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坑货

    云崖暖挥动七韵,一路无阻,来到了一大片船只上空,还没等自己观瞧,就被一团沙雾遮住了眼睛,紧接着有匕首破空而来。

    他急忙一个闪身,躲过匕首的攻击,但是没想到那匕首竟然是跟踪导弹,拐着弯的又扎过来,他一卷七韵,正准备还击。

    却听到一男一女两声惊呼。

    片刻后,沙雾消失,一个身穿黑色风衣,双脚踏着匕首腾空而起的胖子迎面而来,还没到跟前就大喊道:“老云,真的是你吗?”

    云崖暖使劲揉了揉眼睛,仔细一看,大喊道:“老曹,你怎么在这里?怎么不在R国混了?”

    俩人很基情的在空中拥抱了一下,老曹才说道:

    “可别提了,本来小日子过得好好地,特么一个晚上天翻地覆,本来准备做国王,顷刻间只能做岛主,总不能守着破火山过日子,我们就出海,准备寻觅个暖喝点的地方建立新的基地!”

    云崖暖想起那天晚上的大地震,以及后来气候的不正常,缓缓点了点头,知道这货看似说的轻松,其实这一路在海上,肯定没少吃苦头。

    “熊胖子呢?”

    “在下面呢,最炫的那一个!”

    云崖暖眼睛一扫而过,立马看到一边远处唱着最炫民族风,一边很炫的挥动着熊王神硕,射出一簇簇的电光,打在那些巨型昆虫上,立刻产生麻痹的效果,旁边的人就会瞄准了开枪补刀。

    “大叔!你给我滚下来,和死老曹抱什么劲,快来抱抱我!”

    真理子冲到船头,对着空中的云崖暖大喊道。

    她这一喊,把另外一侧的熊胖子也惊动了,这货打眼一看,把墨镜摘下去,仔细一瞅,迈开大步一边跑一般撇开公鸭嗓子,对着云崖暖喊道:“老云,你在那嘎达冒出来的?可特么想死我了!”

    真理子一看熊胖子也过来了,指着云崖暖又喊道:“你要是先抱他后抱我,我……我就和他们俩拼了!”

    云崖暖哈哈一笑,震动梧桐凤翼,一下来到真理子的对面,看着那张依旧稚嫩的脸,笑着但是眼中全是雾气。

    展开双臂,把那较小的身躯抱进怀里,真理子只知道“大叔,大叔”的呢喃,似乎其他的话都不会说了。

    她感觉自己有一肚子的话要说,可是此时此刻,却只想喊她专用的称呼,只有这样,才能让她不会被这种喜悦撑爆掉心脏。

    熊胖子飞奔过来,他倒是敞亮,直接把俩人都抱进大胳膊里,张开大嘴就是笑。

    真理子翻了一个白眼,好好的相遇小缠绵,就被这货一胳膊搂没了。

    云崖暖可知道这小妮子心中所想,用手一指对岸说道:“开船去那侧的岸边,有很多幸存者被困在罗山基城,咱们顺道救援,你们也增加一下人口,我呢,也去增加一下人口!”

    说着,横抱起真理子,在小丫头的惊呼声中,钻进了船舱,进了客房,关上门,俩人也不说话,就把自己使劲的想要揉进对方的身体里,无尽缠绵……

    熊胖子他们本是接近新生陆地的岸边,但是云崖暖既然说那面有幸存者,自己无论如何要过去看看,于是鹰熊方舟改变航线,缓缓驶来。

    为了避免出现不必要的误会,老曹脚踏飞剑,先一步来到岸上,不用仔细分析,一眼就看出那火红头发的女子是这里的头。

    心里好一个赞叹:“这妞,睡一晚少活十年都干,十一年也可以考虑!”

    也没有收起脚下的双匕首,就这么悬浮在半空,高声道:“海面上的船只连营,是我们的鹰熊号方舟,听闻这里被围困,前来救援!”

