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十八章 打破桎梏

    “人齐了。”

    弗罗斯特轻声一笑,自言自语地说:“运气不错,不仅能斩杀木宗神女,还额外赠送了一位碎星古殿的星辰之子。那枚流失在外的冥魂珠,也该回归我族了。”

    碎灭战场时,他就在垂涎冥魂珠。

    然而,那年他在碎灭战场边沿活动,身旁并没有邪冥族的强者陪同。

    他被迫和古塔斯、帕格森合作,都未能成功夺取冥魂珠,实为憾事。

    如今,随着一位位族内强者抵达,他们邪冥族的战力,明显超过候初兰和其麾下,要收回冥魂珠的心思,自然再起。

    “哧啦!哧啦!”

    蚀域焰火,还在被橘红色火种吞没着,数量不少的蚀域焰火,只剩下零星几簇。

    被弗罗斯特请动,由幽族特意赶来的那位幽族族人,不论如何动用血脉,蚀域焰火都不再有所回应。

    弗罗斯特不动手,他只能看着宝贵的蚀域焰火,逐个被火种炼化吸收。

    那位幽族族人一脸痛意。

    “杀。”弗罗斯特抬手,遥遥点向候初兰等人,“不留活口。”

    战火,因他一句话,瞬间点燃。

    顷刻间,邪冥族的那些八阶、九阶的血脉战士,便和阮青柳,景飞扬等人,展开厮杀。

    阮青柳等人的域,又一次被祭出。

    残存的蚀域焰火,只在聂天周边活动,他们也刻意将战场,远离聂天所在地。

    没蚀域焰火的威胁,人族的圣域、虚域者,再也不必小心防备,域铺展开来,如一幅幅精美的画卷,囊括万千。

    众多神妙的器物,于他们的域内大放宝光,显露出不同的力量。

    “七阶血脉,即使为大尊后裔,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候初兰冷着脸,“别以为精心设局,就定然能成功。我明知道裘寒山是叛逆,还敢闯过来,你真当自己,还掌控着局面?”

    域境强者,各自迎接邪冥血脉战士时,她舍弃了飞行灵器,将自己的领域,也展现出来。

    身为木宗的神女,精通草木之力的候初兰,为虚域后期。

    她的草木之域,美轮美奂,为翠绿的一个湖泊,湖泊中有灿烂盛开的莲花,湖泊中央还有一座小小的岛屿。

    岛屿上方,种植着晶莹的青竹,每一株青竹,都散发着精纯的草木气息。

    这一切,都虚幻缥缈,似以草木之力,融入候初兰的灵魂意识,和她对草木力量的感悟,构造而成。

    人族炼气士,即使同样修炼一种属性的灵诀,域都不尽相同。

    阮青柳的草木之域,乃茂密森林,林间全部都是柳树。

    她的草木之域,为圣域,看起来就没了那种虚幻感,宛如真实存在。

    候初兰的虚域,虽虚幻如镜中花、水中月,可在展开以后,向邪冥族的弗罗斯特飞去时,依然有独特的领域之力,影响着弗罗斯特。

    弗罗斯特眼看那草木之域接近,脸色瞬间凝重,已悄然激发血脉天赋。

    “呼呼呼!”

