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四章 是脚(下)【二合一】

    这可是二级幻阵,刚才他走进去,直接发疯的连现实虚幻都分不清,如此恐怖……这家伙乱七八糟的一脚,就踢的破掉?

    耍我玩呢?

    如果说刚才两个师弟说对方一脚破阵,让他觉得是胡言乱语,这次呢?

    亲眼所见,一脚出,阵法停;一脚踏,幻阵灭……

    强烈的落差感,让他快要疯了。

    他算是阵法天才,一向受同学敬仰,年纪轻轻就考核一星阵法师成功,苦练心境多年,结果……一进入二级幻阵,就晕头转向,差点没被玩的吐血。

    这家伙到好,幻阵还没完全发挥作用,就一脚踹过去,然后……阵法就停了!

    要不要这么夸张?

    你跟阵法串通好了,故意演给我们看的吧?

    正满是崩溃,一侧青衣学弟紧张的声音响起:“学长,你说……他这是有意的,还是乱踢的?”

    “乱踢?你见过乱踢,能够破阵的吗?”嘴角一抽,学长眼前一黑。

    见过乱踢打死人的,乱踢导致经脉错乱身受重伤的,可谁见过乱踢能将阵法踢破的?

    阵法暗合天地至理,无懈可击,属于虚无缥缈的东西,没有实体,和环境相似……

    你见过乱踢将环境踢碎的吗?

    所以……

    这根本就不是乱踢,而是有目的、有想法、有责任、有义务的踢!一个找准了本质,看透了本源,察觉了要害,发觉了命门的踢!

    不然,怎么可能一脚破阵?

    “有意的?那……他对阵法的掌握该有多强?”白衣学弟嘴唇发干:“就算是老师,也很难做到吧!”

    他们几人的老师,整个公会都赫赫有名,堂堂四星阵法师,如此实力,貌似破阵都没这么简单。

    “我也不知道,不过,只要他继续闯关,应该会有机会看出来一些!”强压住震惊,学长道。

    他的眼力有限,对方如何破阵,实在没看懂,不过,要是多看几遍,或许就能知道一些,从中找到蛛丝马迹。

    弄不好,也能学会一些技巧,以后再遇到这种阵法,和对方一样,轻松破阵,冲击更高境界。

    “继续闯关?你说他还会闯第三关?”

    “能如此简单的破掉二级幻阵,至少是位三星阵法师,当然还要继续闯了……”

    “这倒是!”

    三人齐刷刷向前看去,果然和猜想的一样,阵法中那个看起来有气无力,随时都会趴下的青年,一脚踢破眼前的幻阵后,没有后退,也没有停歇,继续向前走去。

    “阵法达到三级,单凭吸收天地灵气已经很难运转了,通常都会在阵基之中,放上灵石驱动。因此,这种阵法的威力更加强大,变化也更多,想要破除,恐怕没之前那么简单。”

    学长神色凝重。

    不管阵法还是什么,想让其产生作用,都需要动力,和牛吃草、人吃饭相同。任何事物,都不可能不需要消耗,就不停运转。

    一级、二级阵法,级别低,自动吸收天地灵气,就可以激活,产生威力。

    达到三级以上,就不太容易了。

    就算也能自主吸收灵气,也需要积累不知多少岁月才能使用一次,就好像当初的轩辕大阵,积累千年,只用了一下,能量就消耗殆尽。

    阵海每年都有无数人要闯,依靠自主吸收,可能性不大,通常都会在阵基中放入灵石驱动。

    有这东西提供能量,如同马车和人车的区别,动力更足,威力更强,也更难破解。

    这青年,刚才破开一级、二级阵法容易,但面对拥有灵石提供动力的三级阵法,恐怕就没那么简单了。

    呼!

    对话功夫,三级阵法启动,青年的身影一下陷入白茫茫的环境。

    墙壁上的影子,好像刹那间掉入了一个巨大的陷阱,四周都是锋利的气芒,如同从天而降的花瓣,充满了诡异之感。

    “落地为陷、灵气为兵……难道是【青鸿飞花阵】?”

    嘴唇一颤,学长差点没吓的当场坐在地上。

    “青鸿飞花阵?那是什么阵法?”

