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云电古雀【第二更】

    兽堂驯兽师是酒囊饭袋?

    这个声音响起,所有人都炸了。

    “他说什么?”

    “这家伙是谁?找死吗?”

    “敢讽刺驯兽师?我看是活腻了!”

    ……

    众人齐刷刷将目光集中过来,想要杀人。

    兽堂之所以为闻名于世,就因为有驯兽师,能控制蛮兽,这家伙竟然敢在这里当面讽刺,是脑子有问题,还是得了失心疯?

    一侧的沈碧茹也是娇躯一颤,急忙拉了一下眼前这位青年,差点没晕过去。

    这是哪里?

    兽堂!

    在这里说驯兽师是酒囊饭袋,矛头直对洪兽师,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这已经不是意气用事,而是赤裸裸挑衅了!

    以前就觉得这张老师胆子很大,怎么都没想到,居然这么大!

    “你说什么?”

    果然,洪兽师怒火一下冲到脸上,面皮鲜红的如同滴血,转过头来:“云涛,这也是你对兽堂的态度?”

    张悬和寒武王国的众人站在一起,所有人都以为他是云涛的属下。

    “前辈……”云涛急忙看过来。

    张悬说出那话的时候,他也觉得疯了。

    就算这次遭受不公平待遇,无法通过考核,大不了重头再来,明年再考。

    可这样一说,等于把兽堂彻底得罪,再想考核,已然不可能了。

    虽然和这位张悬前辈相处的时间不长,但他修为高深,沉稳有度,做任何事都有章可循,怎么最关键的时候,不靠谱了?

    满是着急看向不远处的青年,却见对方神色淡然,一副毫不在乎的模样。

    不在乎?

    云涛嘴角一抽。

    这是心大,还是对实力有足够自信?

    兽堂蛮兽足有数千,实力最差的都达到了辟穴境,在这里捣乱,就算是宗师强者,也不可能逃得出去!

    就在他满心着急,想要劝阻,觉得有些承受不住压力的时候,就见对面的青年微微一笑,双手一背,看了过来。

    “无视规矩而不守,蛮兽在前而不识,任性妄为,全凭好恶,不查不辩就乱定结论……不是酒囊饭袋是什么?”

    声音心平气和,没有丝毫慌乱,似乎面对暴怒的洪兽师,也毫不在乎。

    “这是在教训……洪兽师?”

    “这家伙谁啊?”

    “就算封堂主,也不会这样说话吧?”

    ……

    见青年的样子和语气,像是在教训學生,周围众人感觉脑子都快停止了。

    见过嚣张的,没见过这么嚣张的。

    这小子是要疯啊!

    你以为你是谁?

    洪兽师可是兽堂有名的驯兽师,说他全凭好恶,乱定结论……已经不是帮云涛说话,而是赤裸裸打脸,质疑他的能力和职业了。

    “你说我不遵守规矩?不认识蛮兽?”

    被人当面指责,洪兽师全身气息冲撞,似乎随时都会破体而出。

    “我洪峰成为驯兽师三十七年,驯服的蛮兽二十四头,教授过的學生一十八位,更有三位成了正式驯兽师,虽不觉得在驯兽一行,有多深研究,却也不是胡言乱语之辈!你竟然说我不守规则,不认识蛮兽?很好,很好,今天说不出理由,我不管你是寒武王国什么人,都别怪我不留情面!”

    气息沸腾,洪兽师将修为展露了出来,居然是通玄境巅峰强者,距离半步宗师,都已经不太遥远。

    吼!

    伴随他发怒,一头巨大的蛮兽也窜了出来,与他并排站立。

    是一头红眼巨猿,身高三米左右,轻轻一动就跟人一种地裂山崩的压迫。

    驯兽师战斗,都会和自己的兽宠配合。

    这头红眼巨猿也达到了通玄境巅峰,狰狞的气息如潮水般涌来,给人的压迫比洪兽师还要强大几分。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吓得脸色发白,情不自禁的后退。

    这一人一兽,如果真要动手,凭借实力和配合,半步宗师都能一战!

    “怎么?错了不改,还想对我动手?”

    屈指一弹衣袖,对于这种压力,张悬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对方的实力虽强,但他也达到了通玄境巅峰,再加上诸多手段,别说一人一兽,就算再来十位,也休想伤到分毫。

    “怎么回事?”

    就在洪兽师随时都会动手,房间内气氛压抑道极点的时候,一声大喝响起,随即一个三个人影大步走了过来。

    “是封堂主和卢、王,两位二星驯兽师!”

    “刚洪兽师不是说他们有事么?”

    “这小子明显在挑衅兽堂威严,就算有事也肯定会过来的!”

    “这小子算是完了,云涛也完了!”

    “是啊,寒武王国不过二等王国而已,怎么可能承受兽堂的怒火!”

