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大比 第二百六十七章 路管家【大家元宵快乐!】

    只见眼前的张悬已经变了模样,和躺在地上的白蟾医师长的一模一样,如果不是亲眼看到他穿上衣服,真怀疑这位白医师有个双胞胎弟弟。

    伪装易容,之前就听别人说过,但在莫雨看来,只是障眼法罢了,只要小心,必然能看出破绽,可眼前的一幕,完全颠覆了认知。

    眨眼功夫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没有丝毫破绽……这家伙到底怎么做到的?

    难道真是……伪装师职业?

    古老相传,中九流中有一种十分逆天的职业,叫做伪装师,虽然不会平添战斗力,却可以伪装成见过的人,丝毫看不出破绽,是隐匿逃命的最佳手法。

    只不过,这种职业早已消失在历史之中,从没人有人见过,她也是听一些老人交谈的时候说起过,以为是传说,没想到……居然真有!

    医道、驯兽、炼丹、名师……

    认为已经是这位青年的极限了,没想到又多出了个伪装!

    正常修炼者,耗费一辈子,都未必能學会一种,他倒好,啥都会……

    你家是卖职业的吧?不然,不足二十岁,怎么可能學会这么多?

    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怪胎!

    关键是,怪胎就怪胎,遵守规矩也就罢了,还……不按常理出牌!

    之前只以为这家伙只是说话气人,把人噎的难受,做梦都没想到……做起事来,更狠!

    兽堂,把她好不容易驯服的蛮兽抢走,忍了;这次一拳把白医师打晕,黑锅全背在自己身上……

    我就是过来帮忙的,招谁惹谁了?

    这黑锅一背,以后还怎么去考核医师?

    想到这点,莫雨就有种想要癫狂的冲动。

    “走吧!”

    不理会满脸纠结的莫雨,张悬准备妥当,抬脚向大药王府邸的方向走去。

    天道伪装之法,可以让他全身肌肉、骨骼随心所欲的改变,不光外表和这位白蟾医师相仿,连声音也可以伪装的惟妙惟肖,让人难以辨识。

    正因为有此依仗,他才决定冒充,而不是考核。

    至于这样,会不会得罪医师公会,完全不用担心。

    不管怎么说,这位莫雨都是公主,这点小事,都摆不平,开什么玩笑?

    再说,伪装对方,只是为了见到大药王,顺利问清楚毒殿的位置,又不是为非作歹,无伤大雅。

    “可恶……”

    见对方已经走出巷子,莫雨一咬牙追了上去。

    现在已经被拉下了水,就算想抵赖,也抵赖不了,只能一路走到黑了。

    “找一枚医师徽章容易,过一会见到了大药王,我看你说不出来,怎么办!”

    医师有擅长给人治病的,也有精通给兽治病的,这家伙给啸天兽治病,轻松至极,给人治病,未必就能得心应手。

    治不好病,就算见到大药王又有什么用?

    二人一路前行,时间不长,再次来到大药王的府邸。

    护卫依旧守护在外面,似乎知道大药王谁都不见,不少人站在周围议论纷纷,却没人再敢跑过去递拜帖。

    整理了一下衣冠,张悬按照记忆,模仿出白蟾医师走路的样子,这才向门前走了过去。

    “快看,又有人找死了!”

    “嘿嘿,今天已经有好几个不识好歹的,都被活活打死了,这家伙还敢过来,真不知天高地厚!”

    “开热闹吧,恐怕被毒死都不知道!”

    见他抬脚就往里走,周围一个个幸灾乐祸。

    每天想要拜访大药王的人,数不胜数,这样就冲过去,不是找死是干什么?

    “两位止步!”护卫眉毛一扬,挡在前面。

    “在下是医师!”张悬将徽章取了出来。

    “医师?”护卫看了过去,只看了一眼,随即摇头:“实在抱歉,我们府邸只接见二星及其以上的医师!”

    “只接见二星及其以上的?”张悬一愣,差点吐血。

    听那个老头说,只要是医师就能进去,就急匆匆跑去找徽章了,没想到还有要求。

    就算时间来得及,让他去哪找一枚二星医师的徽章去?

    一星医师,实力大多在辟穴境、通玄境,可以轻松对付。二星,基本都是宗师强者,就算想抢夺,也不敢动手啊!

    “阁下请回吧!”向前一步,护卫做了个请离开的手势。

    听到这话,看到对方的动作,莫雨知道想进去没希望了,正想转身离开,就见张悬双手背在身后,眉毛一扬。

    “放肆!”

    他浑身上下带着不容拒绝的威势:“我白蟾是一星医师不假,但谁说一星医师就不能给人治病?”

    莫雨只觉得眼前一黑。

    一星医师可以看病不假……可你这个一星都是假的,哪来的自信?