    两位学弟看过来。

    他们现在只是学徒,过来考核一星阵法师的,对不少级别高的阵法,并不清楚,甚至听都没听过。

    “是、是……杀阵!”

    学长声音颤抖。

    “杀阵?”同时一晃,两个学弟差点咬着舌头。

    阵法之中,幻阵、杀阵最可怕,结果这家伙都遇上了,人品也太次了吧。

    幻阵就这么可怕,差点让学长没办法出来,杀阵呢?这家伙可是没拿玉符的,不会被杀死在里面吧?

    “这个杀阵很……厉害?”

    强压住震惊,白衣学弟声音颤抖。

    “青鸿飞花阵,三级巅峰杀阵,据说是一千五百年前,一位叫沈青鸿的人所创,落地为陷,满空飞花,让人在极美的环境中死亡,没有丝毫痛苦……这个阵法,曾斩杀过化凡二重的强者,号称三级阵法威力第一……你们说厉害不厉害?”

    声音沙哑,学长也不知是吓的,还是紧张。

    “杀过化凡二重?这、这……已经堪比四级阵法了!”二人瞳孔收缩。

    一级阵法,可杀通玄境强者;二级阵法,可杀半步宗师甚至宗师强者;三级阵法,能对付至尊,再往上,半步化凡,甚至化凡,就基本有些无能为力了。

    这个杀阵,居然连化凡二重都杀过,比起一些四星阵法,恐怕都只强不弱……可怕程度,可想而知!

    就算亲耳听闻,都难以相信。

    “那……他会不会遇到危险?”

    青衣学弟忍不住道。

    “这就不好说了,要看他实力和保命的手段如何,如果都很一般的话,那只有一个结果……死!”

    学长摇头,想要继续说下去,眉头突然一皱:“快看,阵法运转了!”

    伴随他的话,墙壁上,灵气形成的气芒,突然露出了狰狞的一面,宛如漫天急速而来的箭矢,四面八方同时向青年涌了过来。

    这些气芒的威力极大,就算至尊强者碰上,也难免肠穿肚烂,难以抵挡。

    “看他怎么抵挡,要是我,肯定先躲避锋芒,再寻找生门……”

    以己推人,学长正想着对方如何躲过这劫,就见那个平淡无奇的“脚掌”再次抬了起来。

    呼!

    对着漫天花雨,踹了过去。

    “这……不是找死吗?”

    面这家伙还用这招,三人同时疯了。

    困阵、幻阵,没有生命危险,踹一脚,也就罢了,这可是杀阵,漫天的气芒好像一个个刀片,刺在身上,谁都受不了,拿脚踹……

    我想问问你是怎么想的?

    满脸抓狂,觉得这家伙就算不死,腿也会被削的剩不下什么,就见整个阵法突然一僵。

    呼!

    一声轰鸣,漫天气芒消散,原本威力无穷,随时都会将人斩杀的大阵,冰雪般消融,消失的一干二净,再也看不见。

    青年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

    “阵法破了?”

    “又、又……成功了?”

    三人对望,如遭雷击。

    “又是一脚破阵,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学长抽搐,觉得有些气喘,快要憋死。

    本以为,第二关的时候,动作太快,没看清,只要再允许他多看一会,就能找出对方破阵的技巧,顺便学习一二,现在看来……想多了!

    一脚破阵……这种奇葩的招数,就算看再多遍,也没用啊!

    根本就不可能学习啊……

    “不光如此,你们看……他好像还要继续闯第四关?”

    青衣学弟道。

    听到这话,剩下二人再次看去,果然看到露出身影的青年,摇了摇头,似乎叹息阵法太弱,抬腿向第四关的位置走了过去。

    通过第四关,就代表考核四星阵法师成功……

    一个不足二十的家伙,考核四星阵法师?

    是谁刚才说,他连第一关都过不去的?是谁瞧不起他的?

    三人都觉得身体僵直,快要疯了。

    ……

    这边三人震惊的欲仙欲死,阵海长廊外面,一个不大的香炉中,四个长香同时燃起,烟雾飘荡,给人一种心神安宁之感。

    “郑会长,你什么意思?明知道我三个学生今天闯阵海,还让那家伙进去,来搅局吗?”

