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能杀就杀

    山本公司的大楼顶层。

    这里是山本武藏居住和办公的地方,整整一层打通,面积很大,设备完善,甚至还有一个露天的泳池。

    同样铁青着脸的山本武藏,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外面大街上发生的一切,嘴里恨恨的骂道:“那两个混蛋,竟然将蚩尤倒进了神殿的蓄水池里,东大都完了,我要杀死他们两个,这是他们的债!”

    蚩尤是山本武藏亲自给这个病毒所起的名字,蚩尤本意是寄生的意思,而这病毒攻击人体细胞,产生分裂变异,最终变成活死人,这一过程,就好像是另一种生命的完全寄生。

    “报告会长,不仅仅是东大都,按理说病毒的效果没有那么快,但是东大都四通八达,仅仅一天一夜,携带病毒的人群,已经遍布全R国,现在到处都是大街上的样子。”三井的性子很冷酷,面对着大街上的惨像,依旧面无表情。

    “乡村应该没事吧?”山本武藏疑惑问道。

    “一样混乱,没有病毒传染的地方,那些死去的人也莫名其妙的复活了,所以,到处都在乱,没有乐土。”三井详细的回答道。

    “奇怪,怎么会这样?濑亚呢?怎么一直没有看到她?”山本武藏听说死人无端复活,心里犯了嘀咕,想起找濑亚美问问当时海岛上面那些活死人的情况,试图找到原因。

    “大小姐去地下神殿抓捕偷盗蚩尤的二人,一直都没有回来,通讯线路已经彻底崩溃,联系不到她。”三井恭敬的说道。

    俩人正说话的光景,地下排水道内,濑亚美刚刚落下扬起的唐刀,一具无头尸在她身后缓缓倒落在地,发出一声闷响,在地下排水主干道的空间内回荡。

    原本白色的紧身运动装彻底变成了暗红色,垂顺的长发被血渍沾染成一跳一跳的乱发。唐刀归鞘,整个人就像是在修罗地狱之中走出来的夜叉。

    她使劲的呼吸一口充满死亡的腥臭味,感慨道:“好熟悉的味道,让人愉悦!荒岛的空气来到外界了吗?真让人心动。”

    然后回头看了一眼满地的尸体,笑道:“想要杀云的人,都得死!他也不例外!”

    说着,把唐刀往身后一背,大踏步向前走去,那完美的葫芦形身材,摆动着紧致挺翘,消失在黑暗之中。

    一架飞机在MX国的私人机场跑道上缓缓滑行停了下来,没有工作人员运来乘降梯,整个小机场一片死寂。

    飞机内的男女望着窗外诡异的宁静,突然一阵枪声响起,紧接着是好似野兽的吼叫,似乎在他们的不远处,正在发生一场很激烈的冲突。

    大约二十几分钟之后,一辆军车载着乘降梯来到飞机边上,空乘急忙打开闸门,一群人把濑亚美三女围在中间,小心翼翼的走下飞机。

    迎面走来一个很帅气的男人,黑色的头发,黑色的眼睛,脸庞棱角分明,给人刚毅果断的感觉。

    “戴安娜,好久不见!”

    这个男人迎上来,拥抱住戴安娜,一脸的柔情似水。

    “马涛,好久不见!没想到是你来接我!”濑亚美看到多年前的熟人,自己姐夫的亲弟弟,一时感触。

    “我说过,无论何时,只要我没死,知道了你的消息,那我一定是第一个走到你面前的人!”马涛很欢喜,这世界上,没有什么能和再见到戴安娜更让他高兴的事情。

    “你们刚刚和谁发生枪战?势力划分还没完成吗?”戴安娜以为自己的家族已经完成了清扫。

    “整个MX,现在就是我们的,这已经毫无疑问。只是今天这个世界似乎变了模样,很多人变成了恶魔,到处吃人,那些所有死去,还没有完全腐烂的人,竟然都复活了,在土里钻了出来。”

    马涛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变化,似乎这些发生的恐怖事件,根本不值得他有情绪上的表示。

    “活死人?天哪!云竟然猜对了!”戴安娜长吐了一口气,让自己尽快适应这个消息。

    “不过还好,家族大部分人并没有事,你给我们不要喝自来水的消息太重要了,家族已经叫人化验了自来水之中的物质,结果很惊人,先不说了,咱们回基地,地下基地,这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

    一列车队呼啸远去,不时有枪声传来,想来是狙击那些碍路的活死人。

    可心拿着手机不断的拨打云崖暖的电话,但是可惜,根本无法接通,他们一路上已经联系了无数次,可惜都是忙音。

    小妮子见电话打不通,就打开WX,她是有云崖暖的WX号码的,然后在上面留言自己三人所在的位置,告诉云崖暖他们很安全,怕云崖暖接收不到信息,还把自己的签名也都改成了这样的信息。

    “放心吧,这些活死人还难为不到鬼子六,那家伙肯定比谁都活的时间长,只要他到了有网络的地方,看到我的签名,一定会来找咱们的。”

    可心乐观的说道,不明所以,她就是对云崖暖永远充满着信心。

    古河,曹尼玛的仓库之中,几个人整理着身上衣装,挑选了趁手的刀刃,风骚已经被解绑,她并没有变异,此刻也在换便于行动的衣服。

    浑不在意旁边还有几个老爷们,目中无人的脱穿。

    夜幕降临,摄像头监控的四周街区已经很安静,偶尔两只后知后觉的活死人晃晃荡荡,醉汉一般逛街。

    这对几个人已经没有任何威胁,于是依次上车,熊胖子开车技术最好,理所应当成了专职司机,老曹,云崖暖和长枪四个男人在驾驶室,两个女生风骚和小妹在货箱里。

    他们特意搬了一张床进去,方便大家伙轮班休息睡觉。

    铁闸门缓缓打开,发出金属摩擦的“吱呀”声,刺得人耳朵发痒,顿时吸引了附近几只零散的活死人,这帮家伙没什么智商,听到动静,就和猫见了老鼠似的扑过来。

    被熊胖子一脚油门直接碾压过去,巨大的车体都没感觉到颠簸,想来被直接压成肉饼了。

    熊胖子虽然对整个东大都的地形称得上了如指掌,但是依旧弄了一地图放在前面,尽量挑选偏僻的地方前进,避免出现堵车的尴尬局面。

    按正常速度,他们在古河道三浦估计也要一天一夜的路程,这样绕远,怕不是时间要加倍。

    按照云崖暖和熊胖子的路线规划,到达目的地之前,任何位置都可能随着环境改变,但是唯独武藏市,他们俩是一定要去的,因为那里有他们俩顺道能杀就杀的人,山本武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