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不禁不坏

    这消息随着时间的推移,不但没有淡化,而且愈演愈烈,几乎所有人类都相信,这场人类浩劫,就是源于巫族阴皇,那排在天下榜第四位的绝顶强者。

    “七月七日五星连,甲子年月甲子间。太乙神术不成术,英雄共往屠阴山。”

    这是今年所谓中秋时节,开始广传的民谣,便是那些市井小童,没事的时候也都唱和几遍,这所谓的七月七,怕就是过了年的七月七。

    至于这甲子年月甲子间,在中心国走出来的老百姓大多还是明白其中奥义的,相传上古年间,有一天五星连珠,日月地一线,于是便从那一天起为时间端始,称为甲子年,甲子月,甲子日,甲子时。

    甲子过后到如今的年月,便都在太乙之列。

    三大神术,奇门遁甲,大六壬,太乙神术。

    其中只有这太乙神术,冯到这真甲子年月时,才会术不成术。

    这似乎也向人们暗示,这阴皇玛雅所修,应当就是这太乙之力。

    若是来年七月七日,真的是五星连珠,日月地一线,真甲子到来,那么太乙力空,还真是杀阴皇的最好时机,反正云崖暖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很确定,这绝是空穴来风,是故意为之的引导,肯定有人要有所动作。

    只可惜,这些大事,他都没机会参与其中,因为他现在要做的,是怎么好好的活下去。

    “又是一夜没睡?”濑亚美慢悠悠的走进花园,手里拿着昨夜便开始小火慢炖的补汤,其内皆是起兴燥热之物。

    三鞭不可少,欢喜如丸滚动,鹿尾狗肾,再加上淫羊藿等热烈之物,熬这一大碗汤,一般人喝下去,估计要双鼻孔喷血,但是云崖暖喝下去,也就感受些暖意。

    “看你小嘴撅的,都能挂酱油瓶咯,我又不怕熬夜的,这脑子都被寒气熏出特异功能了,和海豚是的,一半睡觉一半干活,我就是一直不睡也没事,别生气了哈!”

    云崖暖陪着笑脸说道。

    濑亚美温柔的喂着云崖暖喝汤,一边轻声道:“你那寒气来自神府,多休息,总是养神,以后不许这么熬夜,否则……”

    “否则怎样?”云崖暖怪笑着,这手便开始不老实起来。

    濑亚美对着云崖暖皱了皱鼻子,哼哼道:“再这样不听话,以后我就装咸鱼!”

    “额!”

    云崖暖崩溃道:“要不要这么狠,那还有什么乐趣!”

    濑亚美一瞪眼,平添了几分娇憨,十年岁月,没有在她脸上留下任何痕迹,甚至更加美艳动人,身材愈发诱惑人魂。

    “哼,你是说,我要是不动,不和你……你就对我没兴趣咯?是不是!”

    嘴上说的那是带着气一般,但是那温柔的小手,可没忘了喂云崖暖喝汤。

    云崖暖深知,这种打情骂俏,最终必须以手动解决,于是开始咸猪手作怪,果然濑亚美求饶,俩人吃了早餐,吩咐两个小二看着店铺,俩人一起出门,沿着紧窄的街道,向着城东而去。

    城东皆是达官贵人,地界宽敞清净,蓝目城没有寺庙,这群和尚此次路过,便是准备化缘,争取让这些富人出资,在此建立庙宇,广布善缘。

    虽然是清晨尚早,但是这间供众僧休息的院落已经门庭若市,云崖暖和濑亚美随着众人走入院中,见一白眉老僧盘坐与花园凉亭之内,正用纸笔书写药方,给前面的粗衣男子。

    那些穿着绫罗绸缎的富人,也都乖乖的等在后面,不敢争先插队。

    不一会,轮到一个身穿宝蓝色绸缎长袍的年轻男子,他来到老和尚身前,双手合十,行了一礼,老僧还礼。

    “老禅师,我这段时间御女过多,那话似乎不太受用,不知可有良法?”

