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入门第一罚

    在凝眸阁后面有个小竹林,面积并不是很大但颇为清幽。因为是凝眸阁的私地,其他先生的弟子也进不来,而因为太早,就算是凝眸阁里也才来了四个人而已。

    一道黑影闪进竹林,靠着一棵竹子站在那等着。

    楼十二从竹林外面闪进来,看了那个黑衣人一眼:“你最近胆子越来越大,这是白胜书院的总院,宁小楼治下最严密的地方。”

    那人笑了笑:“不过如此,你有什么消息带出去?”

    楼十二道:“仙师府被那个什么神裁廷压的那么狠,我父死于神裁廷之手。可我现在没有实力能够抗衡神裁廷,所以我就想到了一个办法,也是唯一的办法,我必须出人头地,我必须做到地位比神裁廷的那个叫许写意的人更高。”

    那人微微皱眉:“你想过没有,在这你可能会死。”

    “无所谓,都死了,只剩下我一个。”

    楼十二抬起头,看着竹林上面零零散散的天空:“你想过没有,宁小楼为什么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对抗仙宫,对抗仙师府?其实很简单,因为支持他的人应该也在仙宫之中,而且地位不低。他背后的人就是想利用宁小楼来打压仙师府,是因为整个人间界的好处都在仙师府手里。”

    “轩辕大帝已经下去了,现在是帝尊青莲……神裁廷是青莲的人,我们这些轩辕大帝的人想要出头谈何容易。唯一的办法,就是我把那些坠落仙岛的人抓到,然后将宁小楼杀了,或者毁掉白胜君的一切。这么大的功劳,我就不信神裁廷的人压得住。其实不管是青莲还是轩辕,只要我做的是他们想做的,我都会出头。”

    那人嗯了一声:“你自己多注意,最近各地的仙师府都得到了上面的指令暂时沉下去不要多事。神裁廷风头正劲,避一避锋芒。你自己在宁小楼这边没有人支援,你要小心些,毕竟你若是成功了我也跟着得好处,你若是死了……我没了朋友。”

    他叹了口气:“宁小楼,没那么容易搬到的。有消息说,撑着宁小楼的是仙帝紫萝。”

    楼十二的脸色骤然一变,之前还是杀气满溢的眼睛里闪过一丝退缩。可是很快,这种退缩就消失不见。

    “紫萝又怎么样,他终究挡不住青莲和轩辕两个人的。”

    那人道:“你我都小心就是了,你做你想做的,这燕城里只有你我。但只要你一不小心自己做错了,我是不会来救你的。”

    他转身:“我在这这么多年,不容易。”

    楼十二点了点头:“我知道,但你若是出事,我一定会去救你。”

    那人的肩膀微微颤抖了一下,哼了一声后消失不见。

    凝眸阁。

    楼十二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安争和亲炙的大战,看的他骨子里那股血性在翻腾。他是前些天才入门,早就想让和那个叫亲炙的家伙打一架了,可是那家伙根本不理会他。此时此刻,他看到安争的时候,升腾起来的战意和想要挑战亲炙是一样的。

    “我会来找你的。”

    楼十二丢下一句话,就走进了凝眸阁大堂之中。

    安争拉住了想要打一架的杜瘦瘦,在杜瘦瘦耳边压低声音说道:“这个人有问题,先不要过多接触。”

    “什么问题?”“刚才亲炙出来的时候虽然看起来有些盛气凌人,有些冷傲看不起你我,但他的眼睛里没杀气,毕竟同门第一次见面怎么可能会有杀气。可是这个叫楼十二的不一样,他眼睛里有杀气,是真真正正的想要杀人的那种眼神。我这么多年来最擅长的就是看别人的眼睛,这个人心里有仇,他看你我,看亲炙的背影,都有杀气。”

    杜瘦瘦笑起来:“你是不是忘了咱们的身份?”

    他转身:“你先进去,我出去联络一下缉事司的人,让他们查一查这个楼十二到底什么来路。”

    安争点了点头:“你小心些。”

    杜瘦瘦离开之后安争先进了大堂,站在那的时候楼十二的眼神不时飘过来看他一眼。那眼神里带着刀子,不住的在安争的咽喉上切来切去。

    就在这时候,外面一个身穿着一级弟子院服,而且和亲炙的院服有些区别的年轻男人走进来。这个人身上的衣服大致上和亲炙的差不多,但是亲炙的衣服领口是翠绿色的,这个后进来的人领口是红色的。

    这个人身材高大,肩膀很宽,穿上战甲的话应该就是一个威风凛凛的大将。可是穿着院服,又有一种让人解释不清楚也一点不为何的书卷气。后来安争才发现,应该和他的脸有关。他身材高大,可是眉目温和,给人一种宽厚兄长一般的感觉。

    “见过大师兄。”

    这个人进来之后,亲炙和楼十二同时抱拳垂首。不同的是,一个是心悦诚服,一个是敷衍了事。

    “师弟们好。”