    他脚下踩着的骷髅头,残魂厉啸,发出一声声,仅有候初兰能听到的灵魂邪音。

    骷髅头倏地和他分离,直达候初兰的草木之域,那硕大骷髅头,砰然炸开,数千道残魂呼啸着,钻向了候初兰的草木之域。

    翠绿湖泊,本平静无波,突滋生出美丽的涟漪。

    湖水轻轻颤动,一圈圈青绿色的光环,从湖面飞出,和残魂纠缠着,像是两支军队,厮杀在一块儿。

    聂天并未参战,主动召回星舟。

    星舟飞逝而来,他落入其中,冷眼看着候初兰和弗罗斯特的战斗。

    很明显,候初兰处于上风。

    弗罗斯特的骷髅头,分化出来的残魂,自始至终,都不能冲破湖泊,进入那座生满青竹的岛屿。

    那岛屿,才是候初兰的力量根本,她本人就在虚幻岛屿上,以讥笑的目光,平静看着弗罗斯特。

    其余几方的战斗,各大虚域、圣域者,分别斗上八阶邪冥,九阶大君。

    邪冥族的族人众多,血脉强者不少,以聂天来看,邪冥族暂时处于优势,没意外发生的话,候初兰这边会落败。

    但聂天心中明白,意外,一定会到来。

    候初兰和阮青柳等人,之所以淡定,明知处于劣势,一个没有逃离,也没有劝说候初兰撤退,除了相信候初兰的实力外,另有依仗。

    通天阁的赫连雄,就是他们的依仗。

    阮青柳早就将消息,以秘法传递给赫连雄,这片星域围绕着地灵宗的域界,并不辽阔。

    以赫连雄那些人的速度,得到准确消息后,必会飞快赶来。

    只要候初兰他们,多支撑一段时间,等赫连雄和其麾下抵达,劣势会瞬间扭转,到时要逃跑的,就是邪冥族的族人了。

    “哧啦!”

    最后一簇蚀域焰火,也被橘红色的火种吞没,和火种灵魂相通的聂天,清晰地感应出它的喜悦和满足。

    火种主动飘逸而来。

    当聂天传达出心意后,火种便进入他丹田灵海,重新沉落于那枚火焰灵丹。

    就在火种入灵丹霎那,聂天轰然一震,眼中突显惊喜。

    这一刻,他非常确定,只要他立即着手突破,就能顺利地,跨域境界壁垒,从玄境后期,跻身到灵境!

    “为何会这样?制衡我境界突破,让我明明感知到桎梏,却始终不能进阶到灵境的,竟然是那一簇火种?”

    “火种,因蚕食众多蚀域焰火,再发神异变化,才令我能成功破境?”

    聂天惊喜交加,知道只要他想,就能立即突破到灵境。

    然而,如今的情形,冒然突破到灵境,未必就是好事,会伴随着太多不可预料的凶险。

    他于是强行压制着境界的突破。

    “你毁我蚀域焰火,我要你死!”

    那位幽族族人,在战斗爆发后,就盯上聂天,趁着众人不在意,他悄悄潜隐而来。

    暗绿色的气血,带着腐蚀恶臭,如一片海,朝着聂天延伸。

    聂天嗤笑一声,“你难道觉得,你能杀我不成?区区八阶血脉的幽族族人,也就蚀域焰火能看看,其它,还真的不值一提。”

    在他的气血,尚未渗透进星舟光幕区时,聂天不急不缓地,将星空巨兽的那根骨头取出。

    来前,知道要战斗的他,从涡流域的外域星空,将骨头带上了。

    “去!”

    星空巨兽的那根骨头,被聂天随手扔出,势若长虹。

    滚滚浓烈沸腾的血肉精气,从那根骨头中汹涌而出,骨头化为一束绚烂的流光,倏地钻向幽族族人的气血海。

    幽族族人,气血海蕴含各类毒素,对血肉生灵,包括人族的器皿,都有污秽作用。

    可星空巨兽的骨头,于其气血海活动,竟不受丝毫影响。

    一声悲催的尖啸,从八阶血脉的幽族族人气血海深处,撕裂而出。

    浓郁的暗绿色气血海,像是被拉扯碎裂的幕布,散为一片片,那位八阶幽族族人,躯身再现时,心脏已被骨头洞穿。

    气血海立即溃散,聂天摇了摇头,又扔出冥魂珠。

    冥魂珠飞逝而至,幽族那位八阶族人的绿幽幽魂魄,瞬间被珠子钉住,不论如何挣扎,都摆脱不了冥魂珠的吸扯。

    聂天眼看着,他的魂魄,化为一缕缕绿色烟雾,融入到珠子。

    这时,聂天才在气血海消散时,乘坐星舟靠近,以储物戒将那位幽族族人的尸体,收取到戒指。

    身披炎龙铠,他抬手一招,星空巨兽骨头重落掌心。

    御动着星舟,他提着骨头,另一只持有冥魂珠,只觉得意气风发,“八阶血脉的异族,在我手中,没什么威胁,很容易击杀。”

    他低声一笑,就到了岳炎玺和邪冥八阶战士的区域。

    星空巨兽的骨头,故技重施,又飞向邪冥的气血海深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