    长香跟前,一个白须老者怒目而斥。

    阵法师公会四星阵法师,公会长老,王浩勋。

    也正是里面“学长”、“学弟”三人的老师。

    他的三位学生,今天闯阵海,是一个月前就定下的,谁知会长一来到,就要插人,本以为是插他那个学生小五,这家伙也该考核三星阵法师了……

    谁想竟然是个从未见过的。

    不管见过没见过,有真本事也行,你看那副懒洋洋的态度,那副随时都会睡着的神态……

    这样的人也能闯阵海?

    他要能成功,太阳都从西面冒出来!

    “王长老,这么着急干什么,多一个人闯阵海,对你的学生也是好事!”郑会长摇头。

    “要是他能闯过去,自然是好事,你看就那副神态,通不过,岂不给我学生心理也造成压力?后面还怎么闯?”王浩勋哼道。

    闯阵海不光要有对阵法的理解和技巧,心境也很重要,不然,遇到幻阵之类的,很容易崩溃,被趁虚而入。

    一起闯关的人,成绩好,自己学生受到鼓舞,或许也能得到好成绩。成绩太差的话,心理受到影响,肯定也不会得到好的结果。

    “能让他插队闯阵海,自然是对他的实力知道一些,放心吧……”

    安慰一句,郑会长话没说完,就见眼前的第一根长香晃动了一下,直接灭掉。

    这叫【阵海香】,是配合阵海长廊炼制而成的,只要有人闯关,就会自动点燃。

    整根香,从点燃到结束刚好一个时辰,这段时间,没自动熄灭,就代表闯关者,没破阵成功,反之,就说明通过了这关的考核。

    自动燃灭,里面的阵法也会自动关闭。

    正因为如此,学长才说,就算被困,无法出来,也不会有生命之忧。

    阵海香,代表了时间,也能控制阵法关闭开启,一共四根,表示长廊的四关。

    现在第一根灭掉,说明有人通过了第一关的考核。

    “怎么样?顺利过关,还有什么话说?”看了一眼,郑会长笑道。

    “哼,我学生比他早进去这么多,是他们闯的也未可知!”王浩勋哼道。

    香断灭,代表有人闯关成功,具体是谁,不会显示出来。

    那个昏昏欲睡的家伙,刚进去一会,最多两分钟,怎么可能成功?肯定是他的某个学生。

    “这……也有可能!”

    郑会长一愣,也点点头。

    他虽然见张悬布阵速度很快,可破阵如何,从未见过,不敢确定。

    就算第一关是一级阵法,他也不可能这么短时间破除,更何况对方。

    “如果是你的学生,既然通过,就更不用担心了……”

    摇摇头,郑会长笑了笑,话音未落,就见眼前第二根长香,也晃动了一下,陡然断灭。

    “通过第二关了?”

    吓了一跳。

    这才通过第一关,不足一分钟,第二关也过了?

    怎么可能这么快?

    “这还是……你的学生?”面容古怪,郑会长忍不住道。

    “……”王浩勋脸色一僵。

    他自己的学生有什么样的水平实力,知道的很清楚,就算能够过关,也至少要一、二十分钟,甚至更长时间才行。

    一分钟不到,连阵法都没怎么启动,就破阵而出……

    这也太快了吧!

    咔嚓!

    正在迟疑,就见眼前第三根长香也晃动了一下,直接熄灭。

    “第三关也过了?”

    王浩勋差点没当场吓哭。

    这时候就算再抱着很大期望,也知道,绝不是自己那三个“学生”能够做到的了。

    这三个人,一个冲击二星阵法师,两个冲击一星,眼前这个,第三关都轻松冲过去,只说明,闯关的另有其人。

    “是刚才那家伙?”

    眼睛瞪大,王浩勋和一侧的郑会长对望,都觉得有些抓狂。

    不是闯过第三关奇怪,而是……速度太快了。

    第一关、第二关简单,轻松破除也能说得过去,可到了第三关,都由灵石驱动,就算他们想破,都没那么容易,这么快……接连不断,到底怎么做到的?

    “三关这么快通过……这家伙不会连第四关也能通过吧?”

    震惊过后,齐刷刷看向最后一根长香。

    这代表着第四关,也代表了四级阵法,要是连这个也通过了,真就可怕了。

    一个不足二十的四星阵法师……最关键的是,闯关速度这么快,对阵法要改有了解多深才能做到?

