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七章 打个赌如何?

    第四百五十七章打个赌如何?

    “如果你真想参加,我带你看看!”见对方执着,赛潇宇道。

    眼前这青年虽能看出他都无法看出的问题,但内心深处,还是觉得不可能通过的,所以对加倍奉还的话语,根本不在意,心底已经有把这100灵石打水漂的打算。

    将购买的东西收好,几人走出一品阁,沿着楼梯向走去。

    鉴宝阁下面两层是商场,面算是他们的分部了,进入大厅,看几十个人排成两列,手都拿着各种各样的宝物。

    这些东西价值都不高,应该都是一楼的散摊货,几枚灵石能购买。

    前方是两个青年,正在仔细鉴别,每看完一个,都会在面标注,做出一个鉴定的表格。

    而被鉴定过的人,有的兴奋,有得失魂落魄。

    一楼的东西有真有假,买对了,算是赚了,买错了,只能自认倒霉,看众人的表情,很显然,倒霉的要更多一些。

    “不少人买了物品,不太放心,会来这里,找人鉴别,给他们鉴定都是刚刚考核成功的一星鉴宝师!”赛潇宇道。

    “嗯!”张悬点头。

    他也看到了,这两个青年胸前的徽章,都绣着一颗金星,闪耀放光。

    一星鉴宝师,已经可以完成一些简单宝物的鉴别,他们送来的这些,很明显都没超过范围。

    “流觞曲水在前面,过去吧!”

    在大厅没过多停留,赛潇宇的带领下,不一会来到一个房间。

    “赛阁主!”

    “老师!”

    刚进入房间,几个老者迎了来,全都一脸恭敬。

    做为阁主,赛潇宇还是有极高威信的,不少三星鉴宝师,都是他的学生,有授业的恩义。

    “鉴宝阁一共有多少鉴宝师?”

    看了一圈,房间里一共只有六七个人,赵非武有些好,忍不住问道。

    听到问话,赛潇宇苦笑着摇头:“鉴宝阁听起来威风,加我,只有三位四星,和八位三星鉴宝师,剩下的全都是二星、一星!”

    “这么少?”众人一愣。

    如此辉煌气势的鉴宝阁,本以为光四星鉴宝师要有十数位,没想到只有三个。

    难怪说鉴宝师级别难考,现在看来,数量的确稀少的可怜。

    “是啊!”摇摇头,赛潇宇不在这个问题继续纠缠,看向眼前的两位三星鉴宝师:“去将陈长老、鹿长老叫过来,说有人要闯流觞曲水!”

    “闯流觞曲水?”

    二人吓了一跳,急忙转身走了出去。

    流觞曲水的难度,做为鉴宝师知道的一清二楚,这么多年都没人成功,居然还要来闯,绝对是钱多了撑的。

    时间不长,两个白须老者走了过来,还没近前,一个粗大的嗓音响了起来:“赛阁主,有人要闯流觞曲水?是胡老鬼还是杜老鬼?这两个家伙难道还没死心?”

    他口的胡老鬼、杜老鬼,并不属于洪海城分部,同为四星鉴宝师,和他们实力相仿。

    曾来过好几次了,只是一直无法通过罢了。

    这些年,也这两个家伙闯过,其他人知道困难,连这个打算都没有,因此一听到有人要闯,立刻想到了他们。

    “嗯?人呢?”

    左右环顾了一周,并未看到熟悉的身影,粗大嗓音老者,满是疑惑。

    “好了,陈长老,这次不是他们两个要闯,而是这位小兄弟,张悬!”

    见这家伙还在到处乱找,赛潇宇摇摇头打断了他的举动。

    “他?”

    不光刚来的两位老者愣住,其他之前在房间的几个鉴宝师也一脸怪。

    本以为要闯流觞曲水的是什么厉害角色,没想到居然是个二十岁不到,乳臭未干的家伙。

    不理会众人的反应,赛潇宇笑着介绍:“张老弟,这位是陈羽陈长老,另外一位,则是鹿西鹿长老,是我和你说的,剩下两位四星鉴宝师!”

    张悬点头。

    不用介绍也猜出来了,这两位老者虽然身没穿鉴宝师的特有的长袍,可体内的气息却深厚无,一看知道修为高深,不弱于金从海。

    这种实力,又敢在赛潇宇面前大呼小叫,自然是剩下两位四星鉴宝师了。

    “阁主,你叫他什么?老弟?”

    陈长老当先反应过来,一脸疑惑。

    赛潇宇做为鉴宝阁阁主,地位极高,除了他们,几乎所有人都要称呼一声老师,此时却称呼一个不足二十的青年老弟……家伙到底什么来头?

