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天地神算

    零点一五个时辰以后,云崖暖一边系着纽扣,一边哼着小曲走到楼下。

    手还不时的捂着腰,腿还有点瘸。

    那形象,别提了。

    楼下此起彼伏的叹息声。

    云崖暖浑然不觉,笑嘻嘻的说道:“各位,明个我和小晴举行婚礼,各位可都要参加啊,哈哈!好酒好肉不会少,咱请好厨子,开大宴!哈哈!”

    这货还真忙活开了,就在楼下大厅,开始写请帖。

    众英雄更是看到了这云掌柜的无耻。

    那请帖写的,几乎和他见过面的,他连名字都叫不出,也写,就写个黄某某,李某某,甚至于城北的乞丐,他都没放过。

    这还不是他们最佩服的,当他们看到请帖上出现登云和蓝城主名字的时候,一个个已经佩服道五体投地。

    这是什么精神?这是精神病啊!

    他们这面惊讶,城主府蓝城主看到内史送来的请帖愣神了好半天,这才想起来遭了惨案的悦来客栈掌柜。

    看着请帖,蓝城主沉默半晌,去,自己肯定不能去,但是,“惨案”那事和自己儿子多少有点关系,好半晌叹了口气说道:“这是明着讹我,叫人明个送去礼品,别轻了……”

    “遵命!”

    城西,将建成的飞檐建筑下,登云看着请帖,脸上一会红一会白,心里默念金刚经,这才忍住骂人。

    “贵派大师夺我娇妻,吾心有恨,但不恨贵派,毕竟是个人行为,与你等无关,今我将迎娶新娘,原不想邀请大师,但是又怕大师误会吾与你等心有怨念。思来想去,还是一笑泯之,请帖奉上,以表我向善心怀,还望大师光临寒舍!”

    登云叹了一口气,说道:“帮我备些礼品,明个去参加婚宴。”

    “是!师傅!”

    忙活完了,云崖暖优哉游哉的跑回顶楼,贴着墙边,绕着阴皇往床边走。

    他觉得自己很冤枉,刚才动手,根本就是为了阴皇的表现能够更自然一些,绝没有别的心思,虽然后来因为手感问题,舍不得拿下来,但是其根本思想和宗旨绝对是健康而纯洁的。

    但是,就是这么无私的行为,竟然遭到了阴皇的大擒拿报复,腰差点被扭断,大腿差点掰折,阴皇打完了之后,很严肃的声称,这也是为了表演真实,于是就有了云崖暖捂着腰下楼的精彩表演。

    看到云崖暖溜到床上,阴皇一挑眉毛,说道:“床是我的!”

    云崖暖衣服也不脱,直接钻被窝里,然后嚣张的喊道:“床是我的!”

    阴皇眼睛一眯,站起身来,慢慢走过去,嘴里说道:“你确定?”

    云崖暖有点怂,自己还真打不过这娘们,也不知道那纤细如柳的身体,怎么那么大的劲。

    见阴皇咄咄逼人的走过来,云崖暖不由自主的把身体团成一个团,颤着声道:“你要干什么?我可跟你说,男女授受不亲,你别过来哈!”

    他不说这话还好,一提这茬,阴皇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这男人上楼那么会功夫,手就没老实过,轻一下重一下的,让人好不难受。

    偏偏这阴皇心里有两种感触,一个是属于玛雅的,自然是千愿意万愿意,毕竟这小妮子一直把自己当成云崖暖大妻处理来着。

    但是,还有一个阴皇的思维在其中,她是极为排斥这种行为的,玛雅是爱云崖暖,要和他在一起,阴皇是需要云崖暖爱上自己,然后突破情关,俩人目的决然不同。

    然而,两种思绪是搅浑在一起的,这就产生了一种化学反应,叫做欲拒还迎。

    一个思绪想要打得云崖暖生活不能自理,一个根本舍不得动一根手指头,于是,这种所谓的殴打,不如说是泰式按摩。

    俩人在床上,你一招我一式,对打了几招之后,由于地方太小,就变成了地面柔术,你抱着我大腿,我拽着你胳膊,弄得床铺咚咚直响。

    楼下一帮人听着楼顶的动静,有的想入非非,有的唉声叹气,有的春心萌动。

    俩人纠缠了一会,云崖暖突然想到了什么,冷不丁的问道:“你会叫吗?”

