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三章 弃权

    这边讨论剑招,外面的人已经着急得团团转。

    “康堂主,张师都进去接近一个时辰了,现在还没出来,不会……洪长老一怒之下,将他杀了吧!”

    苏师一脸着急。

    从张悬进入房间到现在,已经接近一个时辰,不光没出来,墙壁上连半个字都没出现,具体什么情况,一无所知,不光他着急,大厅内的所有人都一头雾水。

    “不用担心,就算闹得不愉快,只要动手,就会施展招数……到现在一个数字都没有,说明没人这样做……”安慰一句,康堂主也眉头皱起,眼中满是不解。

    就算张悬不懂规矩乱来,洪长老不会啊!活了一、两百岁的人了,怎么可能因为一点小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堂堂名师出手!

    再说,只要出手,必然显示数字,现在啥动静都没有就好像二人进房间呼呼大睡了一般,到底发生了什么?

    “堂主,要不……你进去看看吧!”凌师也看过来。

    老这样等着也不是办法啊进去看看,也能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好!”迟疑了一下,康堂主点点头:“你们在这里等着,我一个人进去,就算出现了什么事,也好解决!”

    苏师、凌师应了一声,康堂主深吸一口气,正打算推门走进去,就见眼前的房门“吱呀!”一声,张悬和洪长老并肩走了出来。

    二人衣冠整齐,面容带笑,看模样没有任何不愉快。

    所有人面面相觑。

    闹了半天你俩没打起来啊!既然没打起来,干嘛不出来?让我们这么多人等着?

    吴长老、白长老、云长老三人也对望一眼,眼中全是不解。

    按照他们的经历,本以为就算打不起来,洪长老也会狼狈不堪,没想到二人有说有笑,没有丝毫不悦。

    难不成这位张师转性了?

    把他们弄的这么惨,却在洪长老这里转性……三人都深表怀疑。

    “洪长老,你们这是……”

    康堂主也奇怪看过来。

    “哦,没事!”

    洪长老摇摇头,转头看向身边的青年,到现在都忍不住心中的震撼和佩服。

    本以为这家伙只看出了两招的缺陷,通过刚才的一番深谈才明白,对方对修为的理解,已达到浩若烟海的地步,随便指点,都让人受用不尽。他自以为傲的红莲九剑,在对方的剖析下,破绽百出,到处都是漏洞!

    在同级别强者面前使用威风凛凛,效果不错,一旦遇到真正厉害的高手,绝对弹指即破,根本抵挡不住!

    真要用这种绝招和别人挑战,恐怕对手啥事没有,他就因为反噬,先将自己弄死了。

    创出个把自己整死的武技……传出去,估计会让所有人都笑掉大牙,一世威名,丧于流水。

    知道这点,虚心请教了接近一个时辰,通过对方的指点,对这套剑法的领悟更多,收益极大,如果再让他修改,可以保证,用不了多久,肯定能创出更完美,更契合的绝招。

    “没事?那……选拔有结果了吗?”

    见他不愿多说,康堂主只好转移到选拔上来。

    “有结果了,我现在就宣布!”

    洪长老点点头,微微一笑:“经过我刚才的考核,他们第四关的成绩已经出来了,洛溪、杜虎挡住三剑,同为第五名;冯莫生、付笑尘同为五剑,并列第三,君若欢六剑,为第二,第一是……张师!”

    “张师第一?”

    “又是他第一?他们不是没交手吗?”

    听到这个结果,众人全都愣住,满是奇怪。

    前面的君若欢等人,在墙壁留下成绩,有目共睹,可这位张师,一招都没出现,怎么就第一了?

    “我不服!”

    若欢公子向前一步:要是比剑,上面出现数字远超他的,也认了,可比都没比,就定第一,未免有失公平吧!

    就好像试卷考了99分,如果对方考100分,输就输了,可……连考试都没参加,凭啥是第一?

    “不服?”洪长老眉头一皱。

    “不错,我一炷香时间内将红莲九剑领悟到精通境的巅峰,单凭剑招,在长老面前硬生生挡住了六剑之多……我想问一下,让他做第一,他修炼到了什么地步?难道达到了小成?”

    说到这,若欢公子转头看向不远处的青年,一咬牙:“我不相信你能在一炷香时间内能将这套武技领悟到小成……除非,你和我现在比试,单用剑法,将我击败!”

    “击败你?”张悬摇了摇头:“还是算了,我不想欺负人!”

    “我去!”

    “这口气也太大了吧!”