    “嗯,别看张老弟年纪小,对鉴宝一行,却不弱于我!”赛潇宇笑道。

    “不弱于你……这话有些夸张了吧!”陈长老摇头,其他人也都满脸不敢相信的模样。

    鉴宝一行,讲究的不是天赋,而是知识量。

    要拥有无穷的知识和实践,才能资历越来越老,水平越来越高。

    这家伙看起来十八、九岁,算从娘胎里开始学习,也不过十多年罢了,怎么可能得赛阁主,这种研究了一辈子的四星鉴宝师?

    “是真的,刚才老师鉴定了一根翡翠珠,结果却出现了问题……”见众人质疑,刘昌将刚才的事说了一遍。

    “你说……看了一眼,发现了翡翠竹内含剧毒,不适合炼丹?”

    “这不是鉴宝师的手段吧?”

    听完解释,众人非但没觉得佩服,反而更加怪。

    鉴宝师,要仔细观察,甚至还要弄一些样本,进行试验,看一眼判断出来……怎么感觉跟算命似得?

    “好了,张老弟,现在我们给你打开流觞曲水的房间,你独自一人进去,一共十件宝物。鉴别出一个,算成功!”

    见众人满是质疑,赛潇宇摆了摆手,打断众人的话语。

    “嗯!”张悬应了一声。

    鉴别成功一个,算过关,看起来并不困难。

    “开始吧!”

    赛潇宇招呼陈、鹿两位长老来到墙壁前,各自取出一个药匙,轻轻一插。

    吱呀!

    墙壁分开,出现了一个大门。

    流觞曲水关卡里,蕴含无法鉴定的至宝,不像名师堂之类的关卡一样,必须三把钥匙同时开启,方能打开。

    否则,算化凡三重、四重强者,也根本无法进入。

    手腕一翻,取出一堆灵石,放入其,之前暗灰色的墙壁,瞬间像是有阵法激活,发出耀眼的光芒。

    “进去吧!”

    赛潇宇摆手。

    抬脚向里走去,张悬还没来到门前,被陈长老挡住。

    “你可知道流觞曲水的难度?”

    虽然刚才赛阁主夸赞了一番,他对这个青年还是不看好的。

    流觞曲水,如果这么简单,早有人成功了,怎么可能,到现在都没人突破?

    “不知道!”张悬摇头:“我也是刚刚听说,据说只要闯过,能有五千灵石的奖励,所以,想要试试!”

    “刚听说……敢闯?”

    陈长老眼前一黑。

    还以为是哪里冒出来的天才,早准备不知多久,这才麻烦赛阁主,没想到刚听说过来……

    而且,五千灵石奖励什么意思?你不会是冲着奖励来的吧?

    陈长老一阵愤怒。

    流觞曲水,不光是一个难关,也是考核五星鉴宝师的关卡,除非达到四星,才有资格尝试,听说有奖励冲过来,要不要这么儿戏?

    “赛阁主,让一个为了奖励要闯关的人,进入流觞曲水,会不会亵渎了鉴宝阁的威严?”

    实在忍不住,陈长老转头看过来。

    为了奖励要闯五星鉴宝师的关卡,太不把鉴宝师这个职业放在眼里了吧。

    “陈长老严重了,张老弟,虽然……虽然……目的是为了灵石,还是有真本事的!”

    赛潇宇想要给张悬说点好话,迟疑了两下,最后无奈的发现,这家伙……还真是为了灵石才要来闯的。

    “真本事?流觞曲水,也叫流叶曲水。也是说流水的功夫,要鉴别出宝物的类型、名称、来历、价值……为了灵石要闯关,这……”

    陈长老有些着急。

    “好了,关卡已经激活,多说无益,让他试试吧,或许这位张老弟,能创出迹呢?”

    打断了他的话,赛潇宇道。

    虽然对这位张悬不抱什么希望,但既然已经答应,要让他试试,不成功也死心了。

    否则,帮了这么大忙,却连对方这点要求多做不到,以后颜面何存?

    “嗯!”

    见赛潇宇拦住陈长老,张悬也懒得和对方墨迹,抬脚走进房间。

    嗡!

    他一进入,房间大门轰然关闭。

    “胡闹,简直胡闹!”

    陈长老一甩衣袖。

    “这位长老,你的意思是我们家少爷,肯定无法通过这个流觞曲水了?”

    正觉得赛阁主做的有些不地道,听到一个淡淡的声音响起,陈长老转头一看,见一个胖子站在不远处,肥胖的身躯不停抖动。

    “不错,流觞曲水必须对鉴宝有极其高深理解方能通过,连胡老鬼、杜老鬼都做不到,他一个十八九岁的家伙,想要成功,怎么可能!”

    陈长老哼道。

    “既然你这样确认,那……我们打个赌如何?”

    胖子道。

    “打赌?”陈长老一愣。

    “不错,我赌我们家少爷肯定能够通过,你赌他无法成功,赌注……咱们也不来大的,来三千灵石如何?”

    胖子笑眯眯的看过来。

    (今天粉丝节,大家可以押注天道图书馆,老涯,押了一次,赚了两千多起点币,很不错,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