    阴皇看他那么郑重其事,知道他不是开玩笑,急忙问道:“叫什么?”

    “嗯嗯啊啊吚吚呜呜!”

    阴皇脸腾的又红了,手上加了一把劲,把云崖暖疼的嗷唠一个海豚音,楼下听墙角的,一下子发根直立,悄声道:“这家伙,哪里是鼓掌,这分明是在玩命啊!”

    云崖暖有此一问,其实是有原因的,他之前寒毒在身,靠性火抵抗寒气,每天不到子时后不收兵,而濑亚美声音穿透力又强,这悦来客栈周围,只要有心,都能听见。、

    自己这铺一回来,又有了美娇娘,晚上没动静,那实在是说不过去,于是才问了这么一嘴。

    当然,阴皇是打死也不可能就范,去做这种口技表演,无奈何,云崖暖只好捏着嗓葫芦,自编自演,声音凄凄惨惨戚戚,传遍悦来客栈周边,子时方休,还别说,声音不错。

    次日清晨,云崖暖和阴皇都换上了新衣,姹紫嫣红,喜气洋洋。

    都说人靠衣装,这云崖暖打扮一番,和阴皇站在一起,还真有那么点郎才女貌的感觉。

    宴席云崖暖没晃点众人,确实规格不低,舍得花钱,左邻右舍还有住在这里的房客,把个三层客栈都挤满了,一家送礼全家吃。

    登云拿着不少礼品前来,还送了一串百年老菩提的手串,可谓贵重,但是这货也是一狠心,带了二十几个胖徒弟前来,就想着把云崖暖吃红了眼。

    但是,登云没吃饭就走了。

    一边走,心里这个恨啊:“你特么叫老衲来参加婚宴,结果一道素菜没有……”

    其实这不怪云崖暖,人家现在不差吃那点钱,他压根就没想到素菜这回事,点的全是山珍海味,吊着奇的吃。

    云崖暖拉着阴皇挨桌敬酒,喝的红光满面,这家伙为了暖身子,喝了十年高度酒,那酒量早就千杯不醉,喝个畅快之后,行中心国礼,俩人在大厅上拜天拜地夫妻对拜,然后进了洞房。

    下面有新招来的伙计伺候着,直喝到午夜才自散去。

    “好啦,这下暂时没什么事了,你就正大光明的在外面晃荡,也没人能想到你就是阴皇!”

    云崖暖打着酒隔,懒洋洋的说道。

    阴皇以小阵法隔绝两人的声音,倒不怕隔墙有耳。

    “暂时应该没有问题,但是这些围杀之人久久没有散去,想来是有天算高人在此,能够掐算到我没有逃离此处范围,就怕他们请来精通天星地脉的高人,那时候怕不是能把我的位置,精确到这蓝目城内。”

    阴皇沉声说道。

    “切,天下间这样的高人能有几个?若是有,怕不是早就来了!”

    云崖暖现在是得意的紧,自己以明目张胆行藏隐之事,看似胆大,其实却是直指人心。他觉得,只要阴皇穿着迦叶蝉衣,隐藏了阴皇独有的气息,那么谁也很难想到,天天在人眼前晃荡的小晴就是阴皇。

    阴皇摇了摇头,说道:“据我所知,最少有两人,他们的天地神算,最起码可以把我的位置精确到城北范围。”

    云崖暖一听这话,感觉后脊背有点发凉,忙问道:“是谁?”

    阴皇檀口微动,说道:“月古国明月城古皇,八方城城主,这俩人的神算之能,都可以办得到,他们应该还没有来,但一定会来,除了我的巫族,没有任何一方势力,希望我能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