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九婴

    声音戛然而止,噪杂细微的哭声和笑声全都消失无踪,楼道内回复瘆人的宁静,云崖暖没有再敲门,驻足一会,便准备转身离开。

    他无法确定里面的是人还是鬼,自己用人类的语言打了招呼,但是很显然这是多此一举的,因为在现在的环境下,活人的危险性未必比活死人低多少。

    可是,往回还没走出两三步,那噪乱的声音又开始响了起来,比刚才更清晰了一些。

    “特么的,是人是鬼!”

    云崖暖骂了一句,把壬水剑插进防盗门,在门锁的位置横竖横走了一个方形,然后使劲抽剑往外一带,那门便慢悠悠的打开来。

    他没有胖子的开锁手艺,只好用这种最简单暴力的方式。

    屋子内没有开灯,就在防盗门打开的一瞬间,那声音又消失无踪,一股浓烈的恶臭扑面而来,就像是不通风的粪坑。

    云崖暖被呛得差点吐出来,急忙后退两步,侧耳倾听屋子里面的动静。

    安静,极致的安静,但是细微处却逃不过云崖暖的耳朵,那就是呼吸声。

    有轻有重的呼吸声,很细小,也很混乱,按照云崖暖的判断,估计最少有六七个人在屋内。

    这小区里面的路灯是太阳能板蓄电池供电,大部分新型绿色小区,都用这样的路灯,但是这样的灯光实在不怎么明亮。

    屋子里没有窗帘,小区内路灯的光芒照射进来,让人能够看到屋内物体的轮廓,但是却无法分辨颜色。

    这是一个一居室,客厅和卧室在一起,有一个独立的卫生间,连厨房都是开放式的,就在门口,这样的房子和酒店的标间没什么区别。

    借着房子内唯一的一扇窗,云崖暖看到,那张双人床上,有一个长发女子的身影背对着自己,肩膀一抖一抖的,似乎正在无声的哭泣。

    “喂,是人是鬼?”

    没人应声。

    “扣你西瓦!”

    依旧沉默。

    不过,那女子虽然没出声,却慢慢转过头来,看不清楚她的脸色和五官,但是一转的瞬间,可以看到,这个女人的下巴很尖,一般这样的下巴,脸型都不会太差。

    那女人慢慢站起身来,借着窗子的映衬,可以看到她身体的轮廓,云崖暖突然发现,这个女人的肚皮怕是能和熊胖子一拼。

    但是那消瘦的肩膀和笔直纤细的大腿却让云崖暖知道,这是个孕妇。

    这个孕妇没有说话,慢慢的赤脚走下床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孕在身,走起路来很慢,还有些摇晃,云崖暖没有迎上去,因为他现在无法判断,这到底是人还是活死人。

    突然,云崖暖听到脚下有声音传来,来者速度很快,让他甚至来不及低头看去,只能下意识的双腿一跃,来了一个旱地拔葱。

    人在半空,就看到一个黑影贴着地面在自己身下爬过去。

    那是一只活死人,穿着黑色睡衣的男人,双腿和双手已经成了骨头架子,只剩下躯干还算完好,这家伙毒蛇一样扭动过来,却被云崖暖轻易的躲了过去。

    急忙一扭腰,转回身来,继续冲向正好落地的云崖暖。

    “找死!”

    云崖暖怒道,使劲一转腰,身体凌空横着转了三百六十度,壬水剑好像齿轮一样旋转一周,正好把再次冲过来的活死人脑袋削掉。

    身形犹在半空,却见那肚子大的出奇的女人也扑了过来,张开嘴巴发出尖利瘆人的声音,有哭有笑,她一个人张嘴,却似乎好几个人同时出声。

    “槽!”

    云崖暖骂了一句,此时还没落地,没处借力,眼看要被这女的扑上,当下急中生智,用脚一蹬门框,整个身体斜着射出去,落在房间的内部。

    那女人差点直接扑到门外,却发现人影一闪,到了自己的身后,当下怪叫一声,带着无数的回音,再次朝着云崖暖追过来。

    这声音太过诡异难听,让人心神错乱,云崖暖暗骂一声晦气,自己以后说什么也不管乱世的闲事,说是这么说,但是他却也没有太过着急,因为看这女人的速度,远没有自己快,她根本伤不到自己。

    当下迎面看着那女人大肚子的身影,望着那原本姣好,但是此刻却非常扭曲的五官,手握住壬水剑,准备给她来个痛快的。

    “嗖”

    到了攻击距离,云崖暖没有迟疑,直接一剑划过去,可是刚出手,就感觉到小腹下面有风声传来,紧接着是一股难闻的腥臭。

    光线昏暗看不清楚,但是他也知道,肯定有什么东西在下面偷袭自己,只好放弃攻击,双脚蹬地,向后退出去老远,来到窗边。

    窗外,很多的活死人在游荡,就那样沐浴着大雨,木然的走动着。

    两下拉开距离,倒是让光线照射到那偷袭的东西上。

    就见一个三十来厘米长的黑影,带着一个圆圆的脑袋,短小的四肢,呲着呀,咧着嘴。

    尤其是那嘴巴,都快比脸大了。

    看到这,云崖暖那还不知道,这女的是孕妇,变成活死人之后,她肚子里的孩子也变成了活死人。

    这是二打一的局面。

    知道了偷袭的东西,云崖暖冷笑一声,看着那小黑影的后面连着一条线,恨恨道:“老子当一回接生婆,给你剪掉脐带。”

    说完,见自己退无可退,就一蹬地,身影如风,飘忽而至,照着那个活死人婴儿的脑袋上砍过去。

    那黑影速度竟然奇快,一下闪开来,但是后面风筝线似的连接却没法躲避,被云崖暖一剑砍断,实现了自己这辈子第一次完美接生。

    悉簌簌的一阵乱叫,小黑影和那孕妇一起朝着云崖暖攻击而来,前后夹击,云崖暖使劲往上一跃,壬水剑扎进棚顶,整个人借力,平贴在天花板上,看着下面的两个黑影。

    一扭身,壬水剑笔直刺出,掼到了那女活死人的脑瓜顶上,扎了一个窟窿,冒出汩汩黑色的粘液。

    “嗷!”

    一声惨叫,那女活死人急忙往远处退开,张开大嘴,很嚣张的对着云崖暖呲着呀,紧接着“噌蹭噌……”

    连续几道破空之声,就看到同样带着风筝线的七个小黑影飞射而出,加上之前那个被接生成功的黑影,一共八个,一起冲向云崖暖。

    这一变故,可让云崖暖傻了眼,这特么什么情况,变戏法呢?

    但是转而明白了要害之处,这女人生前应该是八胞胎,一起成了活死人了。

    九打一,云崖暖可做不到怡然不惧,急忙连滚带爬,展动身形,一阵风似的,躲过围攻,来到门口处,恶狠狠的看着里面的九个身影,骂道:“有种过来,看我弄死你们!”

    这门口就这么大,任你多少人过来,必然在他的壬水剑攻击范围之内,自然无惧偷袭,而里面那个家伙,似乎有些智商。

    八个小黑影都趴在她的后背上,一个肩膀露出四个小脑袋,十八只眼睛看着云崖暖,这让云崖暖很郁闷,因为以眼还眼,很明显自己是铁了吃亏的。

    可是,他越看就个活死人的身形越觉得眼熟,喃喃自语道:“这特么是八婴还是九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