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章 悲催的林琅

    难怪张悬怎么问,都不愿意多说仇人的事,谁都没想到,竟是林家的少爷林琅!

    林家为三大家族之首,就连莫天雪明知道可能是他们对镇国蛮兽下毒,都将消息压了下来,足见对他们的忌惮。

    他孤家寡人,实力又低,如果真将仇人说出来,恐怕用不了半天,就会被邀功请赏的人亲自送过去……因此,宁愿装哑巴,也不愿说话。

    眼中的恨意一闪而逝,路冲再次恢复平静。

    能两年时间一句话不说,硬生生扛过毒体的淬炼,说明了意志力,此刻报仇在望,自然不会鲁莽。

    翡翠阁看起来平静,但他知道,其中高手极多,真要动手,就必须做到一击必杀,否则……再无第二次机会。

    将饭菜摆在桌子上,悄悄环顾一周,缓缓退了出去。

    这个房间,高手不少,明显不是动手的地方,只能安静的等待机会。

    站在房门外,不知过了多久,“吱呀!”一声,林琅晃悠悠的走了出来。

    翡翠阁的藏酒,都是专门的大师酿制,就算宗师境强者服用,也会醉倒在地。

    此时的他已然有了八、九分醉意,脸颊红晕,走进了不远处的厕所。

    “就这个机会!”

    知道这是最好的时机,路冲再不停歇,身体一晃,跟在后面也走了进去。

    “什么人?”

    他一进去,正在方便的林琅顿时眉头一皱。

    呼!

    机会只有一次,也不废话,路冲身体立刻虎豹般向前冲来,一掌劈了下去。

    手掌还没来到跟前,风声猎猎作响,空气像是被撕裂,狂暴的力量,排山倒海般狂奔而至。

    “宗师……宗师中期?”

    瞳孔一缩,林琅酒顿时醒了大半。

    偷袭他的这个人,不但是宗师强者,居然还达到了中期。

    这种实力的强者,在天武王城也是名气很大的高手,怎么都没想到会伪装在小厮之中对他偷袭。

    路冲将所有毒药全都抹在穴道,虽然承受了随时都会死亡的痛苦,实力却也有了突飞猛进,力量不但突破了宗师境,就算和宗师中期比,也不差分毫。

    “找死!”

    一声冷喝,林琅双掌翻飞,迎了过来。

    嘭!嘭!

    双掌相交,二人同时后退一步。

    路冲脸色一沉。

    两年前,屠杀他满门的时候,对方不过通玄境初期,本以为就算进步,巅峰就是极限了,没想到……和他一样,也是宗师中期!

    不过,只有这一次机会,今天杀不了对方,就是他死,再无后退的可能。

    双眼眯起,猛地冲了上去,毒体被发挥到极限,双掌如风,一掌掌横劈而至。

    “可恶!”

    林琅的宗师中期,是各种药物硬生生拔上来的,本就不稳固,在对方不要命的攻击下,那还承受住的,接连后退。

    噗通!

    正在后退,突然脚下一软,身体情不自禁的向下一沉,紧接着一股刺鼻的臭味直冲脑海,让他脑子发晕。

    低头一看,才发现在对方的步步紧逼下,已然退到粪坑。

    “你找死……”

    他一向爱干净,被逼的掉进粪坑,心中快要抓狂,激发出强烈的狠辣之意,一声咆哮,猛地向对方冲去。

    还没来到跟前,就被一脚踹在脸上,身体一晃,一头趴了进去。

    因为正在呼喊,嘴里也弄的全部都是。

    “我要杀了你……”

    林琅快要疯了。

    堂堂天武王城第一公子,地位之高,就算莫天雪也要重视三分,现在被人打得吃翔,胸中的怒火可想而知!

    噗通!

    话还没喊完,头再次被踹进坑中,满嘴满脸都是。

    “林琅公子,你给我这个女人真的不错,那身段,那手感……”

    正被憋的快要闭气,一个醉醺醺的声音响起,季墨公子也走了进来。

    嘭!

    他只有通玄境的实力,话没说完,就眼前一花,也一头扎进粪池。

    “我操,谁敢打本少爷,知道本少爷是谁吗……”

    一声愤怒的吼声,季墨公子咆哮。

    这里可是翡翠阁,天武王城的销金窟,林家少爷林琅所开的地方,敢对他动手?

    难道想得罪林家不成?

    就算不说林家,他可是季家家主的儿子,得罪不起张悬张师,也不是什么人就可以乱揍的!

    心中无比愤怒,还没骂完,就看到身旁一个人正在吐泡泡,臭味扑鼻而来,脸色被泡的发白,整个人更是被揍得快要断气……

    不是林琅又会是谁……

    “你……敢打林少爷?”

    季墨公子疯了。

    刚说完对方不知道他是谁,就看到林琅被揍。

    林家就这么一个少爷,敢对他动手,就等于对林家宣战,简直找死到了极点!