    他进来之后温和的笑了笑打招呼,然后视线落在安争身上:“你就是新来的小师弟?叫安争对不对,昨夜里先生提起过你。我是你的师兄,我叫安裁臣,和你一样都姓安。”

    安争连忙抱拳:“见过大师兄。”

    安裁臣回头指了指跟进来的几个人。

    “这个是你二师兄,叫答烈,看起来稍显凶了些,但是最护短的,最照顾师弟们。我平日里杂事多一些,照顾师弟们的责任都在他身上,所以你对二师兄要多尊敬些。”

    安裁臣身后那个汉子哼了一声:“看起来有些娇柔,以后若是被人欺负了,报我的名字,凝眸阁答烈,在这白胜书院里倒也还没几个弟子不敢把我放在眼里。”

    这个人……很矮。

    看起来业绩是一米五左右,身材圆滚滚的,本来应该是个和蔼可亲的胖子才对。可是他面相太凶了,身上有一种杀伐之气。虽然矮,还胖,像个圆圆的冬瓜,但他站在那却有一种泰山在前的压迫感。

    “拜见二师兄。”

    安争俯身一拜。

    他注意到答烈身上的衣服也是白胜书院一级弟子的院服,领子是白色的。现在看来,已经见到的这几个人之中亲炙,大师兄安裁臣,二师兄答烈都是一级弟子,但衣服领子的不同颜色应该代表着他们的级别不同。安争猜着,应该也是按照紫金红白翠的品级排列。亲炙是一级弟子翠品,也就是一级弟子之中最低的。答烈是一级弟子白品,大师兄是一级弟子红品。

    “这个是你三师兄,你们已经见过了,他叫亲炙。那个你也见过了,是你五师兄楼十二。”

    安裁臣说话的语气有些缓慢,但吐字清晰,嗓音让人觉得很舒服。

    安争注意到楼十二身上穿着的院服是二级弟子的院服,比自己的要高。他和杜瘦瘦领到的,都是三级弟子的院服。

    “这个,是你师姐,她叫庄水泽。”

    安争垂首抱拳:“拜见师姐。”

    忽然间一只葱葱玉手伸过来勾住了安争的下巴,那手指微凉。

    “别低头,让师姐好好看看你的模样。咦……倒是还不错。瞧着比他们几个顺眼多了。别听大师兄的,以后在凝眸阁里被人欺负了你就忍着,在外面被人欺负了,报你二师兄的名字若是不管用,就报我的。”

    二师兄答烈嘿嘿笑了笑,居然一点反对意见都没有。

    大师兄安裁臣摇头:“你稍稍矜持些。”

    庄水泽哦了一声,把手从安争下巴上收回来:“瞧着怪顺眼的,晚上我给你们接风。对了,还有一个小师弟去哪儿了,是也不是也和你一样的好看。”

    安争:“他肚子有些不舒服,跑出去厕所了。”

    安裁臣哦了一声:“时间快到了,到院子里迎接先生。”

    庄水泽按着安争走:“以后叫我泽姐,这燕城里大大小小的场子,他们不熟悉的地方我都熟悉,不管你想混哪儿,只要告诉我一声,我带你去啊。素的也好,荤的也罢,泽姐都可以帮你摆平。”

    亲炙扑哧一声笑了。

    庄水泽瞪了一眼:“你笑个屁?”

    亲炙咳嗽了两声后认真的说道:“泽姐说的对,泽姐在燕城里杀通街。”

    二师兄答烈靠近安争,压低声音说道:“以后若是去什么场子,千万都不要带着她去,切记切记。”

    安争还没有来得及问为什么,就听到外面有人咳嗽了一声。众人连忙分两排站好,等方坦之从外面走进来之后同时俯身一拜。

    “拜见先生。”

    方坦之微微颔首算是回了礼,走进正堂之后在椅子上坐下来,眼神扫过众人:“怎么少了一个?”

    安争脑子里猛然想起来昨夜方坦之说谁也不许迟到的事,心说这下坏了,连忙站出来解释道:“杜瘦瘦因为肚子实在有些不舒服,还在茅厕里,但他确实没有迟到,诸位师兄可以作证。”

    安裁臣摇头,答烈摇头,楼十二冷笑,庄水泽也在摇头。

    安争心说这就是同门义气么......

    他只好将求助的目光看向亲炙,毕竟亲炙是看到了杜瘦瘦的。

    亲炙勉为其难的站出来:“先生,新入门弟子杜瘦瘦确实没有迟到,弟子是看到了的......但他早退。”

    啪啪啪啪啪

    答烈和庄水泽都在鼓掌,大师兄安裁臣手都抬起来了,想起自己是大师兄,于是又放下了手。

    就在这时候杜瘦瘦急匆匆的跑进来,一脸的惊恐:“先生,我确实是有事啊。”

    方坦之摇头:“我昨天说过了,谁违反了规矩就脱光了衣服围着白胜书院跑一圈,规矩就是规矩,不能改。”

    杜瘦瘦:“先生......开恩。”

    答烈道:“先生,毕竟他是初犯,不如减免,给他留个裤头好了。”

    方坦之点了点头:“可以。”

    庄水泽一脸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