然后对着云崖暖打了一个OK的手势。

    云崖暖急忙钻回到雾气里,对着里面的人交代一下,大家一起使劲,没用多大力气,就把可心拽了上来,这雾洞也是奇怪,只要在雾气内,外面怎么喊,你也听不到声音,但是在雾气里,却彼此能够说话传音。

    可心这次好多了,因为还没来得及害怕,就被拽了上来,但是熊胖子因为体重原因,速度慢了许多,所以上来的时候,吓得胖脸煞白。

    云崖暖和熊胖子打头,一群人跟在后面,沿着越来越宽阔的雾洞,斜向下小心走过去。

    这雾洞内寒凉无比,几个人穿着厚厚的皮毛,却依旧冻得嘶嘶哈哈,一边走着,还不停的跺跺脚,让麻木的脚趾过过血。

    走了几分钟,云崖暖和熊胖子突然止住了脚步,后面的人急忙停下,知道前面肯定有事。

    果然,云崖暖回头看着众人道:“下面的洞都浸在水中,不知道多深,水很冰凉。”

    他们没有氧气筒这些泅水的工具,一个个穿的和狗熊似的,更不利于渡水,偏偏这水的温度和冰似的,不由得一个个面露难色。

    可心在那计算了一下走过来的距离和玉璧入口处的高度,勾股定律计算了一下,说道:“要是内外高度相差无几的话,那么这浸入水中的洞口,最多也就两三米,但是不排除内部比外部深的可能性。”

    云崖暖搓了搓手,把身上的熊皮大衣脱下来,卷成了一团,用绳子绑在后背上,然后开始用手掌拍打全身,一边说道:

    “我身上绑着绳子进去先看看,若是出口很近,我就拉三下绳索,你们直接沿着绳子潜水过去就好,如果水很深,我就快速牵拉绳索,别管次数,只要看到频率快,就赶紧使劲往出拽我,别把我憋死里面!”

    几个人赶忙应声,熊胖子膘肥体壮,怕高可不怕冷,也脱着皮袄准备一起下去,云崖暖也怕水下有什么危险,多个伴多些帮办,自然乐得如此。

    俩人热身之后,深吸一口气,先后钻进水里,拿着手电,向着黑色的水渊潜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