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六章 神秘的可怕啊!

    没人知道这一夜窑洞的密谈,究竟谈了什么内容。也没人知道,赵铁虎这次离开延安之后,便再也没有回到这块红色圣地,也再也没提及赵铁虎这个名字。

    在延安方面,取代赵铁虎的名字,便是出身美籍华人的‘陈永华’。南洋华人武装首领,一个在南洋华人中,拥有极大威望的南洋华侨领袖。

    甚至令很多人有些意外的是,只在延安待了一晚的赵铁虎,第二天便匆匆离开了延安。对于赵铁虎的离开,委员并未前去送行,只让周主任做了代表。

    其中的原因,多少显得有些耐人寻味。但具体的原因,或许只有赵铁虎跟委员两人知道。离开延安的时候,很多战狼的特战队员,又一次看到赵铁虎的军礼。

    而这个军礼代表什么意义,或许只有赵铁虎自己清楚。转身离开之后,赵铁虎便直奔重庆而去。沿途也没惊扰任何人,不时换装通过两党抗战部队控制的防区。

    对于赵铁虎而言,只要他不想曝露行踪,无论是八路军还是仲殃军,甚至于日军方面,想搜索到他的行踪,无疑也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等赵铁虎一行来去匆匆后,山西日军组织的轰炸机群,也终于出现在延安上空。而这个时候,临时修建的延安机场,已然摆满了经过伪装的木头飞机。

    为了进一步增加可信度,周主任在飞行队长的建议下,很往一些木头飞机的机舱内,放置了一些可供大火燃烧引爆的炸弹。这样看上去,似乎更像飞机被引爆的样子。

    除了整个临时机场,被日军轰炸机群夷为平地外,日军的轰炸机群还对延安城区进行了轰炸。好在从日军战机起飞,八路军便提前做了紧急疏散。

    因此,整体而言损失并不大。待日军轰炸机群返回之后,延安方面也迅速进行战后重建跟恢复。虽然受了不小损失,但人员伤亡并不大。

    那时已经进入河南境内的赵铁虎,收到电报之后也长松了一口气。发了一封慰问的电报之后,赵铁虎也建议八路军飞行大队,近期还是少露面一些比较好。

    就算飞行队要进行训练跟作战,也要等八路军修建出新的机场再说。没有一个安全的地下机场,一旦日军意识到前次没炸干净,或许又会组织第二次大规模轰炸。

    对于这样的建议,八路军方面还是充分听取了赵铁虎的意见。趁着这个机会,八路军内部在延安,也组建了第一支航空院校,选拔了一批年青又有文化政治可信的预备飞行员。

    除了组建属于八路军的航校外,八路军内部也进行了一批精锐士兵的选拔。同样受训回归的特战中队,也备受八路军高层的重视,希望训练出更多的特种部队来。

    至于这个到南洋受训的特战中队,在奉命进行实兵演习过程中,突袭了120师的一个独立团。直到抵达独立团团部时,这支特战中队才被潜伏哨发现。

    而这是演习,如果是实战的话,只怕这个团部指挥机构已经被催毁。这样的演习,令朱老总等人也大为震惊。为此,很快表示筹措资金,也要再训练出一批这样的战士来。

    毕竟,他们听完受训队长的话,知道想训练出这样一支部队,除了需要最先进的武器装备外,还需要优中选优,经过多轮筛选淘汰,才能选出最终入选的特战队员。

    但对很多八路军的指挥员而言,那怕送进集训队,最后有可能被淘汰的官兵。从受训队学到的先进陆战理念跟技能,也足以让他们摔打出更优秀的精锐步兵来。

    总之,对于此次赵铁虎匆匆到访延安,知道内幕的人并不多。但对八路军内部而言,这个影响还是极具深远的。很多人都感受到,高层方面有很多新举措。

    只不过,这些事情对赵铁虎而言,他已经无暇顾及太多。进入重庆境内之后,赵铁虎一行便化整为零,通过狼鼻情报站的帮忙,一行人很快进入重庆城区。

    做为抗战时期的陪都所在地,此刻的重庆无疑非常繁华,大量外来人口的涌入,令这座山城也显得极为繁荣。可对日军而言,想攻进这座山城几乎已经不可能。

    抵达重庆之后的赵铁虎,并未急于跟一直想见面的戴笠联系。相反,在狼鼻的掩护下,没有惊动任何人,便出现在从香港迁回重庆的杜公馆。

    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家的赵铁虎,刚刚从外面回来的杜月笙,同样满脸震憾的道:“永华老弟,怎么是你天了!你怎么跑重庆来了!”