    ……

    看到三人出现,所有人一阵哗然。

    兽堂一共三位二星驯兽师,此时居然都来了。

    朱锦煌、周宣等人都幸灾乐祸的看过来,满是得意。

    刚才讽刺洪兽师,只是私人矛盾,还有解决余地,现在堂主亲自出面,一旦激化,那就是兽堂和寒武王国的矛盾,再难缓和了。

    一侧的莫雨小姐,也情不自禁的摇头。

    云涛拿一只鸟过来考核驯兽师,就够蠢的了,没想到这个属下更蠢!

    连洪兽师都敢说,他怎肯罢休?

    事情一旦闹大,吃亏的只能是寒武王国。

    双手背在身后,如同清冷的仙子,脸上没有丝毫表情。

    不管云涛是不是要倒霉,都和她没关系,懒得理会。

    “堂主、卢兽师、王兽师!”

    见他们来到,洪兽师向前一步,虽然愤怒,还是将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

    “你说洪峰,不守规矩,不识蛮兽?”

    听完话语,封堂主转头看过来,目光如电。

    封堂主是个六十多岁的老者,身材高大,一举一动带有特有风度。

    居然是一位宗师境强者!

    剩下的卢兽师、王兽师,看起来也一样,虽然只是安静站在原地,却给人一种山岳之感,似乎根本无法撼动。

    三位二星驯兽师,三大宗师!

    正因为他们坐镇,虽然兽堂要价很高,也没人敢在这里废话。

    “不错!”张悬点头。

    “你可知道这样说,是对他能力的质疑?对一位驯兽师来说,会名誉扫地?”封堂主眼睛眯起。

    难怪洪兽师会生气,这个青年这样说,等于在怀疑他的职业能力,堂堂驯兽师连蛮兽都不认识,传出去,还怎么有脸见人?

    张悬也不解释,向前一步来到房间中间,屈指一弹。

    呜呜呜!

    站在云涛肩膀的怪鸟就飞了过来。

    相对于云涛,这个怪鸟更喜欢听张悬的话,虽然将其狠揍了一顿,却也帮它提升了修为。

    怪鸟落在张悬手上,他这才抬头看过来,轻轻一笑。

    “我想问问四位驯兽师,这只鸟的名字是什么?”

    “名字?”

    见他不回答,反而问这个鸟的名字,众人齐刷刷看过来。

    洪兽师面容一沉,哼道:“这东西虽然稀少,我却在书籍上看过详细描述,叫【骨支鸟】,传说这种鸟雀的背部比正常鸟雀多一根骨头,用来支撑全身。这种鸟是用来观赏的,没有丝毫战斗能力,自然算不上蛮兽的一种,怎么?你难道想说不是?”

    “不错,这样一说,的确和骨之鸟的描述相似!”

    一侧的卢兽师也捋了捋胡须:“骨之鸟生长在密林深处,日出而鸣,声动九天,十分动听,这东西和洪兽师说的一样,用来观赏把玩,价值不菲,但想要以此考核驯兽师,就难了!”

    听到二人的话,张悬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而是轻轻一笑,看向不远处的封堂主。

    “堂主的看法呢?”

    “这应该是骨之鸟,背部可以清晰看到一根骨头,斜刺而出!”封堂主也点点头。

    听到三位驯兽师都得出这个结论,张悬摇了摇头,叹息一声,看过来:“既然你们判定为骨之鸟,那你们谁能说说骨之鸟的详细特征?”

    “骨之鸟,背黑,嘴红,蹄爪呈金黄色,尤其是背部,有三根中空的毛发,让其在飞行的时候,迎风发出清鸣,所以,它嘹亮的歌声,并非从咽喉发出,而是背部的羽毛……”

    三大驯兽师还没回答,一个淡淡的声音响起。

    说话的正是刚考上驯兽师的莫雨小姐。

    她说的是书籍上记载的骨之鸟特征。

    不过话没说完,就停了下来,洁白的玉面,显得有些不太好看,双目也满是疑惑。

    “你说的不错,骨之鸟嘹亮的歌声,并非从咽喉发出,而是背部羽毛,也就是说,只要它飞行,就会有声音发出……刚才它飞来飞去,诸位可曾听到?”

    张悬微微一笑。

    “这……”众人一愣。

    这只怪鸟,刚才在这里飞了好几个来回了,并未听到任何声音,如果不是亲眼看到,甚至都不知道它已经过来了。

    如果刚才莫雨小姐背诵的东西是正确的,难道……这真不是骨之鸟?

    “这头怪鸟,蹄爪虽然也是金黄色,掌心却有红点,额头更有肉冠,背上多出来的,并非一根骨头而是三根,身上也没有会发声的羽毛,最重要的是……它体态轻盈,飞行极快!”

    张悬将手上的怪鸟举起,一个特征一个特征的解释。

    每解释一处,洪兽师的脸色就变黑几分。

    因为此时,他也看出来了,这只怪鸟和骨之鸟的确有些不太一样。

    “如果不是骨之鸟,那你说是什么?”

    忍不住问道。

    双手一背,张悬轻轻一笑。

    “是上古遗兽——云电古雀!”

    (第二更到!继续求月票,大家保底月票都有,请投过来,月初让咱们的名次排的高一些,后面追起来就容易了!拜托了!老涯继续写第三更!)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