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色即是空

    船营行至九金山不远处时,海沟到了尽头,岸边已经有数百幸存者等待在哪里。

    云崖暖路过九金山的时候,特意找到便宜徒弟强壮的蚂蚁共生体亚当,性感火辣的汉娜,还有嘴碎的汤姆等人,集中了九金山市的大部分幸存者,等待在这里。

    熊胖子一看这么大一群人,立马警惕起来,但是随着性感的汉娜一摆手,这些人打开了条幅,上面有H字写着:“欢迎熊将军,曹将军大驾光临!”

    老曹和熊胖子立马身上都酥了,忒有领导视察的赶脚。

    只可惜,这俩货的兵跑的差不多一干二净,一想到这茬,真是万分尴尬。

    九金山市,有着几个人类势力,蜷缩在城市的角落里勉强生存,亚当只带来了自己的队伍,差不多有七百多人,另外还有两股势力,云崖暖让熊胖子去招降。

    亚当详细说了这里的情况,巨型昆虫大量聚集在城区内,人类的生存范围越来越小,另外两股势力早就想三队合一,奈何冲不破巨型昆虫的围困。

    云崖暖有急事,只带了亚当他们冲出来,另外两股势力,自然就是让熊胖子去买人情。

    熊胖子一听有仗打,有人赚,立马来了精神,让向海鬼漓看家,毕竟还有百来R国美女在船上,偏巧向海鬼漓这俩货懒得和泥一样,能不动弹就绝不动弹,很欣然地接受了这个任务。

    这里经常有巨型昆虫路过,但是适量并不多,按亚当的话来说,那些昆虫就在天地变化那一夜来到这片土地之后,就没有再增兵的情况,应该都隐藏在新的大地上。

    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些看到的巨型昆虫,不过是前哨兵,只是查看消息的斥候,巨型昆虫最可怕的优势,便在于数量,它们在研究这个数万年未见的世界。

    “战士们,你们会开坦克吗?”熊胖子战前总动员。

    “不会!”集体回答。

    “你们开过重机枪吗?”

    “没有!”

    “哈哈!那最好了,因为你们马上就会了!”熊胖子一点也不气馁,高声呼喊着。

    “上车,拿枪,准备战斗!”

    一行几百人冲进九金山市,有着坦克装甲的保护,这些普通的巨型昆虫倒是伤不到他们,熊胖子和老曹简直就是杀虫推土机。

    熊胖子被玛雅改造戊土之体,恢复力极强,力大无穷,又进化了神魂乾金闪电之力,与老曹配合起来,真是天衣无缝。

    当那些被围困的人类看到如此凶猛的队伍,都禁不住欢呼。

    熊胖子站在装甲车顶,老曹悬浮在半空,全身围绕着十数把匕首。

    “大家好,我是熊晓晓,今天我不是来救人,而是来寻找我的战士,要想加入我的队伍,就要明白一点,你们是军人,军令如山倒的战士。

    我会珍惜你们每个人的生命,保护你们的家人,论功行赏,只要肯努力,你们都有成为首领的可能,有着太多的幸存者等着我们去拯救,愿意跟随我的,去找曹将军报名,不愿意与我共同战斗的,请自离去,绝不挽留!”

    刚刚死里逃生,担惊受怕这么长时间,那曾有一天不是在战斗,那曾有一天没见过生死?他们很清楚,加入一个强大势力的好处,那就是能吃饱,能穿暖,能睡安稳觉,至于战斗,已经无处不在!

    没有漏网之鱼,全都很高兴的加入了熊胖子的队伍,这货才眉开眼笑,总算不是光杆司令了。

    如此又救下了另一伙幸存者,熊胖子队伍的人数增加到了将近三千人,船上已经住不下,只好在海岸线临时搭建帐篷。

    却说云崖暖在西亚途找到了齐寒与9527,因为他们的子金城也需要人打理,所以齐寒只好留在城中坐镇,而由9527跟随云崖暖上路,来帮助云崖暖打造一个钢铁军团。

    三人见面时间不长,但是齐寒和9527表示不会同云崖暖往神州方向前进,并且奉劝云崖暖放弃这个计划,原因很简单,未知的总是最危险的。

    他们所在的位置,虽然天气略微寒冷,但是还有春夏秋冬存在,就好似从前的温带和亚寒带混合的气候,配合着水产,还是能够好好的生存下去。

    然后在这样的基础下,慢慢的向着新大陆扩张蔓延,这才是最安全的方式,没有根据地,那就是浮萍,很容易人心离散。

    并且,落地生根这样的形式,才能够更好的收容逃难的幸存者,与其自己去寻找幸存者拯救,不如把自己作为漩涡的中心,吸引他们的到来。

    云崖暖来的时候,知道海沟到九金山附近的时候,就到了尽头,若是以九金山为中心,向着四周扩张,旁边有齐寒和9527的子金城相互辉映,必定安全牢靠,不由得心动。

    齐寒和9527这俩家伙更是不满足于城主的称呼,已经宣布建国,国名三身,立意齐寒,9527和獒皇对这里的统治。

    云崖暖对这三个人莫名与山海经之中的小国名称撞车表示很遗憾,但是并没有说出来,否则会被暴打。

    看到云崖暖展开梧桐凤翼,9527也很显摆的张开一对金属薄翼,金灿灿的土豪金颜色,简直晃瞎人的眼。

    他到处寻找陨石坑,更是重金收购,鼓励幸存者去寻找,所以积攒了很多的陨石,把自己的武器精心打造,渐趋完美。

    俩人飞在半空,速度极快的向着九金山方向而去,行到半路,俩人突然眉头同时一皱,顿住身形,注视着前方夜幕之中,露出谨慎之色。

    “黑与白,那个颜色才是最纯洁的?”

    清朗的声音传来,似乎很随意平淡的一句问话,又像是自言自语,只是,杀气却在迅速弥漫开来,如同有形有质,寒入骨髓。

    云崖暖望着眼前一身玄黑的男子,竟然有无法判断其年纪的感觉,这不是简单的几岁的误差,而是,他看不出来这应该是个少年还是个老人。

    “黑与白都不纯洁!”云崖暖淡淡的回答道,手中已经握住了七韵宝刃,眼前这个人给他的感觉太过危险。

    “哦?为什么?玄黑万色不能染,难道还不纯洁?白色净节无垢,难道还不是纯净?”黑衣男子似乎对云崖暖的回答很不满意。

    “哼!”

    云崖暖冷笑一声,说道:“玄黑之所以能成为万色不染,是因为它已经吞噬掠夺了万色,如此贪婪,怎么会纯净?白色略染红陈,便成乱画,如此不能守心,又如何能做到以后的纯净?”

    “那这时间难道便无真的纯净?”黑衣男子陷入了沉思。

    “当然有!”云崖暖慢慢说道。

    “是什么?”黑衣人忙问道。

    “无色!空空如也!那才是真正的唯一的纯净,这从来不是选择题!”云崖暖和9527慢慢远离对方,呈犄角式,因为他们感受到那股杀气越来越浓。

    “空?无?胡扯,空了无了,又哪里有我?没了我,那我还寻它做什么?”黑衣男子似乎很生气,因为他发现云崖暖说的似乎有道理,但是,这结果却是根本不可能存在的。

    “可以存在,你只需要做到色即是空便好!”云崖暖全神贯注,9527身上的盔甲也闪闪发光。

    黑衣男子眼睛如同迷雾,身上的玄色长衫无风咧咧,猛地盯住云崖暖,一字一顿道:“你!耍!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