    “许久没跟老哥喝酒,想向老哥讨杯酒喝,不知老哥可有好酒啊!”

    “有!好酒当然有!早前我还想不明白,前番八路军竟然在山西抢了小鬼子上百架飞行,引的小鬼子疯狂轰炸延安。现在看来,这事跟老弟有关系吧”

    “老哥厉害啊!不出门,便知天下事啊!去了延安一趟,总要带点礼物过去,那样也比较好说话嘛!冒昧打扰,还请老哥见谅才是啊!”

    尽管不明白赵铁虎为何突然出现在重庆,但杜月笙对赵铁虎这种神出鬼没的本事,多少还是显得吓一跳。在他看来,如果对方想杀他,只怕他还真的躲不过。

    好在现如今,两人的关系非常好。凭借跟赵铁虎的关系,那怕杜月笙身在重庆,可其麾下的心腹在南洋各地,都混的相当不错。顺带着,杜月笙在国民政府中威望也水涨船高。

    很多人都知道,杜月笙跟南洋兴华军的首领关系亲密,两人有过相当多的合作关系。借助这层关系,杜月笙如今在青帮的威望,自然也是无人能及啊!

    喝酒闲叙之时,赵铁虎也适时道:“老哥,这次能不能拜托你一件事,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我想跟戴老板私下见一面。有点事情,想当面跟他谈一下!”

    “这事简单!托老弟的福,我现如今在国民政府中,地位比以前还高了不少。虽说没担任什么要职,可国民政府的军政要员,都要给我几份薄面。

    说起来,老弟突然回国,南洋那边的事情怎么办据我所知,南洋那边的小鬼子,近来动作频频。你回国,兴华军那一摊子事,别人管的过来”

    “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兴华军虽然归我管,但我还是有不少值得信任的心腹部下。有他们在,我很多时候只要动动嘴就行,真要上阵他们也不让啊!

    至于目前南洋的形势,相信老哥已经知道,棉兰老岛已经全部被我们收复跟掌控。甚至小弟不才,逼的小鬼子主动撤出棉兰老岛。这段时间,小鬼子也不敢轻易找我的麻烦。

    如今他们最大的麻烦,是如何应付美军越来越大的反击攻势。在没解决美军这个心腹大敌前,除非他们想看到一个彻底混乱的南洋,否则他们不敢轻易招惹我的!”

    听着赵铁虎这番话,杜月笙也很佩服的道:“是啊!老弟现如今在南洋华人中,可谓万家生佛啊!若是没你组建的兴华军,很多人都很难活下来啊!”

    这倒不是杜月笙有意吹捧,事实上也确实如此。那怕早前对兴华军不抱任何交际的华人,在日军入侵南洋欺凌压迫他们之时,他们才意识到兴华军的存在是何其重要。

    看了看时间,杜月笙最近道:“戴老板最近刚好在城里,我现在给他打个电话,请他过来喝酒,我相信他不会有什么怀疑的。我这里,暂时还是安全的。”

    “那就麻烦老哥代为安排了!”

    接到杜月笙打来的电话,正在自家准备休息的戴笠,虽然不太明白杜月笙为何请自己过去喝酒。但他还是没多想,很快便驱车来到了杜公馆。

    说起来,早前横行上海滩的青帮三巨头,如今只剩下杜月笙跟黄金荣。前者一直不肯跟日军合作,又傍上南洋兴华军这样的靠山,其威望在国内跟国外都极具影响力。

    至于后者黄金荣,在日军正式同英美宣战之后,原本属于英美管辖的租界,也被日军给抢占。生活在租界的黄金荣,此刻的日子也不好过,整天装病待在家中呢!

    只不过,那怕日军占领整个上海全境。可上海的治安状况,并未因此好转,相反变得越来越乱。混迹在上海滩的战狼雇佣兵,也不时展开对上海日伪军的暗杀。

    可以说,这种暗杀令很多人,宁愿装病也不愿投靠小鬼子。甚至远在南京的伪政府,一些高官也变得非常小心,生怕成为军统下一个暗杀目标。

    狼军这个组织,在伪高官跟伪政府,都是不想提及的对象。一旦被狼军的人盯上,也意识着被死神给盯上。这种情况下,每个伪政府官员生活的都小心翼翼啊!

    等到戴笠进入杜公馆,来到杜月笙的书房,看着坐在书房翘着二郎腿的赵铁虎。这位军统的大统领,很快感觉到赵铁虎的与众不同。

    待赵铁虎笑着说出一句话,戴笠同样显得有些傻眼,满脑子就一个念头‘这人怎么跑重庆来了’!可通过这件事,戴笠更加清楚,战狼这帮人从上到下,还真是神秘的可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