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第33章 装大方

    “尚公子,你来了,快请进!”

    二人一兽还没走进酒楼,一个中年人笑着迎了上来。

    洪天楼的执事,吴愁!

    “给我们找一个安静的地方,我和曹雄老师要好好喝一杯!”尚斌道。

    “这边请!”

    吴愁很快帮他们安排好了座位。

    “尚少,这个吴执事我每次来都鼻孔朝天,爱答不理,这次怎么……”曹雄忍不住问道。

    洪天楼虽然是个酒楼,但听说背后势力很大,否则也不可能开设在洪天学院内部,并且如此规模了!

    他以往来吃饭,这个吴执事都从不搭理,现在却点头哈腰,极尽恭敬之能,让他都有些不敢相信。

    “学院以前有个洪浩长老你应该听说过吧!”尚斌道。

    曹雄点头。

    洪天学院是洪天所创,他死后,后辈延续下来,因此,学院之中姓洪的长老地位都比较尊崇。

    这个洪浩长老之前的确听说过,实力超强,据说还曾争夺过院长之位,不过后来不知什么原因,突然辞去了长老之位,后来就没有消息了。

    “辞去长老之位后,开了这个酒楼,他和我爷爷曾是最好的朋友,所以,我每次过来,这位吴执事,都会好好接待!”尚斌不无得意的道。

    “原来如此!”曹雄点头。

    难怪这个洪天楼如此规模,原来是曾经的洪浩长老开的。

    如此大的酒楼,被堂堂执事亲自接待,绝对是很荣幸的事。

    “嗯?”

    正在享受从未有过的待遇,曹雄突然停了下来,脸色阴沉。

    “怎么了?”尚斌疑惑的看过来。

    “那个是张悬吧,他怎么有资格在这里吃饭?”曹雄一指。

    “张悬?”尚斌看去,看到少年的同时,也看到了和他坐在一起的身影,眉毛猛地一跳,怒火冲了上来:“她怎么和这个废物一起?我邀请她好几次,一直拒绝,竟然和别人一起吃饭!可恶,可恶!”

    他堂堂长老之子,学院高级教师,武者五重鼎力境强者,邀请这个沈碧茹好多次了,对方从未答应,本以为她从不和别人吃饭,做梦都没想到,此刻正和学院有名的废物坐在一起!

    差点没当场气昏过去。

    一拍桌子站起身来就想冲过去质问,不过一想到沈碧茹的态度,立刻蔫了下来。

    她最讨厌别人打扰,就这样冲过去质问,一旦惹的发怒,再想追求,肯定没戏了!

    “尚少不用生气,我有个办法,可以让沈老师看清楚这个张悬的真面目!还能趁机凸显尚少威武的英姿!”曹雄是个人精,如何看不出情况,眼睛一转,笑道。

    “什么办法?”

    “这个张悬肯定是巴结沈老师,请她吃饭!他一个最低级的老师,能有多少工资?到时候我们只要弄一下,让他付不起钱,自然会丢人现眼!到时候尚少再过去英雄救美……沈老师肯定会对尚少刮目相看,弄不好就会芳心暗许,投怀送抱……”曹雄将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

    “好,就这么办!”尚斌眼睛一亮,满意的点头。

    既能折损对手,又能抬高自己的身份,这个主意简直太好了!

    看来这个曹雄,不光课教的好,人也有一手,看来以后要好好培养一下……

    ………………………………

    张悬并不知道已经被人算计了,吃着桌上的美味,连连点头。

    虽然烹饪技术不如地球,但这个世界的灵气充沛,食材新鲜、美味,吃在口中别有一番风味。

    很快,满桌酒菜就被吃的七七八八,几乎大部分都被他消灭了,沈碧茹每一样只象征性的吃了一点。

    见这家伙光顾着吃,连自己理都不理,沈碧茹气的嘴巴鼓起。

    本来她还以为对方是装的,用来吸引她注意,此刻才知道,还真没把她当成一回事……

    哪怕学院的天才教师、明星教师,见到她都刻意讨好,曲意奉承,这位倒好,明明学院倒数第一却偏偏视她无物,简直气的银牙乱咬,恨不得两脚踹过去。

    越想越气,知道继续吃下去,非气死不可,转身娇喝:“算账!”

    “一共1280金币!”

    一个服务员走了上来。

    “1280?”沈碧茹一愣,吓了一跳:“怎么这么贵?”

    像她这样的高级教师,一个月也就一千金币的工资,一顿就吃了一个月的工资?

    怎么会这么多?

    刚才点餐的时候她专门算了,连一百都不到,怎么一下达到了一千多?

    “抱歉,这一瓶酒就一千二百金币!”服务员道。

    刚才二人在吃饭,一个服务员问他们要不要酒,沈碧茹觉得喝点酒也没什么,就点头答应,做梦都没想到这么贵!

    “这瓶酒是你们送过来的,我们并不知道价格……”

    沈碧茹脸色难看.

    再傻她也知道,被人坑了。

    “如果你真不想要,可以提前询问一句,你没说,我们以为你知道价格,也就不会多嘴!”服务员冷冷看过来。

    “哼!”见对方的态度,沈碧茹知道说再多没用,闹大了反而影响不好,也就不再多说,翻开口袋,想要付账,突然俏脸一白,满是尴尬:“我身上没这么多钱,你看要不先赊着,我回去取了钱给你送过来……”

    她今天是去藏书阁看书的,没带什么钱,后来遇到张悬,向他请教,太过震惊就把这件事忘了,现在才想起来,身上总共也就一百来个金币,距离一千多还差的远。

    请人吃饭,却没钱付账……

    她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

    “付不起就别点餐,既然点了,就给钱,想吃霸王餐,这里不行!”服务员哼道。

    “你……”

    沈碧茹气的俏脸透红。

    “这是怎么了?”

    就在此时,一个呵斥响起,随即尚斌带着爆天狮,曹雄大步走了过来。

    他一身白衣,双手背在身后,昂首阔步,身上散发出高高在上的气质,换做以前,凭借他的气质和容貌,再配合满身凶悍的爆天狮,的确算得上玉树临风,翩翩佳公子,不过现在,一脸红肿,双目乌眼青,远远看去,说不出的滑稽。

    不过,他并没有这种感觉,反而自我感觉良好,目光深邃,带着悠远的气息,来到跟前,眼睛落在沈碧茹身上,装出惊讶模样:“沈老师,这么巧,你也在这里?”

    转头看向服务员:“怎么回事?吵吵闹闹的成何体统?”

    “啊,原来是尚少!”服务员吓了一跳,再没了刚才的咄咄逼人,反而露出小心翼翼之态:“是这样的,他们吃饭,没钱付账……”

    “没钱付账?”

    尚斌摇摇头,装出一脸失望模样,看向张悬:“张老师,不是我说你,你要是没钱,就不要装大方,请人过来吃饭!这下丢人了吧!你学院倒数第一,早已丢人丢惯了,没什么事,让我们沈老师也没面子,就有些过分了吧!”

    “……”

    见这家伙一脸自以为是的模样,张悬愣了一下,转头看向沈碧茹:“哎,他好像在说你,要是没钱,就别装大方,你看这下丢人了吧……”

    “你……”

    听到对方的话,沈碧茹本就有气,又听到张悬重复,差点没当场气炸,抬头猛地看向正一脸得意,打算装逼获得美女青睐的尚斌,玉牙咬的“咯咯!”作响:“尚斌,你说说谁装大方?”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