    你这胆子也太肥了吧!

    刚才的一幕,没看到吗,弄不好可是会死人的……

    心脏一抽,她都有些后悔,跟这家伙过来了。

    “一星医师能够治病,只是……”

    护卫显然也没想到,眼前一个小小的一星医师,如此硬气,愣了一下,正想继续说话,就见对面的中年人,大手一摆,语气中带着质问的味道:“之前进去的那些二星、三星医师,可将你们家老爷的病治好?”

    “这个……”

    护卫一愣。

    这几天已经来了不少二星、三星医师了,可到现在为止,连老爷到底得了什么病都不知道,更别说治疗了。

    “徽章等级,不代表了真正的水平,耽误了你们家老爷的治疗,你们担待的起?”

    张悬眉毛一扬,声色俱厉:“还不放行,让我们进去!”

    “这……”

    几个护卫面面相觑,一时拿不定主意。

    医师虽然是等级越高,水平越高,可也有些有本事,却没考核等级的。

    万一这家伙真有本事,却被拒之门外,老爷怪罪下来,谁担待的起?

    只是,上面也规定了,一星医师不能放进去,一时间众人都有些纠结。

    “怎么了?”

    正在僵持,一个声音响起,随即一个中年人走了出来。

    “路管家!”看到此人,护卫同时躬身。

    “怎么回事?”

    走出大门,见张悬和莫雨站在不远处,护卫挡在前面,路管家眉头一皱。

    “这位白蟾医师,是个一星医师……”护卫连忙解释。

    “一星医师?赶走就是!”路管家摆手。

    做为大药王的管家,二星、三星医师都见过不少,一星这种最低等的医师,根本不屑一顾。

    “可他说……如果耽误了老爷的治疗,谁都负担不起,好像有自信能帮老爷治疗……”

    护卫迟疑。

    “好大的口气!”哼了一声,路管家转头看向张悬,眼中满是不屑:“你说你能治疗老爷的病症?许多二星、三星医师都不敢夸口,你哪来的自信!”

    老爷的病,这些护卫不知道,他知道的很清楚,就连好几位三星医师会诊,都看不出所以然来,他一个小小的一星医师,知道什么?

    “我哪来的自信你不用管!不信的话,咱们可以打个赌!”

    张悬看过来。

    路管家眼皮一抬,露出一丝轻蔑之意:“赌什么?”

    “你对我打一拳,我就能知道你得了什么病!”张悬双手背在身后。

    “胡说什么?路管家身体强壮,哪有什么病?”

    “一看就是信口雌黄,三星医师我也见过不少,都是各种诊断,还从未听说过,打拳能够看病的!”

    “装模作样,这种人赶走算了!”

    一干护卫同时大喝。

    一侧的莫雨只觉得脸上发烧,差点挖个坑跳进去。

    人家医师看病,都是望、闻、问,然后仔细查找,然后认真诊断,还没听说过打拳看病的……你以为看猴子呢!翻两个跟斗,就知道身体有没有问题……

    本来见这家伙治好啸天兽,还以为真对医师了解极多,拥有极高水平,弄了半天……

    你这不是在给人看病,是在给蛮兽看病!

    蛮兽不会说,通常要动两下,才能看出伤病所在,让路管家也这样,你要不要先确定一下,他是不是蛮兽?

    再说,有病的是大药王,你问人家管家干什么……

    “你……”

    路管家经常和医师接触,自然也知道只有给蛮兽看病才打拳、动动胳膊腿,气的脸色涨红,正想说话,就看到眼睛一花,一个拳头笔直砸了过来。

    “放肆!”

    见一个一星医师,在大药王的门口敢对他挥拳,路管家阴沉的快要滴血,双手一翻迎了上来。

    “找死!”

    “好大的胆子!”

    护卫们也没想到张悬如此胆大,哗啦啦兵器出鞘,杀气腾腾,更有甚者,将毒药捏在掌心,随时都会扔出。

    呼!

    路管家的手掌还没和对方接触,就见偷袭他的这位医师,已经退回原地,双手背在身后,神色淡然,好像从未动过一般。

    “来人,将他给我拿下!”

    路管家大喝。

    不管对方到底想干什么,红莲城是大药王的地盘,在这里,敢乱来,管你一星二星医师,就算王子公主来了,一样没用!

    “将我拿下?”

    张悬摇摇头,看了一眼眼前的中年人:“如果路管家觉得自己每天晚上的哮喘,能够忍受,不算什么,我这就离开,不用诸位动手!”

    “你说什么?”

    路管家一愣,脸色陡然泛白。

    (祝大家元宵快乐!老涯的歌喉还是挺美妙的吧!哈哈,老涯都唱歌了,还有月票吗?老涯可在眼巴巴的看着……)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