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五章 张悬的悲愤

    “我……”

    洪师脸色铁青。

    没想到对方如此狠辣,先将东西送出去了,一转手就来了个将军,扣的他说不出话来。

    其他三人都送出了级别极高的礼物,而他,没提前准备,想拿也拿不出来啊!

    虽然不拿,对后面的名额分配,不能起决定性的作用,但人人都送礼了,就自己没准备,不光这位吴振不高兴,太子的脸面也会觉得难看!

    更何况,对方用言语相激,已经杀到面前,总不能缩着脖子,让人嘲笑吧?

    “怎么?你该不会没准备吧?”

    “真的假的?中午我就跟你说了,吴师等人也会参加宴会,本以为今天来这么晚,是去准备了,难道不是?”

    “第一次见面,做为东道主,居然什么都没拿,你这是故意的吧?”

    罗钊、陈越、冯宇等人见他面容难看,全都幸灾乐祸的道。

    他们白天的确和洪师说了,有这四个人,却没说过宴会接风的事,后者自然也就不知道去准备礼物。

    “嗯?”

    果然,伴随三人的起哄,叶前太子也眉头一皱。

    虽然他对礼物这件事并不在意,但其他人都送了,就鸿丰帝国不送,也难免让他脸上挂不住。

    “我今天刚到,东西还没……”

    见众人的目光越来越炙热,对方的问话,越来越尖锐,洪师脸色涨红,正想说礼物还没准备,就听到身边一个淡淡的声音响起。

    “洪师的礼物,自然已经准备好了……”

    急忙看去,说话的正是身边坐着的张悬。

    “张师,我什么都没准备……”

    见他开口,并且说准备好了,洪浅面皮抽搐,急忙传音。

    没准备就没准备,大不了受到别人嘲笑,承认带了,却拿不出来,只会更加丢人!

    再说,普通宝物,我是有一大堆的,可价值不如对方的,拿出来还不更丢人?

    “哦?既然准备好拿出来就是!”

    见这个修为最低的家伙,居然开口,罗钊哼了一声,一摆手。

    “拿出来?”张悬摇头:“恐怕现在拿不出来吧?”

    “拿不出来?你什么意思?难道没有东西,故意戏耍太子和吴师?”听他说拿不出来,罗钊冷冷一笑。

    一侧的洪师也身体一晃,眼前一黑,差点没晕过去。

    说有礼物,又说拿不出来,大哥,这该如何收场?

    一旦真拿不出来,不光吴师怪罪,太子肯定也得罪了,后面分配名额,再傻也知道结果。

    太子和吴师对望了一眼,也各自眉头皱起。

    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家伙,成为前三名,就很让他们疑惑了,此刻居然又说有东西拿不出不来,顿时满是奇怪,不知他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就连毕江海和罗璇也一头雾水。

    今天下午他们就洪师在一起,找没找宝物,知道的一清二楚,说有,真拿不出来,岂不糟了?

    “我只是个四星名师,又从万国联盟那种小地方来的,就算给十个胆子也不敢戏耍太子和吴师!”

    不理会众人奇怪的目光,张悬轻轻一笑,眼皮一抬看向罗钊:“反倒是罗师,洪师辛辛苦苦准备的宝物,你看也看了,拿也拿了,是不是该归还了?”

    “啊?”

    罗钊一愣,脸色一沉:“你说什么?什么看不看的?我什么时候拿洪师的东西了?”

    “哎,就知道你不会承认的……”

    叹息一声,张悬摇了摇头,双手对中间的太子和吴师抱拳,站起身来:“既然太子和吴师在这里,自然以你们为尊,我想恳请两位为我们洪师主持公道,不知可否!”

    “主持公道?好啊,只要是公道,我们自然乐意!”

    太子没说话,吴师笑了笑,道。

    “多谢……”

    张悬点点头,看向不远处的罗钊:“吴师已经应允,要主持公道,那……罗师,你敢不敢与我对质?”

    “对质?有何不敢?”

    见这家伙信誓旦旦,罗钊一脸懵逼,满头雾水。

    他和洪师虽然认识,但各自镇守一方,几乎没怎么交流过,更别说拿对方东西了。

    这家伙如此自信,又让太子吴师作证,到底要干什么?

    说实话,不光是他,一侧的洪师也觉得有些抓狂。

    我啥时候有东西被罗钊拿走了?我都不知道,你怎么知道的?

    “敢就好?”

    张悬笑了笑,抬头看过来:“今天洪师去你的住处找过你,可有此事?”

    “不错!”

    罗钊点头。

    洪师大摇大摆去找他们,这件事只要打听就能知晓,就算想隐瞒,也隐瞒不过,没必要遮着掩着,再说,只是找他,也不牵扯什么宝物吧!

    “你们之间,曾打算进行名师挑战……可有此事?”

    正在疑惑,就听到对方的问话继续响起。

    “这……有!”