    听到他的话,众人一阵面面相觑。

    若欢公子不管怎么说都是四星名师,化凡四重初期的超强人物,而且擅长用剑,出口比试,这家伙居然说……不想欺负人!

    你一个擅长用枪的家伙,这样说,咋不怕牛皮吹掉了大牙?

    “你……”若欢公子脸色也一阵红一阵白,快要炸开:“不和我比也行,只要你承认,将红莲九剑一炷香时间,领悟到小成,我主动认输,绝不废话。”

    只要他承认领悟到了比我高深的地步,处于对名师荣誉的信任,自然不会继续纠缠。

    “小成……”

    张悬再次摇头:“红莲九剑,我一招都没练,连入门都没到,怎么可能达到小成!”

    “没练?”

    不光若欢公子愣住,就连众人全都一呆。

    一招没练?那凭什么评定为第一?

    黑幕也太大了吧!

    康堂主、苏师等人也全都一头雾水。

    他们和洪长老相处多年,知道为人,一向公平正直,不可能做出徇私舞弊的事情来,可……张师学都没学,凭什么就判定为第一?

    这可是关乎名师大比的选拔,这样做是不是有些太儿戏了?

    “难道……洪长老收了张师为学生?为了自己学生能够参加大比,故意放水?”

    “不至于吧!”

    “如果不是这样,为何二人待在房间一个时辰之久,连修炼都没修炼,就直接宣布第一?”

    人群议论。

    张师和洪长老刚开始不认识,可转眼间态度大变,要说没有什么关系,谁都不相信。

    “洪长老,这到底怎么回事?”

    实在忍不住,康堂主看过来。

    其他人也将目光齐刷刷集中。

    “收他为学生?”

    听到众人的猜测,洪长老嘴角一抽。

    你们真敢想!

    就算想收……也要有这个本事才行啊!

    “你们不用乱猜了,是我想拜张师为师,他没同意!”摇摇头,将实话说出。

    “拜他……为师?还没同意?”

    “洪长老不是开玩笑的吧?”

    所有人嘴巴张开,整个大厅一阵哗然。

    洪长老号称万国城功法、武技第一人,创出的绝招,不少名师都有修炼,可以说……整个大厅内的名师,至少一大半是他半个学生,对他有半师之谊。

    这种超绝人物,居然要拜这家伙为师?

    真要这样,岂不整个大厅一大半人,都是他的徒孙了?

    而且……最关键的是……这家伙拒绝了……

    有没有搞错?

    “张师天资绝佳,对修为的理解,已然达到高人莫测,让人仰望的地步,我这招红莲九剑,他虽然没修炼,但……理解之深,无人能及,就算我也差的远,刚才我讨教了一个时辰,自认受益良多!”

    洪长老神色凝重的道。

    “学习?”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全都觉得脑子转不过来,懵了。

    红莲九剑不是你花费时间创出来的,而且修炼到大成地步了吗?向一个只学了一炷香时间的家伙请教还学习……甚至还要拜他为师,受益良多……

    怎么听着跟开玩笑似得?

    吴长老、白长老等人也瞪大眼睛。

    刚开始,见二人平安出来,还以为这位张悬不搞事了,现在看来,还是太天真了,不是不搞事,而是将洪长老心都俘虏,打算要拜师了!

    他们最多受伤,而这家伙……真要拜师,之前的名气和地位,都将烟消云散。

    “这关考核的是对修为的理解,同样看了一炷香时间,若欢公子只在我手下出了六剑……而张师,却能指点我,给我做老师……就算没修炼,排第一,也应该没任何问题吧?”

    洪长老看向不远处的君若欢。

    “这……”

    若欢公子身体一抽,觉得脸上一副想哭的表情。

    以洪长老的地位,不可能撒谎,也就是说……十之八九是真的,同样看了一炷香时间,自己只修炼到精通,就得意洋洋,自命不凡,而人家,直接完全理解,给创出功法的人当老师……

    尼玛!

    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怪胎?

    太变态了吧!

    难怪之前说,和他比试是欺负……自己连洪长老都只能坚持六招,面对一个可做对方师父的人,真要答应要求,不是欺负是啥?

    “既然成绩出来,我看继续进行下一轮考核吧!”

    见自己的学生被打击的欲仙欲死,快要坚持不住,康堂主只好再次开口,打断这个话题。

    “下一个考核也是选拔赛的最后一关,为指点修炼过程中的指点漏洞缺陷……”

    正想继续说下去,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响起,康堂主随即就见张悬看了过来。

    “这关……我弃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