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7章 终须一战!

    八思巴出身西域佛宫,从小就在西域高原那片佛门之地出生,随后被发现定位为活佛,如果早出身百年,那就是藏地的精神领袖以及掌权者,毕竟那时候这片区域还是****的苦寒之地。

    从小,八思巴就接触佛门,心中对佛门的信仰自然是无比坚定的!

    他能跟随王程一路从中华大地杀到佛门发源地的天竺,为的是西域佛宫的发展,根本目的是为了自己的佛门发展,而不是为了帮助道门打压佛门。而且,西域佛宫发源于尼泊尔和印度,所以佛宫和印度佛宗才是真正的同根同源!

    所以,他现在看到这位他从小就听闻诸多事迹的佛门高僧弥休,此刻竟然向道门王程臣服,一生甘愿接受王程的驱使,以此让佛门度过这次的劫难。

    可见现在天竺佛门对王程惧怕到了何种程度!

    那之前为何一次又一次的和王程敌对,甚至要入侵中华大地?

    八思巴目光看了弥休一眼,站出来双手合十地说道:“阿弥陀佛,元鼎道长,你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天竺佛门已经放弃东渡,并且见证了你的实力,今后也不会再与你为敌!你何不也就此收手,减少不必要的伤亡。虽然道长你的实力强大无敌,可是这里是佛门发源地,高手如云,如果你一意孤行,做困兽之斗!佛门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八思巴此刻心中终究是向着佛门,开始劝王程收手了。

    如果天竺佛门之地真的被王程这一次打的一蹶不振,那么是不是代表着整个佛门的气运也就从此一蹶不振了呢?

    佛门在天竺本身就逐渐没落,被印度教和月牙教压制,在大城市区域几乎没有信徒,待遇也就比已经几乎灭绝的婆罗门教要好一些!

    不过,婆罗门教就是现在统治南亚次大陆以及南洋岛屿诸多信仰的印度教的源头之一,所以某种意义上来说,印度教说是婆罗门的延续也不为过!而且现在印度的种姓制度最开始就是婆罗门推出的,印度教也继承了。

    如此,佛门就显得很尴尬了!

    稍不注意,可能就会被灭门。

    在和平时期,一个宗教出现被灭门的惨遇,这是多么的悲惨?

    王程没有看八思巴一眼,目光看向那弥休。

    弥休的实力,他一眼看不透。

    可以说,这老和尚是他目前看到的佛门第一高手!

    实力之强悍,无法揣测。

    一眼看去,就如一个普通的老和尚一样。

    气息看似虚弱,步伐看似如浮云,似乎要随风而倒,气血气息也没有什么异样,甚至仿佛要枯竭一般。

    或许,弥休已经命不久矣!

    但是,王程知道这都是表象!

    印度上古历史丝毫不比华夏来的短,一些久远的传承底蕴也是无比深厚。

    其武学相比于华夏武学本就是诡异无比的存在,其运行原理的本质就有些许不同,所以有一些神秘的武学能将高手伪装成普通人,连王程都看不出,也就不奇怪了,因为是不同的体系。

    王程见过婆罗门的藏焚天,藏劫罗,藏森合三师兄弟,并且也得到了一些婆罗门的武学秘法。婆罗门在古印度最古老的宗教,在古印度被游牧民族灭亡的时候早就几乎被灭门,其武学可谓是印度武学源头。他知道印度本地的古老武学都有或多或少的神秘之处,毕竟这些武学都是从古印度流传下来的,即便是中间经过断层,也蕴含诸多独特的奥妙。

    目光如炬,王程直盯盯地看着面前的弥休,淡淡地说道:“你要学你们佛祖,以身饲虎,来拯救苍生?”

    弥休双手合十,摇头平静地说道:“老衲没有那么大的宏愿,苍生也不需要老衲去拯救,老衲只想拯救我佛门根基,还请道长怜悯,我佛门在这天竺大地数千年历经磨难,传承久远,本质并没有争斗之心,我佛门只想给世人一个方向。”

    密宗九子一个个都悲愤无比地看向王程,如果他们有能力,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杀了王程。

    只可惜,他们知道以他们现在的实力,根本无法威胁到王程。刚才出手就是最巅峰,联手出击,也被王程打压下来。

    反而,他们还助长了王程的威风,帮助王程对武学有所领悟!

    佛门武学,在王程的眼里,就要逐渐清晰起来。

    一旦被他真正的洞彻了佛门武学,再加上其道门根基,就真正的做到了佛道一体。

    到时候,天下无敌,并不是一句戏言!

    所以,王程不会放弃这次直指佛宗大本营的机会。

    哪怕他被诸多佛宗高手击败了,他也能见识到最本源的佛门武学,对他的帮助会无限巨大。

    当下,他直接诶看向弥休,心志坚定之下,声音也变得平淡下来,道:“那只是你们自己以为的方向而已,世人并不需要你们来帮他们指引方向,尤其是我中华大地,更不需要你们佛宗来指引方向。”

    “虽然你一再请求,可是贫道还是拒绝。我作为道门宗主,不需要佛宗的人来侍奉。我近今日所来,不只是为了让你佛宗放弃东进。我更要让你佛宗知道,你们如今不是我道门之敌!弥休,你的精神让我认可,我让你先出手。”

    “如果你能当场击败我,我转身就走!”

    王程的声音掷地有声,传遍方圆几里地。

    颜虎两人都看着弥休,这老和尚的实力,他们两人都知道的,在佛宗一直流传着他的传说。

    虽然,他出手的次数屈指可数。

    可是,谁都不敢轻视!

    密宗九子此时也都沉默下来,他们都是武僧,不算是真正的高僧大德,所以对刚才弥休所说的去做王程的随从很是反感,觉得这是一种屈辱。

    可是,如果弥休如果奋起反抗,就算死于王程手中,他们也都能接受。

    一双双眼睛都看向弥休!

    弥休看似单薄瘦弱的身体这一刻猛然爆发出凌厉的气息,身周方圆十几米内无风自动,道道沙土扬起,双眼之中也绽放出慑人的光芒,直盯盯地看着王程,冷漠地说道:“道长,此话当真?”

    王程丝毫不让地和其视线对视,也是毫不退缩地说道:“贫道说话,一向当真。”

    “如此,老衲在临近涅槃之际,只能破戒了。”

    弥休双手合十,微微闭上眼睛,淡淡地说道,语气很是复杂,有放松,有遗憾,也有一种解脱!

    他当年立誓,游历世界遍尝世间苦难,并且永远不动用武力,不杀生。

    他近百年来,都不曾真正的动过手,也不曾好好的修炼武学。

    他做的事情就是两件——游历,诵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