    迟疑了一下,罗钊点头。

    他看洪师狂揍冯师,心中不忿,曾提出过名师挑战。

    名师挑战,用鲜血激活徽章,总部接到讯息,不难查询,同样没必要隐瞒。

    “承认就好,也就免得我继续解释了!”

    张悬点点头,转身看向太子和吴振,再次抱拳:“两位也都看到了,他已然承认,事情就不用我继续说下去了吧!”

    “不用说什么?你把话给我说清楚……”

    罗钊挠头,满脸抓狂。

    这家伙到底搞什么鬼?问话问了一半,说话也说了一半,故弄玄虚……

    什么我承认了,不用说了,到底啥事?

    我承认什么了我……

    洪师更是一头雾水,张师的脑回路也太大了吧,怎么我也听不懂呢?

    “你还是把话说清楚吧!”

    叶前、吴振也对望一眼,忍不住咳嗽一声。

    “好,既然两位让我说清楚,那我就不算以下犯上,以四星名师的身份,冒犯五星!”

    张悬说到这,眼中满是悲愤和怒火,脸上说不出的委屈和伤心:“其实这件事,洪师不让我说的,我也是实在不忿,才要说出来……”

    “啊……嗯?”洪师眼睛瞪圆。

    我不让你说?

    我不让你说什么了?

    “洪师宅心仁厚,不善言辞,为了顾,幻羽帝国的脸面,不想提,但做为后辈,我是实在看不下去了……”

    张悬的声音继续响起。

    听到这话,叶前、吴振面皮一抽。

    洪师宅心仁不仁厚,我们不知道,但……不善言辞,这是明显睁眼说瞎话了吧,刚才说的罗钊、陈越等人差点没背过气去的场景,我们又不是没看到。

    “你少在这里东扯西扯,到底什么事?快说!”

    见他越说越多,罗钊实在忍不住了。

    “那好,我就说了……”

    仿佛做出什么决定一样,张悬一咬牙,满是悲愤:“今天中午,洪师过去找他们三位商议事情,结果他们三位名师,不光联手将洪师打了一顿,还……将他早已准备好的宝物,抢走了!”

    “我……我日!你说什么?打了洪师一顿?”

    一个趔趄,罗钊差点没吐血。

    我打你妹啊,是洪师不跟我打好不好?再说,我们啥时候,联手打他了?还抢宝贝,抢个毛线啊!

    就算睁眼说瞎话,咱们也说的靠谱点,这也太不靠谱了吧!

    三位名师,在院子里,将另外一个名师打了……怎么说起来,跟流氓似得?

    “你现在肯定是不承认了,那我继续问你,今天中午,不光你和洪师进行过名师挑战,冯师是不是也同样进行过挑战?”

    没等他解释,张悬继续问道。

    “这……”罗钊一愣:“是进行过,只不过……”

    冯师的确也和洪师进行过名师挑战,但……那是挨揍好不好?

    “只不过什么?既然挑战了就好!”

    张悬满是怒火,说不出生气:“洪师和冯师都是五星初期名师,化凡六重初期强者,实力相仿……这点大家应该没太大异议吧!”

    众人点头。

    大家都是名师,级别又相同,自然战斗力相差不大。

    “实力相仿,进行名师挑战,冯师都被打成这样,你们觉得洪师能好到哪里去?”

    张师接着道。

    太子和吴振同时一愣。

    “罗师,我再问你,洪师和冯师挑战结束,你是不是立刻申请了名师挑战,而洪师也说过,元气大伤,十年内不能战斗之类的话语?”

    张悬再次道。

    “是说过……”

    罗钊再次一僵,刚想解释,再次被打断:“做为五星名师,化凡六重强者,要伤到什么程度,才能十年内不能与人战斗?”

    张悬越说越激动:“即便如此,这为罗师,还得理不让人,非要挑战,非要和他战斗……试想一下,洪师怎么可能是对手!早已准备好的宝物,自然也就被他抢走……”

    说到这,已经气愤的难以遏制,看情况,继续说下去,眼泪都能流出来。

    “我日你妹……我什么时候打过他,啥时候抢过东西,你给我说清楚……”

    罗钊身体一晃,差点没当场哭了。

    明明是洪师跑过去,揍了冯师一顿,怎么眨眼功夫,就变成和冯师两败俱伤,我趁机偷袭了?

    而且还不光是偷袭,还抢东西……

    你能不能好好说话?

    如此睁眼说瞎话,你真是的一个名师?

    脸呢?

    (大爱战狼,突然想起,老涯年轻的时候,因为和吴京长的比较像,外号就叫吴京。

    这几天再次见到同学,他一脸兴奋地拍着我的肩膀:吴……。

    我喜形于色:是不是还有当年的风范,和吴京很像。

    同学:……孟达!

    我:你妹!

    呜呜,哭了一天了,求月票和推荐票安慰……)