    换做以前,想都不敢想。

    嗡……

    正在疑惑,就见第四根长香晃动了一下,看起来随时都会熄灭,不过,到最后还是停了下来,重新燃烧。

    “没灭……看来第四关没通过,四星阵法,也不是那么容易通过的!”

    看到长香晃动,却没灭,知道里面的人,肯定是试图冲关,而没成功,王浩勋摇了摇头。

    刚才那家伙闯关速度太快,把他吓着了,还以为连四级阵法也能轻松突破,现在看来,没这么容易。

    也对,四级阵法,就算他,也不敢保证每一个都能破开,更何况一个不足二十的小家伙。

    这要这样,也实在太逆天了。

    “第一次考核,就成为三星阵法师,也算不错了……”

    郑会长也是一愣,略微有些失望。

    看那家伙布置二星聚灵阵的速度,本以为对阵法的理解,不弱于自己,现在看来,还是差了一些。

    不过,如此年轻,就达到三星,以后好好培养,冲击四星,甚至五星,也不是没有可能。

    “第四关没通过?看来……张师也不是万能的……”

    二人身后的赛阁主,看到第四根香没灭,也摇了摇头。

    之前还以为这家伙闯阵海,会跟流觞曲水一样,闹出个大动静,现在看来,过虑了。

    如此年纪,身为名师,又精通鉴宝,就很逆天了,要说他连阵法师都能达到四星,就算他也觉得有些不敢相信……

    暗暗松了口气,正想去长廊门口看看,等候这位青年出来,就感到地面一阵晃动。

    轰隆隆!

    一个磨盘碾压而来的声音响起,宛如地震。

    “怎么了?”

    面容一沉,众人全都四处观看,就连郑会长也眉头皱起,不知发生了什么。

    呼!

    正在疑惑,整个大殿的温润之感,立刻消失,入冬的寒意扑面而来。

    咔嚓!

    同一时刻,眼前的第四根长香,陡然熄灭……紧接着下方的香炉,一声脆响,裂开一条大口子。

    “是……维持阵海长廊、公会四季如春的阵法被人……破了?”

    看到这,郑会长眼前一黑,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

    阵海长廊,有无数阵法,这些阵法之所以能够随机触发,需要有大阵维持。

    而这个大阵,和保持公会四季如春的阵法,是同一个。

    现在温润之感消失,香炉开裂……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这个阵法……不再运转,被人破了!

    这可是五级大阵……当初总部派强者专门过来布置的,谁干的?

    一瞬间,所有人都满脸抓狂。

    “难道是……张师?”

    身体颤抖,郑会长和赛阁主脑海冒出一个身影。

    这个大阵的核心就在阵海长廊的深处,现在只有这家伙闯到第四关,靠近了这里……除了他,也是在想不出到底谁能做到。

    “如果真是他……这个阵法到底怎么破掉的?又用了什么方法?”

    郑会长一脸呆滞。

    破阵,要有技巧,到底什么技巧,能让他速度这么快的破阵,甚至连……五级阵法都能破掉?

    正在震惊,就见几个人影走了出来,正是之前进入考核的三个学生。

    维持长廊运转的大阵破掉,也就没办法继续考核了,他们继续留着也无用,也就出来了。

    “发生了什么事?”王浩勋迎了过去。

    “刚进去的那人……将阵法全部破了……”

    学长哆嗦一下,道。

    “都破了?这么快?”

    郑会长忍不住向前:“他到底是如何破掉的?用了洪北大宗师的【追星破阵法】、南阳大宗师的【寻气破阵法】、还是五行阵法师赛阳前辈留下的【蓄力破阵法】?也只有这三样,才能有这么快的速度……”

    “啊……会长!”

    见公会身份最高的人亲自问他,学长吓了一跳,脸色一白:“回禀会长,他、他这三样都没用……”

    “没用?那用了什么?这已经是我所知,最高明的破阵之法了……”

    郑会长眉头皱起。

    这已经是他知道最厉害的破阵方法了,难不成还有什么他不知道的?

    “他用的是……”

    学长一脸扭曲,满是崩溃和疯狂。

    “……是脚!”

    (二合一章,下午还有,另外听说本书英文版起点海外点击榜第一,碾压所有神书,感觉好光荣。嘿嘿,有月票再给几张,咱们保住这个月前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