    急忙抬头,就见一个年纪不大的少年,正一脚脚踹在林琅的身上,让他无法反抗。

    而他只是被殃及的池鱼。

    “不行,林琅真要被杀,我肯定也完蛋了……”

    心中抓狂,也知道严重性。

    他今天过来找林琅,结果就被人在厕所杀了,先不说对方会不会放过他,就算放过,也很难承受林家的怒火,弄不好,整个季家都会因此覆灭!

    麻蛋,怎么要我遇到了这种事……你要杀,也等我不在的时候动手,现在好了,林琅上厕所,我也上厕所,他一旦死了,真就是黄泥粘在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

    最关键的是……杀人就杀人,把人往粪坑踹什么意思?

    季墨公子最注重形象,一向以翩翩公子的模样示人,引来女粉丝无数,现在浑身臭气,白衣变黄衣,强烈的味道更是让他把刚才的饭都快要吐出来了……

    脸色铁青,一咬牙。

    “放了林少爷……”

    知道这位林琅不能死,季墨公子急忙向前冲过来,挡在面前。

    嘭!

    话没说完被一脚踹在脸上,一头撞在厕所的墙上,摔得口鼻喷血。

    虽然他没挡住对方,不过就这么点时间,林琅终于清醒过来。

    感受到身上受的重伤和屈辱,气的快要爆炸。

    “本来这东西我不想用的,既然你逼我,我要你死……”

    一声咆哮,手腕一翻,一个巴掌大小的圆盘出现在掌心。

    “阵盘?”

    见对方发疯似得取出东西,路冲瞳孔一缩。

    这东西当初曾听姐姐说过,叫阵盘!

    是将阵法浓缩在一个特殊的玉盘之中,一旦激活,可以直接形成阵法,将人困住或者击杀,就算不是阵法师也可以施展。

    只不过这东西十分珍贵,每一个都价值不菲,整个天武王国,也拿不出几枚。

    林琅身为二星阵法师,父亲是阵法师工会会长,姐姐更是轩辕王国太子妃,为了保命,身上装了一枚,并不意外。

    “不好!”

    知道阵盘一旦启动,会有阵法立刻将附近笼罩。

    虽然阵盘的威力,不如布置出来的阵法,但困住他这种对阵法一窍不通的人,肯定没任何问题。

    一旦被困,杀不了林琅是小事,以后再想报仇,肯定没机会了。

    为了家人的仇恨,自己不能死!

    “退!”

    没有丝毫停歇,身体一窜,笔直向外冲去,半个呼吸后,已经来到翡翠阁的门外。

    他穿了小厮的衣服,就算有人发现,也以为可能是林琅少爷安排的,没人阻拦。

    嗡!

    刚离开翡翠阁,就感到身后一阵剧烈的灵气波动,之前清晰无比的府邸、建筑,像是被一道雾气笼罩。

    阵盘已经被彻底催发。

    “快走……”

    知道这次没杀死林琅,肯定引起了极大祸患,路冲不敢停留,转身离开,不一会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

    当初能从林家的追杀中逃走,早就學会了反追踪的能力,知道怎样做,在不被发现。

    “怎么启动阵法了?”

    “难道……出事了?”

    “这是少爷随身携带的阵盘,糟了,少爷出事了……”

    ……

    路冲这边刚一离开,翡翠阁立刻炸开。

    少爷的贴身护卫,自然认出这是林琅的阵盘,能逼得连保命手段都施展出来,肯定是遇到了极大危险。

    “快通知老爷!”

    阵盘启动,整个翡翠阁都笼罩在阵法之中,不少护卫,对阵法一窍不通,不敢走动。

    不过,他们也有特殊的传讯方式,时间不长,林家家主林若天就得到了消息,来到跟前。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琅儿为何会启动阵盘?”

    双眼阴沉如冰,林若天脸色铁青。

    “最好希望琅儿没事,一旦出了事,你们都要为他陪葬……”

    冷冷看了诸多护卫一眼,林若天大步向里走去。

    他是三星阵法师,这个阵盘虽然依旧笼罩,让人难以分辨方向,对他来说,不算什么。

    走进翡翠阁,向阵法最核心的方向走了过去,时间不长来到厕所跟前。

    “怎么会在这?”

    林若天一脸疑惑。

    “快去把少爷找出来……”

    一声吩咐,几个护卫急忙钻了进去。

    片刻后,就将一个满脸浮肿,浑身臭气的家伙抬了出来。

    看清对方的模样,林若天吓了一跳。

    他都有些认不出来了。

    林琅开的这个地方不是喝酒吃饭的吗?怎么……他掉厕所了?

    “到底是谁?给我查,就算把整个天武王城翻个底掉,也给我找到……”

    很快,弄清楚了情况,一声愤怒的嘶吼响彻云霄。

    ps:公众号上,老涯梳理了下本书境界,大家都知道么?布吉岛的,微信搜索横扫天涯,关注之后,回复“境界”,即可查看,顺便说下,还附赠一个神秘奖励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