    听到这话,红发女子没来由的心里一松,这么多的船只,自己这面的幸存者有救了!

    老曹说完话,赶忙把墨镜带上,这倒不是他装酷耍帅,而是他不得不这样做,因为这里的丫头怎么都这么好看,自己这小眼珠一个劲的来回转悠,早晚被定位色狼,赶紧带上防护罩,这样看起来才放心大胆。

    “哟,双胞胎!哇,这个睡一晚,可以少活五年,八年也可以的啦!哇,那个小家碧玉,好清纯哦,睡一晚少活九年十年的没问题,哇,那个简直就是活板春丽,哇哇哇!”

    老曹心里想着,突然数学家附体,仔细这么一算计,把刚才的话全部否定,因为,这特么要是老天当真了,自己一个十年八年再来几个十年八年,一辈子就没个鸟蛋了。

    鹰熊方舟靠岸,熊胖子特意穿上大风衣,头戴老板帽,手里拿着烟斗,晃悠悠来到岸上,后面跟着一码色西装笔挺的小弟。

    这叫气势!

    但是这货一到岸边,看到红发女子,又看到了她身边的另外两名美女,烟斗吧嗒一下掉地上了,紧接着把墨镜一摘,张开大嘴嚎道:“苍天啊,大地啊,今天啥日子啊?你们都在呢?”

    再看那红发女子,以及身边的两个妹妹,也都睁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熊胖子,嘴唇有些颤抖,她们难以相信,竟然还有重逢的机会。

    “熊胖子!”三个女子一起喊道。

    “哎!”熊胖子一溜小跑,浑身肥肉乱颤,来到三女旁边。

    红发女子向着熊胖子身后张望了一番,使劲的深呼吸几次,才小心翼翼的问道:“他呢?”

    她很害怕,怕到手脚都有些冰凉,就怕熊胖子说出一句“不知道”亦或是他并不在这里的消息。

    熊胖子咧嘴一笑,说道:“你这话问的有毛病,他是谁啊?”

    那一身素白的女子一皱鼻子,哼了一声,说道:“死胖子,快点说,不许逗我们!”

    “你们两个,真是重色轻友啊,见面了还没问我好,就找起男人来了!不知羞!”

    一身素白的女子看了一眼红发的大小姐,突然脸红低头,声音也不咄咄逼人了,蔫声细语道:“谁重色轻友了,他也是我好友,找男人的是她!”

    说着,一指大小姐。

    “得嘞!谁找都一样!他现在不再船上,有事去办了,不过估计一会就追上来了,你们也别急,先回去收拾东西,来我这船上,咱们随时准备出发!”

    “不!我在这等他!”

    两个女声异口同声说道。

    然后彼此相视片刻,一个原来如此的笑容,一个娇羞但是倔强。

    倒是那凸凹夸张的女子往前一步,看着熊胖子也不出声,甚至都不看熊胖子一眼,熊胖子看她走出来,忍不住擦了擦额头冒出来的白毛汗,眼珠子转了十八圈。

    这才往前一小步,在那女子耳边轻声道:“我给你找了好多女仆,都是为你找的!”

    “滚!”

    熊胖子浑身一哆嗦,等的就是这个字,急忙一转身,一个滚翻连着一个滚翻,在自己那帮小弟目瞪口呆下,很流畅圆润的回到了甲板上。

    十八个小弟,九个下巴脱钩了。

    熊胖子小眼睛贼溜溜往岸上看了一眼,心底暗笑:“哼哼,老云啊,你就感激哥们脸都不要的来通风报信吧!”

    想着,猫着腰一下钻进船舱,还没等往里面走,就听到外面传来老曹的声音,然后一个踉跄趴地上了。

    原来老曹一看熊胖子钻进了那个船舱,急忙在岸边大喊道:“熊哥,别进去,老云和他小媳妇在里面办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