    这货说的一本正经,一点也没有打趣开玩笑的意思。

    也就是这老禅师,碰到这问题,就胡子颤了颤,面目依旧从容,沉声道:“施主只需戒。欲,自然不药而愈。”

    “瞧您说的,我要是戒得了,我还来找您干嘛啊?我听我的管家说,你们禅门有欢喜之功法,不知可否传授一二?到时,那寺庙之事,我一家全包了便是。”

    蓝衣少年财大气粗的说道。

    “阿弥陀佛,三千大道,却有欢喜一路,可是那道法是无欲而行,方为修持,施主欲贯大轮,以欲修欲,那不是背道而驰,加速……亏空吗!”

    老和尚想了想,到底没说出“萎”字来。

    “废话少说,你就说有没有办法,不禁也无害之法!”蓝衣少年脾气很不好,此刻已经没了耐心。

    “还望赎罪,此事老僧无能为力!”

    “得!那你们这寺庙也就莫在蓝目城建造,这院子你们也免住,赶紧收拾东西走人吧!”蓝衣少年一甩袖子,好像赶苍蝇一般。

    一听这话,老僧就知道,这少年的地位或许不低,于是忙施礼道;“这位公子,非是老僧不教,而是教也无用!”

    蓝衣少年耸了耸肩,说道:“我知道啊,我知道你说的是实话,但是既然无用,我还留你们做什么?赶紧走了吧,这蓝目城是我爹的,也就是我的,我说你们盖不了寺庙,谁说也都不成了,走吧!”

    说完,也不管老僧告求,转身领着一队卫兵朝着门外走去。

    这家伙走路鼻孔朝天,大步带风,经过云崖暖身旁,兀自生气直哼哼。

    云崖暖对这家伙的行为哭笑不得,很显然,这少年不懂禅,否则也不会白跑这一趟。

    蓝衣少年仰着脸,但是余光还是能扫到周围的大概,这一走一过,猛然间似乎眼睛被闪了一下,紧接着竟然有了反应。

    这家伙急忙后退几步,来到云崖暖身边,眼睛盯盯看着濑亚美,舔了舔嘴唇,慢悠悠以只有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原来不是本侯爷的不好用了,是那帮胭脂俗粉不好看!这就是不禁不坏的良药啊!”

    蓝衣少年眼睛都不眨一下,混没觉得自己此时此刻的失态。

    周围的人,大多都认识这蓝衣少年,其家族本不是华夏族人,但是此间世界上,十成里有七成都是华夏族人,所以不但华夏语成为主流语言,就连起名字也成了世界的潮流。

    此地为蓝目城,这城主效仿上古,以地名为姓氏,以己父为始重立家谱,改姓为蓝,所以少年经过时,那些再此等待拜见老法师的市民,皆点头哈腰,向着蓝少爷问好。

    濑亚美自是瞧见这年轻人的目光直往自己身体里钻,心下有些怒意,她本是心狠手辣之人,但是自从和云崖暖归隐之后,便收起了丛云剑,一心相夫,眼里心里再无它物。

    所以,即便心思不善,却没说话,只是一伸手,把云崖暖的胳膊搂在怀里,无声告知那年轻人,自己名花有主。

    蓝衣少年眼皮一跳,看着眼前这个大夏天穿棉袄的货,没来由的想要打人。

    云崖暖自从受了烛九阴之眼的寒毒,为了控制寒毒发作,他参睡梦罗汉禅,练就了海豚也是的本事,那就是可以保持一半脑子睡觉养神,一半脑子清醒。

    所以,整个人看起来懒洋洋的,总像是没睡醒的样子,但是其敏识一如从前,虽然一眼不曾看向那年轻人,但是这年轻人看待自己的不善,早被他觉察。

    蓝少爷沉默片刻,转身走出院门,对着身后的卫兵队长说道:“在此间等候,看那女子住在何处,然后回来告知与我!”

    “少爷,这无需跟踪,小的知道这女人是谁,乃是那城北悦来客栈的老板娘,咱们蓝目城有名的大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